• 1841阅读
  • 101回复
莫雨 离线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63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倒序阅读   只看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017-08-23
更多操作

方言与读书识字

    四川方言,初听极土,但认真爬梳剔抉,却多有正规汉字对应。读书,遇到小时说过、听过的方言,辄查证记之。

    一、草狗
    四川农村,恨恶某女人,常用“草狗婆娘”骂之。“草狗”者,母狗也。儿时,不积口德,也常用“草狗”骂人。但为何称母狗为“草狗”,却一直不知。
    读卢弼《三国志集解》卷十六《魏书·任苏杜郑仓传》之《杜畿传》,有“渐课民畜牸牛、草马”句,其注曰:“牸,音字,牝牛也。牝马亦曰牸。潘眉曰:‘郭璞注《尔雅》:牝马为草马。颜师古《匡谬正俗》:牡马壮健,堪驾乘及军戎者,皆伏皂枥,刍以养之。其牝马唯充蕃字,不暇服役。常牧于草,故称草马。’又按:小马亦名草马。《淮南子》,马为草驹之时,跳跃扬蹄,翘足而走,人不能制。高诱曰:五尺以下为驹,放在草中,故曰草驹。《法苑珠林》以二白騲马,形色无异,而复问言,谁母谁子。然则牝马、小马皆名草马。畿课民畜草马,二说并通。”卢弼在潘眉的注后加了一则按语:“陆德明《尔雅音义》云:‘草本亦作騲。《魏志》云,教民畜牸牛、騲马。’是则古本《魏志》草马作騲马也。”
    查顾炎武《日知录》,第三十二卷有“草马”、“草驴女猫”两条。曰:草马,“《尔雅》:‘马属,牡曰骘,扎曰舍。’郭璞注以‘牡为殳马,牝为草马。’《魏志·社畿传》:‘为河东太守,课民畜牛草马。’《晋书·凉武昭王传》:‘家有讲萋砩白额驹。’《魏书·蠕蠕传》:‘赐阿那环父草马五百匹,’《吐谷浑传》:‘吐谷浑尝得波斯草马,放入海,因生匆驹。’《隋书·许善心传》:‘赐草马二十匹。’今人则以牡为儿马,牝为骤马,而唯牝驴乃言草驴。”草驴、女猫,“今人谓牝驴为草驴。《北齐书·杨蚀》:‘选人鲁漫汉在元子思坊,骑秃尾草驴。’是北齐时已有此语。山东、河北人谓牝猫为女猫。《隋书·外戚独狐陁传》:‘猫女可来?无住宫中,’是隋时已有此语。”
    由此观之,“草狗”之“草”,或源于“草马”(或写作“騲马”)、“草驴”之“草”。既然牝马、牝驴称之为“草”,牝狗也借用过来,曰其为草。原来,乡民口口相言,看似污不可堪的土语里,竟然有如此深邃的来源。蜀地方言土语,真还源远流长、雅正可观。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元润书房 离线

级别: 白丁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16
卖家好评率:100%
买家信誉:76
买家好评率:100%
书摊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7-08-23
erul 离线

级别: 大学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464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7-08-23
天是我爱 离线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1212
卖家好评率:100%
买家信誉:266
买家好评率:100%
书店等级: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7-08-23
my191919 离线

级别: 大学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705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7-08-23
徐新剑 离线

级别: 举人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1633
卖家好评率:100%
买家信誉:911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书摊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7-08-23
                
莫雨 离线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63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7-08-24
    二、帚地
    深秋,屋外院坝时有落叶,父母命我持帚清扫。因为贪玩省力,往往东一下西一下、三下五除二走过场,将院坝涂成花脸。父母责骂:看你乱fù三阵的,哪像做事的样子。不认真扫地被说成乱fù,是四川方言。
    以为,方言里的“fù”,写成“拂”,提手表意,“弗”表音。但查拂的四个意思:拭,掸去;轻轻擦过;甩动,抖动;违背,不顺。没有一个与小时候那乱fù三阵中“fù”的意思相贴切。
    读流沙河《白鱼解字》,第138则“男女好昵孕”一文中,有释“婦”一段,说:“婦(简作妇)在卜辞指商王的配偶。商王武丁有一配偶名叫婦好,统兵打仗,雌声显赫。甲骨文婦常常不用女旁,使人愕然。原来帚就是婦,帚字音fù。帚字义本掃把,借用为婦。如果帚和婦音不同,就不可能借用。”接着又说:“蜀人用掃把掃一掃,说成是‘帚一帚’,而音fù,犹存帚的古音。”为了证实自己的说法,流沙河还引用了出土文物为证:“安阳武官村大墓出土青铜器,上铸婦好之名,正是‘帚好’二字。”对“帚”字之音变,流沙河也没弄明白:“帚字为何改读为今音zhǒu,有待探讨。”
    流沙河的解释因没弄清楚“帚”之音变,看上去有些牵强。但我却喜欢他的解说,“帚”,其音既为fù,其义也与今日之“扫帚”相关,即使有错,也错不了多远。读到此,想起小时候用“帚”(读为zhǒu)乱“帚”(读为fù)一气的做法,释然而笑:调皮捣蛋被训,入耳的竟也是悠远的古音。


级别: 大学士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134
卖家好评率:99.75%
买家信誉:98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7-08-24
      
莫雨 离线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63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7-08-25
    三、巫教、依教、落教

    四川人说办事不讲规矩、乱搞一气,说世相纷乱、污秽盛行时,喜欢用“巫教”一词。如果听话服气、中规中矩、不胡作非为、不自以为是,便说这人“依教”、“落教”。依教、落教,往往混用,其意思大差不差。但还是有一点细微的区别:前者,重点是“依”,有服气的意思;后者,重点在“落”,有回归的含义。巫教、依教、落教,只是读音,其字是否为此,不得而知。

    曾经,对巫教、依教、落教,也有自己的解释。虽未将三“教”联系起来,但自认还有些道理。巫教:其“巫”,或许是“污”,乱办事、不讲规矩,“污”七糟八。其“教”,或许就用本意。不但乱办事,还振振有词、找一通不能服众的理由,“教”训于人。真是“污教”。依教:依,依从、听从;教,教育、教导。依教育、从教导,比较听话,就是“依教”。落教:四川人称蜂螫为“教”,有“死蜂活教”之说,蜂螫刺人又痛又痒,难受之极。如果蜂螫(“教”)落了、丢了,就不能再螫人了。比之于人,不再胡作、不再如蜂般刺人,就与蜂子“落教”一样,给人安全感。
    也有人说“落教”应为“落轿”,不是有“落轿为安”的俗语吗?人“落轿”了,不再起伏巅簸,不再跳踉动荡,真还让人感到安稳、安全。
    冉云飞《每个人的故乡都在沦陷》里有一篇文章,名《味道最说青城山》,写到道教在四川的创立与发展时说:“自己很难做到,却偏偏要喊,在我们浸透道教思想的四川人看来,这就是一种‘巫教’。我们的日常口语中说某事‘巫教’,就是指这事不合常情,越过常规而成陋规,亦即潜规则。道教建立之前,彼时的四川人是信巫教的,当崇奉道教的善友自然、清静无为、重生保命的思想后,认为此前的信仰便不足凭证,于是摒弃巫教而申信道教。当我们四川人说某个人讲信用、言必行、行必果时,便说这人很‘落教’,是否信了教,即谓落了教,便真正值得信赖呢?这当然是值得打上问号的。”冉云飞虽未对“依教”一词作出解释,但意亦可觅:信了道教,就是“依教”。
    冉云飞的解释,“巫”、“依”、“落”,三“教”连贯,一气呵成:先是,“巫”教盛行,其教旨散乱,仪式不一,各有各说;然后,道教创立,规范一统,善友自然,众皆皈“依”;渐渐,清静无为,与世无争,锋利日钝,棱角渐失,终至“落”教。这,或是正解;至少,可备为一说。


wym2015 离线

级别: 进士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884
卖家好评率:99.33%
买家信誉:0
买家好评率:0%
书店等级:
买家星级:无星级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7-08-25
                    [s:95]  [s:95]  [s:95]  [s:95]  [s:95]  [s:96]  [s:96]  [s:96]  [s:96]  [s:96]  [s:96]  [s:96]  [s:96]  [s:96]  [s:96]  [s:96]  [s:96]  [s:96]  [s:96]  [s:101]  [s:101]  [s:101]  [s:101]  [s:101]  [s:101]  [s:101]  [s:101]  [s:101]  [s:101]  [s:101]  [s:101]  [s:101]  [s:99]  [s:99]  [s:99]
资讯编辑 离线

级别: 门户编辑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0
卖家好评率:0%
买家信誉:1
买家好评率:100%
书摊等级:
买家星级:无星级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7-08-25
    
