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51阅读
  • 101回复
莫雨 离线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83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00楼 发表于: 2018-09-07
    七十四、沙牛


    四川方言里,与狗因雌雄有别、叫法不同一样,牛因雌雄有别,亦有不同的叫法:公牛,称牯牛;母牛,称沙牛。
    蒋宗福《四川方言词源》收有“沙牛”一词,其释义全文为:“母牛。清刘省三《跻春台》卷三《比目鱼》:‘岂似虔婆脸皮厚,老来还在卖风流……礼义廉耻全无有,二世许你变沙牛。’民国二十八年《巴县志》卷五《礼俗•方言》:‘今俗呼▉(左牛右舍)牛为沙牛。沙舍一声之转。’按《广雅•释兽》:‘▉(左牛右舍),雌也。’”《汉典》释沙时,也提到沙牛,说:“沙〈方〉:雌性的。如:沙牛。”
    沙牛之“沙”,源于一个现已不用的字:▉(左牛右舍),读作“舍”。此字,《玉篇》写作▉(左马右舍),释为“马名”;《广雅》中,与“牸牝”并列,释为“雌也”;《正字通》释为:“牝之通称,非专指马言。”这样的生僻字,不利于民间流传,也不利于常规书写。所以,民间称雌牛时,一般识字者写雌牛时,“俗呼▉(左牛右舍)牛为沙牛”,写作沙牛。久而久之,便只知沙,不知▉(左牛右舍)了。奇怪的是,《玉篇》释却“牯”为“牝牛”,即母牛。《汉典》释“牯牛”时,也说:“母牛。俗称阉割过的公牛。亦泛指牛。”既指母牛,又指阉后的公牛,还可指称牛。与方言里的“牯牛”大异其趣。
    古史书里,有提到过“沙牛”。《宋史•外国传六•层檀》,说层檀国“畜有绵羊、山羊、沙牛、水牛、橐驼、马、犀、象”。李焘的《续资治通鉴长编》卷225,《神宗熙宁四年七月戊子》:“戊子,层檀国入贡,始能也。……土产稻、麦、胡羊、山羊、沙牛、水牛、驼、马、鱼、犀、象、薰陆、木香、血竭、没药、硼砂、阿魏、苏合油、真珠、玻璃、葡萄、千年、枣、蜜沙华三酒。”(卷332《元丰六年正月己丑》,又介绍过一次层檀国的物产,除在麦后添加“粟”外,与卷225同。)这几处所说的“沙牛”,都是指牛的种类,无关牛之雌雄。所以,百度汉语释沙牛为“黄牛”。
    现在,沙牛,多指一种昆虫:蚁狮。百度百科说:“蚁狮,是脉翅目蚁蛉科蚁狮属下的动物,广布於北美、欧、亚各地(但英国无),中国主要分布在新疆、甘肃、陕西、广西、河南、河北等省区。蚁狮成虫与幼虫皆为肉食性,以其它昆虫为食,幼虫生活于干燥的地表下,在沙质土中造成漏斗状陷阱以用来诱捕猎物。”
    看来,称母牛为沙牛,真只是川东地区的土语方言了。


中医三通 离线

级别: 童生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28
卖家好评率:100%
买家信誉:1220
买家好评率:99.92%
书摊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01楼 发表于: 2018-09-07
四川方言还有很多,希望这位能尽可能地写出来出书。《金瓶梅》里好多土语,和川东的方言是一致的,可以参考。
莫雨 离线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83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02楼 发表于: 07-08
    七十五、靸、趿


