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6阅读
  • 1回复
墨笺楼 离线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90652
卖家好评率:99.99%
买家信誉:27
买家好评率:100%
书店等级: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倒序阅读   只看楼主     
楼主  发表于: 03-15
更多操作

问个问题,你听过民国有本叫《报大仇韩利德杀叔》的书吗?

上来先问大家一个问题:有本叫《报大仇韩利德杀叔》的书,你听说过吗?

如果再补充一句:一千个人眼中就有一千个韩利德,你是不是就能猜到了呢?··没错,篇头那个武侠小说即视感的标题,就是莎士比亚名作《哈姆雷特》最早版本的中译名!


资料显示,从19世纪30年代起,莎士比亚的作品就开始经由国内一些知识分子以及国外传教士传入中国。1839年,林则徐在他编译的《四周志》里把Shakespeare翻成了「沙士比阿」,这可能国内最早的莎翁译名。

那时,莎士比亚的名字出现很多不同版本的翻译,包括「舌克斯毕」「沙斯皮耳」 等等。直到1902年,「莎士比亚」 这个译名才正式通过梁启超的《饮冰室诗话》进入大众视野。


1903年,上海达文社出版了一本名为《澥(xiè,指大海)外奇谈》的书籍,该书用文言文翻译了兰姆姐弟(Mary Lamb & Charles Lamb) 改编的《莎士比亚故事集》,这是国内第一次对莎士比亚的作品进行系统性翻译出版。

这位没留下名字的译者在翻译时想必花了一番功夫。为迎合读者趣味并消减文化差异带来的疏离感,题目均采用了中国传统的章回体小说形式,使故事的译名风格带有强烈的本土化色彩。


莎剧中那些经典角色的名字,也被翻得很有中国风情和时代特色。

比如《威尼斯商人》里的Antonio,现在的翻法是「安东尼奥」,当时翻成了「燕敦里」。《第十二夜》里的Olivia,现在译为「奥利维娅」,当时被翻成了「武厉维」。


仔细观察《澥外奇谈》的文本,还能发现不少与我国古代名著相似的措辞和对仗方式。

比如「报大仇韩利德杀叔」很像《三国演义》第十回「报父仇曹孟德兴师」,「计上计情妻偷戒指」令人想起《红楼梦》第三十四回「情中情因情感妹妹」。

尽管《澥外奇谈》的题目十分意译,但仍有迹可循。而接下来这本译著可能会令你难以将题目与莎翁的作品联系起来,但它却在中国莎学发展史上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右侧目录:女变、林集、礼哄、仙狯、珠还、黑瞀、婚诡、情惑、飓引/


1904 年《英国诗人吟边燕语》出版,由翻译奇才林纾与魏易合译。

林纾之所以被誉为翻译奇才,是因为他「不审西文」,也就是说他完全不会英语!

他一生翻译出的两百多本书,全部都是依靠会外语的朋友进行口译,自己边听边翻完成的。


/林纾青年和老年照/


林纾的第一部译著是与王昌寿合译的《巴黎茶花女遗事》。翻译这本书时,两人在闽江的一条小船上,精通法语的王长寿一边翻阅原著一边将其口译成中文,林纾则凭借满腹诗书当便把口语化的翻译转写成文言文。

据不完全统计,与林纾合作的「口译者」 至少有20人!

林纾在晚年回忆自己生平时,这样总结:

今已老,无他长,但随吾友魏生易、曾生宗巩、陈生杜蘅、李生世中之后,听其朗诵西文,译为华语。畏庐则走笔书之。


林纾的翻译风格更像传奇小说,尤其是在拟写题目时,他专门抽取出原著中包含的神怪暗喻等因素,凝练成两个字的标题概括全文,其生动与猎奇的特点在当时吸引了大批读者:

「蛊征」——《麦克白》

「蛊征」概括了书中受到女巫蛊惑逐步堕落成暴君,并最终走向灭亡的麦克白将军的一生。

「仙狯」——《仲夏夜之梦》

「仙狯」代指了其中操纵主人公命运的丛林仙子。

「仇金」——《雅典的泰门》

「仇金」一题相比于直译地点人名也更直接地告诉了读者这篇讲述的是一个视金钱如粪土的故事。



如此的「意译风尚」 是晚清民初时期译著的一个标签,即使屡为后人诟病,却因为迎合了目标读者的阅读习惯与兴趣,在当时形成风潮。



因此,除了莎士比亚的作品,还有许多西方名著在这一时期有过和今日截然不同的译名。

例如法国作家维克多·雨果的长篇小说《悲惨世界》,1907年在我国出版了首个单行本,当时译名为《孤星泪》。


文学翻译的最高理想可以说是“化”。把作品从一国文字转变成另一国文字,既能不因语文习惯的差异而露出生硬牵强的痕迹,又能完全保存原作的风味,那就算得入于“化境”。十七世纪一个英国人赞美这种造诣高的翻译,比为原作的“投胎转世”,躯体换了一个,而精魂依然故我。




十七年文学是指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949年)到"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1966年)开始,这一阶段的中国文学历程,属于中国当代文学的一个时期。这一时期,国家主流意识形态为了维护和巩固社会主义新文化的统治地位,以一定的批评标准翻译引进了众多外国经典。本期墨笺楼特推出稀见“十七年文学”外国文学翻译版本一组,其中有以精湛优美文笔翻译泰戈尔文集的著名翻译家、上海译文出版社前社长孙家晋(笔名吴岩)1956年签赠本泰戈尔原著《园丁集》一册,孙家晋翻译的泰戈尔作品受到各阶层读者的广泛喜爱,是译文社的畅销书,曾荣获了全国优秀外国文学图书奖一等奖,此签赠本更是意义非凡;另收1954年一版一印郑振铎译泰戈尔原著《新月集》、1954年新华书店发行罗念生译《阿里斯托夫戏剧集》、1955年人民文学出版社一版一印丰子恺译屠格涅夫原著《猎人笔记》、1955年一版一印人民文学出版社一版一印谢冰心译泰戈尔原著《吉檀迦利》、1957年人民文学出版社一版一印鲁迅译法捷耶夫原著《毁灭》、1961年一版一印梅益译尼·奥斯特洛夫斯基原著《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等,共计二十二件,其中苏俄的文学作品占据压倒性优势,可见当时旨在“同一政治阵营的文学作品中吸取有助于民族独立自主的民主性营养”的文化意向,显然取的文化成果也是不可否定的,每个作品都具有着鲜明的时代烙印,都是那个特殊年代的"活化石",值得您的关注!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my191919 离线

级别: 大学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691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3-15
描述
快速回复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回复后跳转到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