老万-98 离线

级别: 大学士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1356
卖家好评率:99.85%
买家信誉:38
买家好评率:100%
书店等级: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7-08-26
莫雨 离线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63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7-08-26
    四、漉凉虾
    学了加减法,有人出题一道算数题考我:一小孩上街,怀揣五角钱,吃了许多吃食,qī分钱的葵花,jiǔ分钱的滋粑,lù分钱的凉虾,还剩多少钱?我暗笑,这么简单的题,也想考我?qī分,7分;jiǔ分,9分;lù分,6分(川东方言里,6不读为liù,而读为lù);7加9再加6,共计用掉2角2,还剩2角8。出题人大笑:错,还剩4角7。我不解:为什么?出题人解释:qī了一分钱的葵花,jiǔ了一分钱的滋粑,lù了一分钱的凉虾,才用3分钱,自然还剩4角7了。
    拼音所指代的三个词,不是数词,作动词用,这种民间智慧,很是有趣。qī者,吃也,川东方言读成qī。jiǔ者,应是揪字,从一团滋粑上扯一部分下来之谓也。lù者,用漏勺从水中捞起之意,但为何字,一直不解。
    读《世说新语•文学》:“文帝尝令东阿王七步作诗,不成者行大法煮豆燃萁。应声便为诗曰:‘煮豆持作羹,漉菽以为汁,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帝深有惭色。”才明白,小时候算术题中“lù分钱的凉虾”之lù,或曹植诗中“漉菽以为汁”之漉。《说文解字》曰:“漉,浚也。从水,鹿声。”凉虾,为川东特有吃食,米粉做成,状若小虾,置凉水中,吃时,漏勺漉起,加以熬制的红糖,入口凉快爽滑,舒服之极。
    没想到,民间谜题里也有这么雅正的音韵。怪不得,建国之初,以成都官话为主体的四川话差一点被定为全国推广的普通话。

my191919 离线

级别: 大学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705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17-08-26
晓轩书屋 离线

级别: 翰林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2864
卖家好评率:99.97%
买家信誉:13
买家好评率:100%
书店等级: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17-08-26
pxt 离线

级别: 童生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1576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5楼 发表于: 2017-08-27
好!!!
莫雨 离线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63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6楼 发表于: 2017-08-27
    五、滗饭

    儿时,喜欢围着锅边转。柴火旺旺的,母亲舀起罐里的米粒一看,自言自语:bì得了。铁罐往bì饭架上一斜,罐盖向上移出一丝缝隙,白白的米汤便从缝隙流出,木盆里升腾起一片白雾。bì毕,也不揭盖看看,提正铁罐,罐盖在罐口轻击几下,当当有声。我则赶紧拿出一只土碗,舀起一碗米汤,狼吞虎咽般喝了起来。
    在母亲手里驾轻就熟的柴火铁罐煮干饭,其实是个技术活。技术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把握火候,什么时候bì米汤,需要对米熟程度的准确判断,bì早了,是夹生饭,米心硬硬的,还没熟透;bì晚了,稀臜臜的,煨不起锅巴,不是正规的干饭。二是在叉形木桠做成的bì饭架上bì米汤,既要小心,不小心会罐倒饭倾;又要留不多不少的米汤,留少了,饭太硬,牙松齿缺的吃起来费劲,肠胃不好的吃了不易消化,留多了,蒸不干,饭就成了耙坨坨。
    大家都说bì饭,bì米汤。一直以为:bì,只是方言土语,没有准确的汉字对应;要写,只能是另外一个读音的字:滤。还自以为是地认为:bì、滤,音相近,或许“滤”在我们的方言土语里被读成了bì。
    一日,与朋友相聚,朋友是个讲究人,开瓶红酒,醒酒后,叫店家拿一个bì酒器来。听到这个熟悉的音节,突然想起小时候的bì饭架,问朋友,bì酒器干什么?朋友说:陈年红酒中会产生沉淀物,必须用bì酒器过滤一下。原来,所谓的bì酒器之bì与小时候bì饭之bì的意思差不多。一查,竟然有这么一个字:滗。《集韵》注其音:滗,逼密切,音笔。《博雅》解其意:盝也,一曰去汁也,或作滗。
    原来,小时候大家口里说着的bì饭、bì米汤,并非空口白话,不是土语方言,而是标准官话音,有一个深具古味的汉字对应着。


级别: 榜眼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60
卖家好评率:100%
买家信誉:169
买家好评率:100%
书摊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7楼 发表于: 2017-08-27
    
莫雨 离线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63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8楼 发表于: 2017-08-28
    六、门槛

    旧时村居,门口均有一栏,或木或石。特别是大门口(今称入户门),有些人户的门栏足有尺多高。农人称此栏为门kǎng。刚会走路,有时父母去公社完小开会,将我寄在一农家。中午时分,农家主妇在灶坑边煮饭,也不管我,虽然堂屋的门大开着,但门kǎng高过一尺,我爬不出去,只好趴在门kǎng上,眼羡羡地看院坝里小孩群奔,一伙过去,一伙过来的热闹。所以,对阻拦我与小孩同乐的门kǎng印象很深。但kǎng为何字,不知。

    稍长,觉得门kǎng,是门kǎn的音变,应写作门坎。坎,就是坡坎、梯坎里那个坎字的意思。
    读《红楼梦》,读到第十五回“王凤姐弄权铁槛寺,秦鲸卿得趣馒头庵”,见到“槛”字,不认识,查字典,两个读音:一为jiàn,一为kǎn。才知道:小时候阻拦于我的门kǎn之kǎn,就是铁槛寺之槛。关于“铁槛寺”之“槛”应读kǎn,闻兴亮在《由“铁槛寺”的读音说起》(《辽宁师专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年05期)一文中说:“‘铁槛寺’与‘馒头庵’脱胎于宋朝诗人范成大的两句诗——‘纵有千年铁门限,终须一个土馒头’。意思是纵然有千年不坏的铁门槛也挡不住死亡的来临。”《汉典》注“门槛”说:“门框下端的横木条、石条或金属条。”这,就是我小时候见到的村居门槛,只不过,农人贫乏,均用木条或石条,哪用得起金属条。
    360百科注“槛kǎn”说:“门槛。门下的横木。亦作‘门坎’;亦称‘门限’。”可见,曾经的“稍长”时,认为门kǎng应读门kǎn,写作门坎,也错不到哪里去。


[ 此帖被莫雨在2017-08-28 11:22重新编辑 ]
莫雨 离线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63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9楼 发表于: 2017-08-29
    七、门闩


    小时候,很莽(音mang,读作一声),憨粗粗的。一岁多才说话是一证。父亲经常道及的一个故事是一证:一日,父母外出,将我一人关在屋里,前门上锁,后门上shuān’er。但他们回家时,却只见后门大开,门shuān’er不见,小人儿不知去向。父母左邻右舍问讯,把我从邻近院子带回家;又屋里屋外到处找门shuān’er,没找到。问我,只知摇头。晚上睡觉,父亲给我脱衣服,发现门shuān’er在我裤子荷包里。很多年后,父亲只要一摆这个龙门阵,都会感慨:原来,这个憨粗粗的小人儿,还没憨到不可救药的程度。虽然已记不得自己有这么一次经历,但每听到这里,我竟不觉自憨,反而有些自得。只是,不知门shuān’er之shuān’er,究竟是哪个字。
    后来,遇到“闩”字,一要查字典,竟然读作shuān。才明白:那个被我揣在裤子荷包里带斗的小木头块,就是“闩”,只不过,方言加上了儿化,读成了shuān’er。
    许慎的《说文解字》里,好像没有“闩”字。南宋文人范成大于南宋乾道八年(1172)出知静江府。淳熙二年(1175),除敷文阁待制,四川制置使。其由广右入蜀之时,道中“念昔游,因追记其登临之处,与风物土宜,凡方志所未载者,萃为一书。”书名《桂海虞衡志》,其中《杂志》“俗字”一节记有九个俗字,第九个为“闩”,曰:“门横关也。”难道,闩,是从广西传过来的?闩,是会意字,门内(其实是门后)一条木杠,将门卡死,外不能开。古时,闩长而粗,卡闩的耳置于两边的门方上,称门杠。后来,渐渐简化:单开门,在门开合这边的门方上置一耳,门闩半尺不到,置一斗;为防止门闩丢失,农户常用绳系之,悬于门耳。双合门,在门板双合的边上各置一耳,门闩尺余,边置一斗,中置一斗,门闩卡于两耳,不至脱落。被我揣在裤子荷包里的门闩,是单开门的小门闩。
    现在,门闩多被写成门栓。虽皆知其意,但终究不如门闩形象,缺少门闩的古意。

莫雨 离线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63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20楼 发表于: 2017-08-30
    八、撮箕、撮瓢