    川东农村,如果小孩穿鞋时脚后跟不穿进鞋跟,而是踩着鞋跟,父母就会教训:你sá着两片鞋,想当二流子啊!在朴实的农人眼里,sá着鞋,如现在穿拖鞋般穿鞋,是不规矩的二流子的穿法,正经人不应如此。
    《红楼梦》第二十一回《贤袭人娇嗔箴宝玉、俏平儿软语救贾琏》,写宝玉送黛玉、湘云“到房,那天已二更多时,袭人来催了几次,方回自己房中来睡。次日天明时,便披衣靸鞋往黛玉房中来,不见紫鹃,翠缕二人,只见他姊妹两个尚卧在衾内。”有“靸鞋”一词。汪曾祺小说《徙》写废科举、兴学校后,东街最东头的徐呆子,“每逢初一、十五,或不是正日,受了老婆的气,邻居的奚落,他就双手捧了一个木盘,盘中置一香炉,点了几根香,到大街上去背诵他的八股窗稿。穿着油腻的长衫,靸着破鞋,一边走,一边念。”有“靸着破鞋”一句。“窗稿”,指为应付考试而写的练习性质的文章。
    查靸,读sǎ,一般用于“靸鞋”一词。靸鞋,一种草制的拖鞋,或者一种鞋帮纳得很密、前面有皮脸的布鞋。方言里,靸的意思是把布鞋后帮踩在脚后跟下。原来,川东方言里“sá着两片鞋”之sá,并非土语,而是一个很文雅的汉字,写作宝玉“靸鞋”、徐呆子“靸着破鞋”之靸,连音调也只一调之差。《说文解字》曰:“靸,小儿履也。从革及声。读若沓。”清代文字学家桂馥,在其所著的《说文义证》说:“小儿履也者,履之无跟者也。”古代小孩穿的鞋子,前帮深而覆脚,无后帮。所谓“靸”,指小孩穿的、略似于现在的拖鞋之鞋。久而久之,名词动化,由无后跟之鞋,演变而为穿鞋踩着鞋跟。便成了川东方言里的靸。
    还有一字,趿,读tā。《说文解字》:“趿,进足有所撷取也。从足及声。《尔雅》曰:‘趿谓之撷。’”意思是穿鞋时,脚不全进鞋套。同样是汪曾祺,小说《忧郁症》写龚星北在家里“收拾他的花”时,“穿了一身纺绸裤褂,趿着鞋,神态消闲。”可见,这个字,也可表达“sá着两片鞋”之sá意,tā、sá两音亦可互转。看来,川东方言里的“sá鞋”之sá,写成靸、趿均可。比较而言,我更倾向于靸。


莫雨 离线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83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03楼 发表于: 07-12
    七十七、虼蚪儿

    蜘蛛是农村常见的小动物,它们总是在屋梁上、门框边、床脚下,辛勤吐丝结网。蜀人见着,嘴里说出的不是“蜘蛛”,而是一个很奇特的词,读着:gédāng’r。川东一些粗鄙的半大小伙,挖苦那些读了点书,行事拖泥带水,不喜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男人时,喜欢用一个与蜘蛛相关的歇后语:gédāng’r日屄,牵丝带纹。歇后语里的丝、纹,是谐音,是说他们挖苦的那个男人假斯文。这个歇后语,前半段荤得直白粗俗,难说出口;后半段却有点雅,借音入字,很有文化味道。
    宋代周密《武林旧事•小经纪》里,有“虼蚪儿”一词:“诸般虫蚁……虼蚪儿、促织儿、小螃蟹。”同时代的西湖老人所著《西湖老人繁胜录》里,也有“虼蚪儿”一词:“闹城儿、消息子……小螃蟹、虼蚪儿、便桥、试卷、试卓、交牀。”虼蚪,读着gèdǒu,儿化后,与gédāng’r相差不远。但虼蚪,指蝌蚪,与蜘蛛并无关联。
    有一种蔬菜葫芦瓜,在川东人嘴里不叫葫芦瓜,也被称着gédāng’r。葫芦瓜是蔬菜,蜘蛛是小动物,彼此不搭调,为何在川东方言里有着同样的俗名gédāng’r呢?小时所见的本地蔬菜gédāng’r,既不是书上的两节大肚葫芦,也不是今日盛行的直条条瓠条,而是柄处小,渐渐圆润地凸成一个半圆的瓠瓜。有可能:川东人见葫芦瓜之形,上小下大,与蜘蛛之头小尾大(李时珍在《本草纲目》里称蜘蛛“身小尻大”)形似,因而,便用称蜘蛛的方言gédāng’r来称其与之形似的瓠瓜。
    由此想到,川东人嘴里的gédāng’r,完全可能来源于周密书中的“虼蚪儿”。“虼蚪儿”,是小动物,团团的身子,拖着一条细细的尾巴,明明白白的身大尾小;蜘蛛,也是小动物,虽然是“身小尻大”,与蝌蚪相反,但总体上看,却很相似。于是,川东人便借“虼蚪儿”之音,来称蜘蛛,并加入方言音变为gédāng’r。


描述
快速回复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回复后跳转到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