    旧时秋收时节,稻谷晒干,用cuō箕cuō入萝斗,农人一肩两斗,挑回队里的保管室。分粮时,用cuō瓢cuō起,一点点地往袋里加,斤头够了,便将cuō瓢往下一摁,插入谷堆。cuō箕,篾条编成;cuō瓢,多为木制,偶有铁制。
    经常看到、用到cuō箕、cuō瓢,却不知cuō为何字。
    其实,cuō字,早有接触。小时,常听“一小撮阶级敌人不甘心失败”之类的话,只是觉得“一小撮”之“撮”,怎么可能就是cuō箕、cuō瓢之cuō呢?读《敌后武工队》,也遇到“撮”字,有个汉奸,冯志给他取名为“一撮毛”。还是没法与cuō箕、cuō瓢之cuō联系起来。读《庄子·秋水》,有言:“鸱鸺夜撮蚤,察毫末,昼出瞋目而不见丘山,言殊性也。”又见着“撮”字。这回,好好查了一下,原来,撮是古代的容量单位,很小很小。怪不得,要说“一小撮”,挖苦人说“一撮毛”。当然,“撮”还有另外的意思,《说文解字》曰:“撮,四圭也,一曰两指撮也。”显然,所谓“四圭者”是容量单位;而《庄子·秋水》里“鸱鸺夜撮蚤”的“撮”应该是动词,“两指撮也”的意思了。再后来,碰到“撮要”,还是认为这“撮”与cuō箕、cuō瓢之cuō不是一个意思。直到翻旧小说,读湖南人周立波写湖南农村的《桐花没有开》时,见到“撮箕”一词,才死心:cuō箕、cuō瓢之cuō就是一小撮、一撮毛、鸱鸺夜撮蚤、撮要之“撮”。
    这事有点怪。虽然认可了,却不往心里记。一日,在滨河路上转路,见一卖炒米的,大口袋里置一撮瓢。问老婆:见过撮瓢吗?老婆说:怎么没见过,还有撮箕呢。突然想不起撮字怎么写,问。老婆笑:别考我,一个提手,一个最字。才想起,这个字并不陌生。
    因撮查到圭。《汉典》说:撮,“中国市制容量单位,一升的千分之一。”说:圭,“古代容量单位(一升的十万分之一)。”撮、圭,作容量单位,的确够小。但再看《说文解字》解“撮,四圭也”,就不明白了:按《汉典》,一撮,为百圭;《说文解字》却说,一撮,四圭也。不知为何?

莫雨 离线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63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21楼 发表于: 2017-08-31
    九、揩

    四川方言里,洗手洗脚后把手脚上的水擦干,叫kāi。小孩吊着一串鼻涕,农妇会说:把鼻子kāi一下。小孩袖口在鼻下一擦,算是kāi了。不愿kāi的,呼溜一下,把鼻涕吸入鼻腔,也能应付过去。男孩受了欺负,吊着眼泪,老汉并不找人论理,而是对自家小孩说:快点把眼老水kāi了,别象个女人的样子。男孩揉揉眼睛,不好意思再哭了。穿衩衩裤的小孩屙了屎,一趔一趔地跑到大人身边,翘起屁股,要大人给kāi屁股。kāi,是清洁擦拭的意思,多用于人。
    一直以为,这kāi是土语方言,口头上说说而已,不可能有汉字对应。后来,稍多读点书,知道了六书造字法。见着白头偕老之偕,鸡鸣喈喈之喈,特别是楷书之楷,均是形声字,都用“皆”表音。就想:kāi手kāi脚,kāi鼻涕kāi眼泪kāi屁股之kāi,会不会依形声造字规律,从手从皆,写成“揩”呢?一查,真有这么一个字,读kāi。严迪昌编著,黄山书社1995年出版的《近现代词纪事会评》,收录民国强人徐树铮(世称“小徐”)的《金盏子》词一首,下阙有:“吊勋阀,揩倦眼,纵横王气竭。”的句子。可见,这kāi,这揩,并非土语俗言,而是正规的雅音正韵。
    但揩似乎是后起字,《说文解字》里没有收录。成书于三国时期的《广雅》注为:揩,磨也。成书于晋代的《字林》注为:揩,摩也。磨也好,摩也好,都应该是擦的意思吧。



莫雨 离线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63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22楼 发表于: 2017-09-04
    十、抹

    同样是擦这个意思,在四川方言里,用于人的,多是揩。而用于物的,却是另外的一个字,读作mā。桌上有了灰尘,父母会命令小孩:去,把桌子mā一下。每周周末,当家主妇都要把家里的沙发、茶几、书桌、床头上的灰一一mā过。早晨到办公室上班,有几件事是必须做的:扫地mā桌子,烧水洗茶杯,泡茶翻新闻。
    当然,揩与mā的区别并不特别严格。揩脚的帕子,也被叫着mā脚帕。但揩手的帕子,却一般只叫揩手帕。到了农家,热情地端上一盆热水,递过一根毛巾,说:mā一把脸,而不说揩一把脸。桌上有了水,既可以把它mā干净,也可以把它揩掉。要清理一件小小的瓷器上面的灰尘,比如一只白玉观音、一件唐三彩马,说揩干净,可;说mā干净,亦可。
    这mā,有一个汉字对应着:抹。从形声造字的规律看,从手从末,这个字应该只读一个音mò。在普通话环境里,用得多的,就是mò。但它却实实在在有一个四川方言经常用到的读音:mā。这两个读音下面的意思,就奇了怪了:建筑工人把水泥沙浆涂上墙,叫抹灰,抹读着mò;家庭主妇把灰尘擦下家俱,也叫抹灰,抹读成mā。汤显祖《牡丹亭》第二十八出“幽媾”,柳梦梅有唱词:“堪笑咱,说的来如戏耍。他海天秋月云端挂,烟空翠影遥山抹。只许他伴人清暇,怎教人佻达。”按韵,“烟空翠影遥山抹”的抹,应读着mā。但这个读着mā音的抹字,又好像是“抹mò上去”的意思。
    川剧里有个绝活,叫变脸。其实不是脸在变,而是脸上的“戏脸壳”的变。怎么变呢?一挥手,将观众已经看过的“戏脸壳”从脸上抹下来,新的“戏脸壳”呈现在观众面前。那张脸,仿佛就变了。在这里,擦掉附着于人脸的“戏脸壳”,不用揩,而用抹。因为,要擦下的“戏脸壳”,不是人脸上可有可无的的“灰尘”,而是变脸的关键;相反,人脸,不是被擦拭的主体,只是贴寄“戏脸壳”的附属。所以,四川方言里,见一个人喜怒无常、变脸太快时,会说:抹脸,比变天还快。(有时被写作“马脸”,其实,应该是“抹脸”,才对吧?)

莫雨 离线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63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23楼 发表于: 2017-09-07
    十一、脚猪

    十来岁时,有年暑假,回万斛坝老家看奶奶,住么叔家。突一日,么叔家里杀了鸡,烧了腊肉,准准备备象过年一样。问堂弟,堂弟告诉我:今天脚猪师傅要牵脚猪来。不懂,又问。堂弟笑得有些暧昧:脚猪,就是公猪。原来,么叔家喂着一头母猪,脚猪师傅牵着脚猪,是来配种的。后来,才知道:猪生下不久,大多被劁。去其势,断其欲,利于迅速生长成材。这样的猪,就称猪。方圆几十户人家,会有一户让猪保有其阴性,生育下一代。这样的猪,被称为母猪。好几百户甚至上千户人家,会有一户让猪保有其阳性,用以配种。这样的猪,被称为脚猪。借脚猪四出配种意,农村还用“脚猪”一词,骂那些不守夫道、四出沾花惹草的男人。
    流沙河《文字侦探》“国家”条,注释家:“史前曾有过母系制社会……那时婚姻制度‘招郎上门’,男迁就女,这种行为叫家(后世女迁就男,家改叫嫁)。家本来是动词。先民觉得男迁就女这种行为,好比公猪牵到母猪那里进行配种,所以造出屋盖下的一头豕的家字,作动词用。”流沙河并未到此为止,他接着进一步阐发:“看篆文家,那一头豕并未标明性别,怎知就是公猪?看甲骨文却有在腹下添一画,而知其为牡的。牡豕曰豭jiā。《说文解字》认为家字是豭省声。许慎想象动词家字应该是盖下一个豭,因嫌笔画太繁,省略成豕字,这就叫‘豭省’。公猪称豭,四川人叫‘脚猪’。豭声被读讹了,错写成脚。”但却未说明“豭”为什么会被讹读为“脚”。
    周宗旭、文华珍《“脚猪”探源》一文,认为:“方言俗语中还大量保存了‘行走’义‘色情’色彩。……牝牡相求的相关‘色情’活动与‘行走’、‘游走’等义很有关系。……‘脚猪’之‘脚’来源于‘行走’、‘走脚’之义,有非常充分的现实民俗依据的结论。”这样解释,似乎太过深奥,有些牵强了,我不认同。
    公猪称豭,有定论。豭讹读成脚,或有可能。如果流沙河之说确然,那么,脚猪一词,就完完全全是四川的方言土语了。


莫雨 离线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63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24楼 发表于: 2017-09-11
    十二、篙杆、桡片

    旧时,前河行木船。船尾置舵,两侧置桨。上行时,桅杆竖船中,牵引缰绳或挂风帆;下行时,桅杆置船尖,险滩急湾时用以迅速掉转船头。楠竹篙杆,杆尖铁头,用于撑持。
篙、桨二者,是行船最常用也最重要的工具。但方言里,桨不叫桨,而叫ráo片;篙不读gāo,而读háo。
    对篙字,识得较早。其显然是个形声字,一遇到,就想起小时候见过的被船工一下子沉入水底,撑持得弯曲有度,一下子提上水面,向前一点的háo杆。虽然标准读音与方言有异,但并不影响我一直把它读成háo杆。《声律启蒙》下部之四,豪韵,有句为:“螺髻青浓,楼外晚山千仞;鸭头绿腻,溪中春水半篙。”你看,这篙,不是在豪韵里吗?想来,方言读音,并没错多远。
    而ráo片,就有些怀疑是个土语了。虽早就见到了电影里怕死的叛徒直喊“饶命”,却没从这个“饶”引伸出来,按形声造字法的规律,造出ráo片之ráo。学生物时,学到人体的206块骨骼,其中就有叫“桡骨”的,也没在意。后来,读古诗词,经常遇到“兰桡”一词。秦观《临江仙》,有“千里潇湘挼蓝浦,兰桡昔日曾经。月高风定露华清。微波澄不动,冷浸一天星。”这么一阙。汤显祖《牡丹亭》第十五出“虏谍”,完颜亮有“你说西子怎娇娆,向西湖上笑倚着兰桡。”的唱词。注释说:兰桡,小船的美称。因为船,想到小时经常挂在嘴上的ráo片之ráo,莫非就是这个“桡”。想想,应该是:木旁,示其为木制;右尧,示其音为尧。称小船为兰桡,应该是以偏赅全,以木船之重要部份桡片,指代船只。
    其实,桡,是个古字,至少在屈原时代就有了。屈原《九歌•湘君》里有“驾飞龙兮北征,邅吾道兮洞庭,薜荔柏兮蕙绸,荪桡兮兰旌”的句子,王逸注:“桡,船小楫也。”范仲淹《岳阳楼记》里有“樯倾楫摧”一词,楫,就是船桨。可见,土语不土,方言中的词语亦雅正可观,大有来头。


smiledreamer 离线

级别: 白丁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41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25楼 发表于: 2017-09-11
    
莫雨 离线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63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26楼 发表于: 2017-09-15
    十三、挤飙

    读小学时,冬日寒冷。下课后,小屁孩喜欢玩一种游戏:靠着土墙排好,前面的,抵在墙的死角;后面的,拼命往前挤。大家都尽量贴着墙,保持在队伍里。若被挤了出来,就得又排到队伍最后。下课十几分钟,往往挤得一头大汗,全身燥热,是很好的热身游戏。这种游戏,被小屁孩称为挤biāo。当然,这是小男孩的游戏。到了夏天,小男孩又玩上了一种更“野”的游戏:一排排站在河堤,松了裤带,裤腰掉到脚背梁,挺着小鸡鸡往河里撒尿,看谁biāo得远。
    这个biāo,并不只是小孩玩时才用。一个人正吃饭,被别人的笑话逗笑,忍不住喷了饭,叫打biāo枪。很奇怪,一个人肚子吃坏了,在厕所里拉稀,也称打biāo枪。
    一直想当然,biāo,可能写着彪。后读毛泽东《蝶恋花·从汀州向长沙》:“六月天兵征腐恶,万丈长缨要把鲲鹏缚。赣水那边红一角,偏师借重黄公略。百万工农齐踊跃,席卷江西直捣湘和鄂。国际悲歌歌一曲,狂飙为我从天落。”发现“狂飙”一词,查“飙”字。《说文解字》说:“扶摇风也。从风猋声。飑,飙或从包。甫遥切。”这,显然与小时候遇到的那个biāo,不是一回事。再后来,看到“飙车”一词。觉得,此飙,与打biāo枪之biāo,多少有点关联,都含有猛地一下、快速的意思。再想,觉得,挤biāo之biāo,指从排着的队伍里被挤出来,其状与喷出来有差不多的涵义。挤biāo之biāo,应该就是这个飙了。
    百度百科注释“飙”说:“上古时期的神兽,天生具有操控风元素的能力,追求的是极限速度,因其速度极快,因此没多少人见到过它,终生都在奔跑,只臣服于在速度上征服了它的人。”但从许慎《说文解字》至今的时间里,飙,都一直用“狂风、暴风”的本义和“快速、迅疾”的引申义。百度百科还说:“在中国方言里,它还有突然的、高速的、弹出或射出去的意思,和喷类似。”看来,挤飙、打飙枪之说,并非四川一隅之方言,其他地方也这样用。方言里的飙,用着的应该是飙的引申义。

莫雨 离线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63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27楼 发表于: 2017-09-20
    十四、膻味


    近几年,冬至日吃羊肉,吃得热火朝天。不提前几天订座,根本找不到位置。大大小小的羊肉馆,都标榜自己正宗地道。所谓正宗地道者,一是羊肉真格,不掺假;二是做工精细,少shān味。但既是羊肉,就有羊肉的味道。农村有俗语:羊肉没吃到,反惹一身骚。说明,羊肉有一股特殊的味道。何止羊肉,吃惯了家养猪肉的人,不论吃什么其它肉,比如牛肉、驴肉、马肉,亦或野猪肉等等,都嫌其腥味重,曰其有shān味。
    知道shān味所指,即腥味。但以为,所谓shān味,是山味,指那些生长在山里的野生动物肉里很重的腥味。遇到膻,也没想到其就是口里常讲的shān。读《牡丹亭》,第四十六出“折寇”,杜宝有唱词:“问天意何:有三光不辨华夷,把腥羶吹唤人间,这望中原做了黄沙片地?”不识羶字,一查,就是膻,也写作羴。才明白,膻、羶、羴,就是方言土语里经常说到shān味之shān。
    《说文解字》里有“羴”,其义为:“羊臭也。从三羊。凡羴之屬皆从羴。”无“羶”,但段玉裁《说文解字注》在注“羴”时却说:“羴或从亶。亶聲也。今经传多从或字。”可见,此二者为异体字,专指羊肉特有的味道。你看羶字,从羊,表义;从亶,示音,一看即知是专指。膻在《说文解字》里有比羴、羶更广的意思:“肉膻也。从肉亶聲。《詩》曰:‘膻裼暴虎。’徒旱切。”其义有二:一为肉膻,指肉的天然味道。其字,从肉,表义;从亶,示音,一看即知是泛指。二为膻裼,同“襢裼”,“肉袒也”,“脱衣而见体”,今多写作“袒”。
    或许,口语里shān味之shān字,有一个演变过程。开初,先民吃羊肉,觉其味道特别,乃造羴字名之。久之,怕其音义难明,乃改而为羶,好令来者一目了然。其后,食源渐广,其他肉食亦有类似羊肉的味道,不可能再一一造字,名牛、驴、马、野猪等肉的味道,乃改用膻字,统而名之。于是,今日我们便只见膻,难见羴、羶了。


莫雨 离线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63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28楼 发表于: 2017-09-25
    十五、玩抱箍子

    旧时,农家比邻住居,房舍相联,十几户甚至几十户成一院。院子里的小孩,一伙去,一伙来,很是热闹。小孩喜欢玩一种“角力”游戏,比试谁的力气更大。角力的方法很直接,两人对抱,拼命“玩”,看谁先把对方“玩”倒,谁先倒下着地,谁输,称为玩抱kū子。其时,农家多用木桶,挑水的是木桶,挑粪的是木桶,家里存粮的也是木桶,只不过比水桶、粪桶大一些、扁一些,被称为扁桶。木桶由单片木板拼合而成,把它们拼合成桶的,是其外kū着的两三圈篾条。这可是个技术活,不是人人都会的,所以就有一种匠人:kū桶匠。
    经常与人玩抱kū子,经常看见kū桶匠kū桶,但不知kū为何字。
    后读巴尔扎克,《人间喜剧》系列里有一部小说,名《欧也妮·葛朗台》。小说开篇《资产者的面貌》介绍完索漠城的景致后,说葛朗台先生,“一七八九年间,他是个殷实的箍桶匠,识文断字,能写会算。”一个现现成成的“箍桶匠”出现在眼前,不就是小时候经常见到的手艺人kū桶匠吗?所以,虽然是第一次遇到“箍”字,也不去查,就把它读成kū。意思,也很简单,因为葛朗台“箍”的也是木桶,只不过,他的木桶不是挑水的水桶,挑粪的粪桶,也不是存粮的扁桶,而是盛葡萄酒的酒桶。
    其实,“箍桶匠”之“箍”不读kū,而读gū。字典、词典,自然不会错。但我们的方言也错不到哪里去,无非是把音稍稍读变了一点。再想玩抱kū子,两人面对面,胸贴胸,彼此伸到对方背后的手臂,抱得紧紧的,只怕松了。晃眼一看,不正是在身体外箍着一道箍吗?小儿嘴里所说的“玩抱箍子”这一游戏语,真是形象生动。

莫雨 离线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63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29楼 发表于: 2017-09-28
    十六、趱位置

    曾经,学校里的老师有一个表扬、惩罚学生于无形的高招:zǎn位置。谁听话、学习好,就安排到好位置坐着;谁不认真听讲、调皮捣蛋,就会被zǎn到旮旯角角。冬日在火坑边烤火,一条木凳上坐着两个人,又来一个,说:往那边zǎn一点,屁股往凳边一放,挤上来烤火。有时,小孩因力气小,搬不动东西,到父母跟前讨饶,说:我zǎn好大的劲,也搬不动。父母就笑:真zǎn劲了?既然搬不动,就算了!几个人一起走路,有人走得太慢,总要别人等,走得快的会回首笑谑着问:你是在走,还是在zǎn?
    总觉得,zǎn位置、zǎn一点、zǎn劲、走路太慢之zǎn,是我们嘴里的土语。普通话语境里,zǎn位置、zǎn一点、走路太慢之zǎn对应的字,应该是“移”、“慢移”;zǎn劲之zǎn,对应的字,应该是“使”、“鼓”。
    所以,读《三国演义》第七十五回《关云长刮骨疗毒、吕子明白衣渡江》,说吕蒙:“一面遣使致书曹操,令进兵以袭云长之后;一面先传报陆逊,然后发白衣人,驾快船往浔阳江去。昼夜趱行,直抵北岸。”读《西游记》第四十八回《魔弄寒风飘大雪、僧思拜佛履层冰》,说唐僧“闻言,又惊又喜,策马前进,趱行不题。”读《红楼梦》第九十五回《因讹成实元妃薨逝、以假混真宝玉疯癫》,贾琏说:“想舅太爷昼夜趱行,半个多月就要到了。”见“趱行”一词,根据上下文分析,应为“急地、快行”之意,想都没往zǎn位置、zǎn一点、zǎn劲、走路太慢之zǎn上面想。
    但,zǎn位置、zǎn一点、zǎn劲、走路太慢之zǎn,的的确确就是“趱行”中的“趱”。《汉典》里,“趱”除有“催促、逼使”,“赶、加快、加紧”,“积蓄”几义外,还有“使、鼓”,“移动”义。这“使、鼓”,不就是方言里说的zǎn劲吗?这“移动”,不就是方言里说的zǎn位置、zǎn一点、走路太慢之zǎn吗?
    趱应该是个形声字,走,示其义,赞,明其音。趱字,很奇妙。在我们方言趱位置、趱一点里的趱,似乎有一点一点地动、慢吞吞的意思;而说人走路太慢是在趱,更是直指其慢。所以,稍不留神就会把趱行一词,理解为一点一点地走,即慢走。但趱行之义,却恰恰相反,是快行。一字多义,是汉字的普遍现象。而一字“反”义,就有些稀罕了。


莫雨 离线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63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30楼 发表于: 2017-10-08
    十七、朒朒
    七十年代,正长身体。父母在村小教书,千方百计让我们几兄弟姊妹不受冻挨饿。但要吃好,却不可能。于是,对肉食,就特别上心。那时,肉在我们嘴里叫gǎgǎ。gǎgǎ,复音重叠,一说起来,就清口水直流,虽不若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也如泉如川流而不息。猪gǎgǎ,一月或可吃上一次,年末杀了猪,吃得勤一些。鸡gǎgǎ,只过年可吃,腊猪油炖鸡gǎgǎ的香味,很远都能闻到。鸭gǎgǎ,多年难见。怪,鱼肉却不称gǎgǎ,而叫鱼摆摆,或许从水里捉上来,其尾摆动不已的原因。
    流沙河《车先生外传——车辐〈锦城旧事〉序》(载《晚窗偷得读书灯》)里说车辐,“被捕入狱。起初怕枪毙,吓得睡不着。三天后打听到同狱的‘反革命’多达数百人,皆属省级机关干部,他就吃了定心汤圆,放胆做体操,能吃能睡了。送回省文联,红光满面,还长胖了。补领十一个月工资,大喜过望,买酒痛饮,而且赋诗。记得其中两句,一是‘灵魂已压扁’,一是‘一身肥尕尕’。”显然,流沙河所引车辐先生诗里的“一身肥尕尕”之“尕尕”,是指诗人身上的肉。这时,才明白,小时候经常想着念着难得一吃的gǎgǎ,写作尕尕。
    360百科解释:“尕,从乃,从小。‘乃’本指‘再度’、‘重复’,引申指‘一系列(孩子)’。‘乃’与‘小’联合起来表示‘一母所生的一群年龄依次递减的小儿’。”尕,是西北地区经常用到的一个字,主要用于人名,是小的爱称。但尕,不论从造字规律,还是其本义看,其与小时候想吃猪gǎgǎ、鸡gǎgǎ、鸭gǎgǎ里的那个gǎ,都没多大关系。或许,四川方言里的所谓gǎgǎ,真还只是土语,无音义相同的汉字对应。于是,只好找这么一个读音完全相同的“尕”来代替。所以,360百科又解释说:“尕尕,四川方言用字,指各种肉类,可与其它词连用,比如:猪尕尕——猪肉。”
    但有另一个字:朒,一读为nǜ,指农历月初月亮出现在东方,有亏缺、不足之意;一读为gǎ,叠音连用为朒朒。看这朒字,肉月旁,再加一肉,应是强调其字意为肉。这朒朒,四坨肉叠堆在一起,不正是小时候经常想着念着难得一吃的那gǎgǎ吗?

莫雨 离线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63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31楼 发表于: 2017-10-09
    十八、走弯路

    儿时,从月溪杯子坪学校去万斛坝磨子塝奶奶家,必须经过万斛坝尾的碧溪口。碧溪,是一个上百户人家的大院子,翠竹修茂,房舍俨然,土墙四列,瓦盖若云。院里几十多条看家狗,一吠全应,呲牙咧嘴,狺狺跳踉,很是吓人。穿院而过,本是捷径。但很多时候,都不敢走这捷径,宁愿多用近半个小时,走yuàn路,远远地绕开院子,躲避可怕厉害的狗们。    路如弓弦,弦是捷径,弓为yuàn路。当然,我走yuàn路,是怕狗,是不得已。但也有人,走yuàn路,是别有用心,故意而为之。对这种别有用心的人,在农村,就有一句讽刺他们的俗语:大路不走走小路,捷路不走走yuàn路。
    知道,所谓yuàn路之yuàn是绕的意思。所以,其字不可能是“沿”,更不可能是“院”。
    流沙河读马悦然之《另一种乡恋》,指出其书中有十一处地方值得商榷,其第四处中有句说:“抬重物如木石一类的,‘前者呼邪(嗨)’而‘后者呼许(嗬)’,一般没有唱词。也有就眼前路况吼号子的,例如前面有水潦渟滀,前者呼‘天上明晃晃’,后者应‘地上水凼凼。又例如前路上有一堆牛屎,前者呼‘前面一朵花’,后者应‘莫要踩倒它’。又例如前路要倒拐,前者呼‘轱辘线’,后者应‘慢慢弯(这儿要读川音yuán)’。”(载《晚窗偷得读书灯》)两人抬着重物行走,遇到转弯之处,自然不能直行走捷径,得绕着多走一点路才行。这,与小时候不敢穿碧溪院子而过,远远地绕开院子的走法,完全一样。如果流沙河是正确的,那么,小时候走的yuàn路之yuàn,就是流沙河笔下的“慢慢弯”之“弯”。
    只是,“慢慢弯”里之“弯”在四川方言里读着去声“yuàn”,而不读为阳平声“yuán”。


莫雨 离线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63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32楼 发表于: 2017-10-16
    十九、抻展

    旧时,多穿棉布衣服。冬日寒冷,里面棉布内衣,中间棉布棉衣,最后还有棉布外衣。棉布棉花堆在身上,臃肿不堪。棉布容易打皱,特别是里面的,稍一动,就皱成一团,不容易穿chēnzhǎn。里面的衣服打了皱,大人看不见,就算了。外面的衣服皱得乱乱的,大人看见,就要被教训了:衣服皱成狗屎坨了,快,把衣服扯chēnzhǎn。小孩低头拉扯衣服下摆,内里依旧鼓鼓囊囊,外边稍微周正了一些,算是chēnzhǎn了。一家几个孩子,挤在被窝里,脚蹬身拱,无法摊手摊脚睡,小孩会向大人抱怨:这么挤,睡不chēnzhǎn。说着,心里便有份企盼:如果能一个人chēnchēnzhǎnzhǎn地睡,多好。一个小伙,昂首,挺胸,直背,清清爽爽,很帅,很挺拔,旁人看着,一边在心里赞叹:这小子,长得好chēnzhǎn;一边对自家儿子说:你看看人家,你就不能也chēnchēnzhǎnzhǎn的吗?遇着长得好的树木,高直,少疤,也会说:这树,好chēnzhǎn。
    嘴上说着,却不知道chēnzhǎn二字如何写。后来,学了展,想着它的“展开”意,应是chēnzhǎn之zhǎn意。就想:chēnzhǎn,或许是“伸展”,只不过,四川方言,把“伸”之shēn音变为chēn了。
    北方人喜欢面食,读描写北方生活的书,常碰到“抻面”一词。不认识抻字,一查,读chēn。抻面的意思是“把面团扯成面条儿”。抻,在抻面一词里,是“拉”“扯”的意思。想起小时候,经常在耳边响起的“把衣服扯chēnzhǎn”,觉得,chēnzhǎn之chēn应该就是“抻”,chēnzhǎn应该写成“抻展”。抻、展,本来都是动词,到了四川方言的抻展一词里,都被当成形容词用了,抻的“拉”“扯”意,被引伸为“拉”“扯”的结果:直而高;展的“张”“开”意,被引伸为“张”“开”的结果:舒而平。于是,抻展,在四川方言里就有了熨贴、周正、舒放、挺拔的意思,并进而由挺拔引伸出帅气、清秀等意思来。所以,在四川,姑娘向闺蜜炫耀自己的男朋友,不说:长得帅;而说:长得还算抻展。


莫雨 离线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63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33楼 发表于: 2017-10-20
    二十、敦笃

    同样是说小伙长得帅气,在四川方言里,有时却用另一个词:dēndǔ。与抻展相比,dēndǔ,既秀气,还壮实。小伙虽帅,但太单薄,最多被人说其长得抻展,一般都没人会说其长得dēndǔ。可见,dēndǔ是比抻展更褒的褒义词,其词里,更见男人“壮”之特性。有时,dēndǔ叠用为dēndēndǔdǔ,与dēndǔ意同,却多了一份强调;有时,dēndǔ之dēn又单用,一个人长得又高又壮,旁人会赞叹:“好高一dēn”。
    试着解这一词时,想:dēn,或许是墩在四川人口头的变音。说人“好高一dēn”,取墩之厚实意。但dǔ是何字,却不知道。
    读《左传》,《成公十三年》有一段:十三年春,三月,“公及诸侯朝王,遂从刘康公、成肃公会晋侯伐秦。成子受脤于社,不敬。刘子曰:‘吾闻之,民受天地之中以生,所谓命也。是以有动作礼义威仪之则,以定命也。能者养以之福,不能者败以取祸。是故君子勤礼,小人尽力,勤礼莫如致敬,尽力莫如敦笃。敬在养神,笃在守业。国之大事,在祀与戎,祀有执膰,戎有受脤,神之大节也。今成子惰,弃其命矣,其不反乎?’”其“勤礼莫如致敬,尽力莫如敦笃”句里,有敦笃两字,在四川人口头,读音与小时候赞扬人长得帅而壮的dēndǔ一模一样。但读着,却没往方言里的dēndǔ上想。
    现在看来,小时候所谓小伙长得dēndǔ之dēndǔ,应为dūndǔ,就是《左传•成公十三年》“尽力莫如敦笃”句里的那个敦笃。敦笃分而解之,意为敦厚、笃实。敦厚,诚朴宽厚;笃实,纯厚朴实。此二者,都是指人的品性好,值得褒扬。由品性,而延及身形,赞扬其身形好时,也用敦笃一词,应该是讲得通道理的。若果如此,则可见方言不土,其中很多都意蕴深远古朴,令人暇思无垠。


莫雨 离线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63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34楼 发表于: 2017-10-24
    二十一、醪糟儿

    旧时,农家过年,要做许多过年才有的吃食:推豆腐,煮碱水粑,泡汤圆、炸酥肉等等。还有一种,糯米蒸熟,和上麯子,装入盆内,保温发酵。几天后,大功告成,盆里糯米不再糯,浮在汁水上面。此吃食,若糖水,似淡酒,甜里淡淡的酒腥,醇中满满的浓甜。小孩叫它甜酒,大人叫它láozāor。
    这láozāor,写着醪糟儿。大竹县城所在的东柳镇,就曾以产醪糟儿而闻名,现在还生产一种品牌为“东柳醪糟”的醪糟儿。“东柳醪糟”,去掉了语尾儿化音,读起来或许更为纯正,但却缺少了旧时农家大人嘴里láozāor的那股子亲切味。
    毛宗岗父子评刻《三国演义》时,将明代文学家杨慎所作《廿一史弹词》第三段,《说秦汉》的开场词《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放在卷首。其词曰: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浊醪一壶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84集《三国演义》电视剧播出时,这首开场词被谱曲成为片首曲,传唱一时。只是,原词中的“浊醪一壶”被改成了“一壶浊酒”。
    这样的改动,有问题。现代语境下,问题更大。古代,醪与酒的区别并不大。《说文解字》释醪:“汁滓酒也。从酉翏声。鲁刀切。”释酒:“就也,所以就人性之善恶。从水从酉,酉亦声。一曰造也,吉凶所造也。古者仪狄作酒醪,禹尝之而美,遂仪狄。杜康作秫酒。子酉切”可见,在许慎的东汉时代,醪、酒,不分家,仪狄作的“酒醪”、杜康作的“秫酒”,其实都是今天所谓“醪”。正因为如此,才可能在许多古典文学作品里看到喝酒用“碗”、以“斗”计。武松过景阳冈时“吃了十八碗”酒;说李白“斗酒诗百篇”。而现代意义上的酒,指蒸馏酒,是元末从西方传入的,与醪大不相同。所以,在现代语境下,将“浊醪一壶”改成“一壶浊酒”,不通,至少违背了原意。


莫雨 离线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63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35楼 发表于: 2017-10-28
    二十二、调羹


    外国人见中国小孩吃饭,一双筷子运用自如,大为叹服,以为这是中国人天生的特殊技能。其实,中国小孩也并不是一出生就会用筷子,一两岁时,吃饭也多不用筷子,而用一种叫着tiáogēng有玩意。所谓tiáogēng,其实就是小勺子,有铁铸的,有瓷烧的,有木制的。相比于筷子,吃饭、喝汤,好用得多,方便得多。
    虽知tiáogēng为何物,但一直以为其只是四川方言土语,在普通话语境里没有对应的名词。后见“调羹”,才知道,小时候所谓tiáogēng,写成调羹。
    调羹一词,有个动词名词化的过程。调,烹调、调制。羹,肉汁,汤汁。360百科注羹:“会意。从羔,从美。古人的主要肉食是羊肉,所以用‘羔’‘美’会意,表示肉的味道鲜美。用肉或菜调和五味做成的带汁的食物。《说文》:‘五味和羹。’按:上古的‘羹’,一般是指带汁的肉,而不是汤。‘羹’表示汤的意思,是中古以后的事情。”不管羹是上古时所指带汁的肉,还是中古后所指的汤,所谓调羹,其本意都是烹调羹汤。烹调羹汤,需用勺子。久而久之,便用烹制羹汤这一动作来指找其烹制羹汤时所用的器具。只是,调羹一词,虽经演进,由动词烹制羹汤而名词化为烹制羹汤的器具,却是不常见于书面的口头语,其对应的书面语,应该是另一个词:汤匙。
    其实,四川方言里的调羹,与烹调羹汤时用的勺子也有区别。调羹,小巧可手,多用于小孩吃饭,其余人等就餐喝汤。烹调羹汤时所用的勺子,大气厚重,接有木柄,名铁瓢。


莫雨 离线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63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36楼 发表于: 2017-11-01
    二十三、一拃


    儿时,玩一种游戏,现已记不清其名,姑且称之“打小钱”。小钱,指铜钱。儿时手里的铜钱,多为道光、咸丰、光绪年号,也有康熙、雍正、乾隆年号。“打小钱”可两人对打,也可多人混打。游戏很简单:一人出一枚小钱,并排分置于院坝,然后站在两米开外,用手里的小钱去打摆放着的小钱,从左到右一个一个地打,谁打中谁得。若都打不着,则以用来打的小钱与摆放着的小钱的距离远近定胜负,近赢远输。“打小钱”时,不可能带尺子,定距离用的是一种土方法,用手来量。大家蹲踞,围着那几枚小钱,张开右手虎口,拇指、食指分开,两头触地,边量边说:一kā,一kā半,两kā……
    所谓一kā,是右手拇指与食指张开、两头触地的那点距离。因个头高低不同,手指长短有异,每人的一kā有所悬殊。“打小钱”时,定远近,多由一人来完成。不管是谁来量,小孩自有小孩的鬼点子。量自己那枚小钱与摆放着的小钱的距离时,拼命张开两指,只想把虎口撕开;而量别人的,则草草一张了事。
    不止小孩“打小钱”用这种土方法,石匠量石条长短、木匠量木条厚薄等有些时候,也用kā作为单位。经常说着、听着kā,只是kā为何字,一直不知。
    流沙河在其《正体字回家》第57则中说:“认只须先认尺,尺字象形。请你张开右手虎口,食指在前,拇指在后,拃量桌面。此时低头侧视,你会看见手势成尺字形。男子一拃zhǎ,蜀人叫一卡qiǎ,长度正是古之一尺,今之五寸。尺古音qiǎ。女子手小一些,一拃仅有古之八寸,今之四寸,谓之一只。”才知道,小时候所谓的kā,写作拃,读为zhǎ,蜀人读为qiǎ,四川我等读为kā。如果流沙河说得没错,则小时候嘴里说着、耳边听到的kā,竟然含有远古之音;这种测量距离的方法,不只是我等孩童使用,远古先民早就在用,还据此造出了尺、只二字。
    查《汉典》,拃有两种释意,都与小时候那kā相关:一为张开大姆指和中指(或小指)量长度;二为指张开大姆指和中指(或小指)两端的距离。这注释有点问题,用拇指与中指或小指来量距离,总感觉别扭;而且如用拇指与中指或小指不量,先人象形造“尺”、“只”字时,那根食指放在哪里去了呢?所以,《汉典》拃之注释里的“中指(或小指)”应改为“食指”,才更贴切、准确。


莫雨 离线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63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37楼 发表于: 2017-11-06
    二十四、一捭


    量短距离用kā。但距离太长,扩张至米以上,则不可能一kā一kā地量。这时,就会用到另一个方言:pǎi。所谓一pǎi,是指张开双臂的长度距离。
    初中上物理课,老师讲长度单位时,教给我们一个量自己身高的土方法:张开双臂,在墙壁上留下一pǎi的距离记号,然后用尺子来量这个长度,其结果就是自己的身高。后来,学到祖冲之测定的3.1415926圆周率,看到那个π,读音为pǎi,其形竟然有点象一个人张开双臂,虽疑惑了一阵子,却也知其是希腊字母,不是与身高相等的那个一pǎi。
    流沙河在其《正体字回家》第61则里,注“寻”字:寻,“看甲骨文,字形应是横展两臂度量卧席之长。成人横展两臂,长度等同身高,正是今之五尺,合汉代之八尺,旧小说说身高八尺是也。旧制‘八尺为寻’,可知寻字本义正是展臂量长。蜀人一展臂叫捭pǎi,口报数称一捭,两捭,三捭。”这个捭字,普通话读为bǎi。
    有一个成语纵横捭阖,指在政治或外交上运用手段进行分化或拉拢。刘向《战国策序》释“纵横”曰:“苏秦为从,张仪为横,横则秦帝,从则楚王,所在国重,所去国轻。”《鬼谷子•捭阖》释“捭阖”曰:“捭之者,开也,言也,阳也;阖之者,闭也,默也,阴也。”捭者,开也。与双臂张开有关联。查《说文解字》:“捭,两手击也。”也与张开双臂有关联。看来,流沙河所言不错,小时候所谓一pǎi、两pǎi之pǎi,应该写为捭。


莫雨 离线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63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38楼 发表于: 2017-11-07
    二十五、床笆箦

    旧时农家家贫,木床多铺稻草。稻草之上是竹席,稻草之下是床bāzé。竹席,简称席子,用料讲究,全是慈竹表层制成之“青篾”;篾条细密,篾条越细,铺排越密,越好;编织精巧,杂有花型图案,讲究的人家还沿边缝制着布条。“打”席子,是技术活,是篾匠师傅的专利。床bāzé,与席子相比,就差远了,用的是剔去“青篾”所余之“死篾条”,编织大略粗疏,中多空格。只要有料,十多岁的小年轻,都能编成。这样编就的bāzé,并不只用于床上归拦稻草,还用于圈围菜地,权当院门。因用篾条编成,统称篾bāzé。
    床bāzé之bā,在“篱笆”一词中学到。但zé,却要等见了邯郸淳“汉人煮箦”这个故事,才知道。
    邯郸淳,是三国时期魏国著名的书法家,官至给事中,《三国志》裴松之注引的《魏略》中,有邯郸淳简传。邯郸淳著有《笑林》三卷、《艺经》一卷,后世因之称其为“笑林始祖”。两书现均失传,其文散见于《太平广记》、《太平御览》、《艺文聚类》、《类林杂说》、《笑林广记》等。汉人煮箦的故事,见于宋代僧人赞宁的《笋谱》下册《绀珠集》,其文为:“汉人有适吴,吴人设笋,问是何物,语曰:‘竹也!’归煮其床箦而不熟,乃谓其妻曰:‘吴人轣辘,欺我如此!’”后来,用“汉人煮箦”一词,来讽刺仅靠肤浅的知识去生搬硬套而不认真学习真知的荒唐行为。故事里汉中人所煮之箦,与旧时农家所用床bāzé之zé,或有不同。但床bāzé之zé,应该写作箦。
    《汉典》注释,箦有两义:一为竹席,进而指床;二为粗篾席。在普通话语境里,席子也好、笆箦也好,都用箦字。而四川方言,却用席子、笆箦将二者区别。蜀地方言之精妙,可见一斑。
    江苏省溧阳市有一古镇,名竹箦。格非在小说《望春风》里曾经提到。竹箦,处于溧阳、金坛、句容三市交界处,北依茅山,南临濑水。北宋年间就是溧阳北部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素有“北山重镇”之称。竹箦之名,难道其地曾经盛产竹席?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0
买家好评率:0%
买家星级:无星级
只看该作者     
39楼 发表于: 2017-11-07
同一或相邻省的方言有细微不同之处,但涵义大体相同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0
买家好评率:0%
买家星级:无星级
只看该作者     
40楼 发表于: 2017-11-07
楼主行文颇似汪曾祺,平常语道平常事,却让人不忍罢读,且读后令人有所感获,这是要讲功力的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0
买家好评率:0%
买家星级:无星级
只看该作者     
41楼 发表于: 2017-11-07
一直没搞明白,被广泛运用的“老子c`an你两耳sh`i”里拼音对应的应该是哪两个字?耳后连光字的意思妇孺皆知,不知道为什么非不这么说,难道是没有了那样的气势
莫雨 离线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63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42楼 发表于: 2017-11-07
回 41楼(听梧桐细雨) 的帖子
谢谢关注。这个系列,只是写找得到书证的川东方言,找不到书证的,一般不写,也写不出个所以然。方言,其实是最具特色的文化,川东方言里,有许多“古”音“古”意,说者并不一定知道;但如果能寻出其根底,却是很有意味的事情。想在这方面努力,只是不懂古音,不懂小学,信口开河,信马由缰,想到哪里,写到哪里,也不知对不对。
莫雨 离线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63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43楼 发表于: 2017-11-13
    二十六、地镇板

    年幼时,父母在乡下村小教书。家里两间寝室,外间泥地,靠左灶坑,右壁饭架,当中条桌,是全家的客厅和厨房;后间一床一桌,一椅几箱,是父母的卧室,父亲的书房。我们几个小孩,先睡父母床头小铺,后住教室楼上。后间,不是泥地,泥地之上约一尺许,置木梁于墙,上铺木板,走过去咚咚有声。父亲说:这是前任村小主办老师铺的地zhēn板。
    年岁稍长,父母调回完小,学校除分给我们一间宽敞的吊脚楼外,还分给一间办公室边的寝室,寝室里,也有地zhēn板。我们兄弟姊妹住吊脚楼,父母住有地zhēn板的寝室
    后来,才知道:四川丘陵,潮湿多雨;地zhēn板,用来防潮。但不知地zhēn板之zhēn,是何字。道儿时趣事,想起那两间父母住过寝室,写及地zhēn板,多用拼音代替,或者写成“地针板”。引号引之,是知其有误。虽知其误,却不知正体,乃胡乱谐其音而写之。
    流沙河在《正体字回家》第50中说:“旧时民居,木构瓦房,上有天花板,下有地镇板,墙壁有缝,阴沟有洞,皆有利于鼠类生存繁殖。”小时候所见之地zhēn板,如流沙河所言,写成地镇板,其意可通。离地尺许铺排木板,取“镇”宰制、镇服之意,是要宰制、镇服土地湿气。当然,果若如此,该称其为镇地板。同样,在房屋檀下悬板,是要遮蔽房梁檀瓦之陋,令房屋上部美丽、华美起来,取花之使其美丽、华美意。所以,天花板,其实应称花天板。花天板变成天花板,镇地板变成地镇板,或许,是动词名化的结果。


莫雨 离线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63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44楼 发表于: 2017-11-14
    二十七、癫懂


    四川有句俗语,深得《诗经》起兴手法。其语为:树老心空,人老diāndōng。树老心空,多指泡桐树。此树长势极快,十几年就成合抱之势。但木质疏松,砍伐下来,多中空,无大用。人老diāndōng,是说人老了,五心不做主,想起前事忘了后事,说着昨天忘了今天。diāndōng一词,也并非只适用于老年人,凡头脑不清楚或不能明辨事物的人,都可被称为有些diāndōng。
    彭长征《漫画四川方言》里,把diāndōng一词写成“癫冬”,并在漫画旁注:“糊涂、木脑壳,呆状。”癫字,应该没什么问题。因为,四川方言里,常把精神病人、神经病人,称为“癫子”,并有“文癫”、“武癫”之分别。文癫,内向,发病不乱来,不危及他人,只与自己过不去。武癫,外向,发病无法控制自己,毁坏东西,伤及他人,令人恐惧。但冬字,感觉就有些问题了。diāndōng是个联合词,两字,意思应该相近相关。而冬,《说文解字》注为:“四时尽也。”指季节,引伸为终止,并无与癫相关的意思。
    倒是懵懂一词,似与diāndōng一词相关。懵懂,指头脑不清楚或不能明辨事物,多用于形容少年儿童年少无知、不懂事的样子。癫,亦有头脑不清醒、不能明辨事物之意;其与懵懂之“懂”联合在一起,组成癫懂一词,应是正解。“人老癫懂”之癫懂情状,正好注释着一个人人皆知的成语:返老还童。
    由此想起启蒙、发蒙。儿童年少,懵懂无知,未经世事,不明事理,所以才需入学读书。发蒙,启发其懵懂。启蒙,虽现多用其引伸意,但其应该缘于儿童入学发蒙一词。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启蒙、发蒙之蒙,或应写成懵懂之懵。只是,现既已沿用成习,不去深究也罢。


莫雨 离线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63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45楼 发表于: 2017-11-16
    二十八、醒豁


    旧时上完课,听不明白老师所讲,跑去问。老师说:这么简单的问题也没弄xǐnghuò?我期期艾艾,不知如何回答。老师见我脸红得像喝了烧酒,不再说什么,给我慢慢道来。讲完,问:弄xǐnghuò了?我站在那里,暗责自己多事,早就想解放自己。也不管他刚才讲的听懂没有,连忙点头:xǐnghuò了,xǐnghuò了。这xǐnghuò,应该是明白的意思。有时,见两个小年轻虚张声势,一个伸长脖子:你要搞xǐnghuò,我不是好惹的。另一个把脖子伸得更长:你也要搞xǐnghuò,我也不是吃素的。两人吵得脸红脖子粗,虚劲提了又提,就是不动手。现在才明白,他们当时,已经很是xǐnghuò:彼此势均力敌,吵吵可以,真打起来,多半两败俱伤。
    流沙河1991年3月16日,写了篇短文《读元刚诗集》(载《晚窗偷得读书灯》),有“而元刚的这本诗集,语言亲切,意思醒豁,读了心头舒服。”彭长征《漫画四川方言》里有“弄醒豁”一词,其“正解”为:“弄明白,弄清楚。”其“扯解”为:“很多时候也用来提劲的,提醒别人不要搞错。”并举例说:“大家要弄醒豁,不要再用公款吃吃喝喝了,八项规定不是说来耍的。”其扯解里的第一句句尾,显然多了一个“的”字,但审校却没有看到,就这样印了出来。
    小时经常听到的xǐnghuò一词,应该如流沙河与彭长征所说,写成醒豁。醒,清醒;豁,豁然而悟之豁。组合起来,就是清醒,明白的意思。360百科注释得很详细,其意有三:一是清醒,明白;二是清楚;三是清白。醒豁一词,雅正端庄,是典型的书面语言。但在四川,其却多作方言,多用于口头表达。读过几天书的人,在书写时并不怎么用及。这样的书面语言,为什么会口语化为方言,不得而知。


莫雨 离线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63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46楼 发表于: 2017-11-23
    二十九、黢黑


    小孩,都怕黑。小时候,是煤油灯时代,对黑,有特别的感受。睡觉时,并不太怕。因为要么睡父亲脚头,要么几弟兄睡在一起,有哥哥罩着。家的温暖,可以驱走黑暗。每天洗脚后倒洗脚水,才是与黑相关的可怕记忆。端着木盆,跨出房门,虽然身后是暖暖的柴火光,但眼前qūmā黑,伸手难见五指。夜风呼呼,qūmā黑的夜色里,有万千可怕的可能。只跨出一只脚,另一只脚还在屋里,就慌乱乱地双手一挥,把水泼出去,从qūmā黑的夜里反身回屋。qūmā黑的,不仅仅是夜色。罐子、锅儿被柴火反复薰烧,底部渐渐积存起被叫着锅烟墨的东西,qūmā黑。几个小孩一起,说到胆子大小问题,有人吹牛说:那天,qūmā黑,我一个人从老院子回的家。虽是吹牛,但大家却暗地里很敬佩这个敢在qūmā黑的夜里,独自回家的人。
    读书后,以为qū黑一词,是个方言土语,应该写成漆黑。九十年代未,读格非的小说《敌人》,其中有一段景物描写:“天还没有完全亮,越过院墙蜿蜒的瓦楞,他能看见天边泛出熹微的光亮,星星还没有敛迹。料峭的寒风吹动着籁籁作响的干树枝,在远处发出喧啸的回声。院中高高的回廓在地面的罗纹砖上布下黑黢黢的阴影,他走到那片阴影里,踩着覆满冻霜的草径,来到后院。”看到黑黢黢一词,一查,黢,竟然读着qū,其就一个意思:黑。才明白,小时候小孩大人口里说着的qū黑,应该写成黢黑。黢是个形声字,黑表意;夋,现读作qūn,示音。
    黑起头,另一个字在其后叠用,组成的词很多:黑黝黝,黑魆魆,黑洞洞,黑沉沉,黑乎乎、黑漆漆……彼此之间虽有细微的区别,但都是说黑。同一词还有多种写法,比如:黑乎乎,亦写成黑糊糊,黑乎乎。那么,黑黢黢,在平时里,是不是被写成黑漆漆了呢?如果是这样,那么,所谓黢黑,其实就是漆黑。
    qūmā黑之mā,写作何字,未见书证。感觉应该写成抹。因为黑得深沉,什么也看不见,便会挥手在前面试探。人们眼睛突然一下模糊,总会觉得眼前有障碍物,要用手挥一下。这个动作,与抹灰的动作相似。所以,很黑很黑时,用黢抹黑一词,是说黑太过厉害,需要抹一下,想抹眼前的黑暗,抹出一片透亮透亮的光明来。


孤独剑客 离线

级别: 童生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234
卖家好评率:100%
买家信誉:62
买家好评率:100%
书摊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47楼 发表于: 2017-11-23
楼主是高手
莫雨 离线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63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48楼 发表于: 2017-11-24
    三十、臊子、浇头


    十一二岁时,父母在月溪杯子坪小学教书,我在完小读初中。两者相距约十余里,读走学:每天,早早地从杯子坪跑到完小,放学后,又匆匆跑回家。午饭,母亲每天给我一点钱,到街上的食店解决。面,一角钱一碗。第一次去吃,师傅问:要不要sào子?我不知sào子是什么,顺口而答:要。师傅从案板下的一个大碗里,舀一小瓢羹肉沫洒到面上。吃着,又香又油,可口极了。结帐时,却是一角二一碗。回家说起这事,母亲笑:加了qiào头,自然要多收钱。从此,不愿再加sào子亦或qiào头了。我要节约钱买画本,一天两分,一周就是一角二,差不多够买一本了。
    知道sào子、qiào头是什么,却不知道其字如何写。
    读《水浒传》,第三回《史大郎夜走华阴县,鲁提辖拳打“镇关西”》写鲁达到郑屠的肉铺找茬:“奉着经略相公钧旨,要十斤精肉,切做臊子,不要见半点肥的在上头。”“再要十斤,都是肥的,不要见些精的在上面,也要切做臊子。”“再要十斤寸金软骨,也要细细地剁做臊子,不要见些肉在上面。”见臊子一词,才知道读初中吃面条时,师傅问的那sào子,就是这鲁提辖嘴里说的这臊子。
    读《红楼梦》,六十一回《投鼠忌器宝玉瞒赃、判冤决狱平儿行权》写迎春房里小丫头莲花儿到厨房为司棋“要碗鸡蛋,炖的嫩嫩的。”柳家的说没有鸡蛋,被莲花找出菜箱“里面果有十来个鸡蛋”后,“柳家的忙丢了手里的活计,便上来说道:‘你少满嘴里混说!你娘才下蛋呢!通共留下这几个,预备菜上的浇头。姑娘们不要,还不肯做上去呢,预备接急的。”见浇头一词,开始有点迷糊,想起母亲说过的话,一下子明白了:这浇头,就是母亲说过的那qiào头。只不过,浇头的标准音是:jiāotou。
    在我这里,臊子与浇头是一回事。但其实,它们有区别。360百科解释:臊子,指剁好的肉末或切好的肉丁;浇头,指浇在菜肴上用来调味或点缀的汁儿,也指加在盛好的主食上的菜肴。臊子之臊,与肉相关,有肉才能称臊子。浇头之浇,与动作相关,重在浇上去这一动作,至于浇的什么,可花样百出。


莫雨 离线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63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49楼 发表于: 2017-11-24
回 47楼(孤独剑客) 的帖子
谢谢!
描述
快速回复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回复后跳转到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