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2阅读
  • 6回复

级别: 探花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293
卖家好评率:99.91%
买家信誉:151
买家好评率:100%
书店等级: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倒序阅读   只看楼主     
楼主  发表于: 08-12
更多操作

西游真有趣:十八,贞观十三年

文/刘训山
    在《西游记》中,贞观十三年确实是一个奇特的年份。
    在《附录:陈光蕊赴任逢灾、江流僧复仇报本》这回中,第十次转世的金蝉子——唐僧陈玄奘的父亲陈萼陈光蕊出场。他在贞观十三年赶考、中状元、被相府殷小姐绣楼抛绣球招亲、出任江州州主,途经洪江口被船夫刘洪、李彪杀害。其官被刘洪冒顶,其妻被刘洪侵夺。其命幸得所救洪江龙王报恩而救。金蝉子也于此年第十次转世。奇怪的是,为何龙王当时不让陈光蕊还阳,不就不会发生后来的一系列惨剧了吗。其实洪江龙王也没有让陈光蕊还阳的本事,能够让陈光蕊还阳的,应该就是观音菩萨和南极星君。他们之所以不让陈光蕊立刻还阳,就是给唐僧制造厄难。
    而在《第九回:袁守诚妙算无私曲、老龙王拙计犯天条》这回中,贞观十三年,泾河龙王和袁守诚打赌,私改玉帝旨意被杀,其鬼魂怨唐太宗不救其命,将唐太宗之魂纠缠至阴司。又遇唐太宗父亲李渊、被其杀死的兄弟建成、元吉纠缠。幸有崔判官唤一青面獠牙鬼使,喝退了建成、元吉,太宗方得脱身而去。生死簿上唐太宗大限已到,崔判官却因人情徇私,又给唐太宗添寿命二十年。其寿命何来?就是夺其妹李玉英的。唐太宗再生之时,即其妹枉死之时。又过着枉死城中,有无数的冤魂。尽都是六十四处烟尘的叛贼,七十二处草寇的魂灵,挡住了唐太宗之来路。幸亏崔判官作保,借得河南相老儿的金银一库,买转鬼魂,方得前行。作为和阴司的交换条件,唐太宗回到阳间后,崔判官告诉他要“千万作一场水陆大会,超度那无主的孤魂。”
    太宗还阳之后,又传旨赦天下罪人,又查狱中重犯。时有审官将刑部绞斩罪人,查有四百余名呈上。太宗放赦回家,拜辞父母兄弟,托产与亲戚子侄,明年今日赴曹,仍领应得之罪。众犯谢恩而退。又出恤孤榜文,又查宫中老幼彩女共有三千人,出旨配军。自此,内外俱善。唐太宗做这些事,只因在阴司中六道轮回之所,判官曾道:“陛下明心见性,是必记了,传与阳间人知。这唤做六道轮回:行善的升化仙道,尽忠的超生贵道,行孝的再生福道,公平的还生人道,积德的转生富道,恶毒的沉沦鬼道。”
    只是唐太宗还钱那相良不敢要,又牵出建相国寺事。建相国寺又牵出唐太宗出榜招僧修建水陆大会事。《西游记》第九回云:“唐王传旨,着太史丞傅奕选举高僧,修建佛事。傅奕闻旨,即上疏止浮图,以言无佛。表曰:
  西域之法,无君臣父子,以三途六道,蒙诱愚蠢,追既往之罪,窥将来之福,口诵梵言,以图偷免。且生死寿夭,本诸自然;刑德威福,系之人主。今闻俗徒矫托,皆云由佛。自五帝三王,未有佛法,君明臣忠,年祚长久。至汉明帝始立胡神,然惟西域桑门,自传其教,实乃夷犯中国,不足为信。
  太宗闻言,遂将此表掷付群臣议之。时有宰相萧瑀,出班俯囟奏曰:‘佛法兴自屡朝,弘善遏恶,冥助国家,理无废弃。佛,圣人也。非圣者无法,请置严刑。’傅奕与萧瑀论辨,言礼本于事亲事君,而佛背亲出家,以匹夫抗天子,以继体悖所亲,萧瑀不生于空桑,乃遵无父之教,正所谓非孝者无亲。萧瑀但合掌曰:‘地狱之设,正为是人。’太宗召太仆卿张道源、中书令张士衡,问佛事营福,其应何如。二臣对曰:‘佛在清净仁恕,果正佛空。周武帝以三教分次:大慧禅师有赞幽远,历众供养而无不显;五祖投胎,达摩现象。自古以来,皆云三教至尊而不可毁,不可废。伏乞陛下圣鉴明裁。’太宗甚喜道:‘卿之言合理。再有所陈者,罪之。’遂着魏征与萧瑀、张道源,邀请诸佛,选举一名有大德行者作坛主,设建道场,众皆顿首谢恩而退。自此时出了法律:但有毁僧谤佛者,断其臂。”
    傅奕实有其人,《旧唐书•傅奕传》载:“傅奕,相州邺人也。尤晓天文历数。 高祖为扶风太守,深礼之。及践祚,召拜太史丞。太史令庾俭以其父质在隋言占候忤炀帝意,竟死狱中,遂惩其事,又耻以数术进,乃荐奕自代,遂迁太史令。奕既与俭同列,数排毁俭,而俭不之恨,时人多俭仁厚而称奕之率直。奕所奏天文密状,屡会上旨,置参旗、井钺等十二军之号,奕所定也。武德三年,进漏刻新法,遂行于时。
    七年,奕上疏请除去释教,曰:‘佛在西域,言妖路远,汉译胡书,恣其假托。故使不忠不孝,削发而揖君亲;游手游食,易服以逃租赋。演其妖书,述其邪法,伪启三涂,谬张六道,恐吓愚夫,诈欺庸品。凡百黎庶,通识者稀,不察根源,信其矫诈。乃追即往之罪,虚规将来之褊。布施一钱,希万倍之报;持斋一日,冀百日之粮。遂使愚迷,妄求功德,不惮科禁,轻犯宪章。其有造作恶逆,身坠刑网,方乃狱中礼佛,口诵佛经,昼夜忘疲,规免其罪。且生死寿夭,由于自然;刑德威福,关之人主。乃谓贫富贵贱,功业所招,而愚僧矫诈,皆云由佛。窃人主之权,擅造化之力,其为害政,良可悲矣! ……今之僧尼,请令匹配,即成十万馀户,产育男女,十年长养,一纪教训,自然益国,可以足兵。四海免蚕食之殃,百姓知威福所在,则妖惑之风自革,淳朴之化还兴。’
    临终戒其子曰:‘老、庄玄一之篇,周、孔《六经》之说,是为名教,汝宜习之。妖胡乱华,举时皆惑,唯独窃叹,众不我从,悲夫!汝等勿学也。古人裸葬,汝宜行之。’奕生平遇患,未尝请医服药,虽究阴阳数术之书,而并不之信。又尝醉卧,蹶然起曰:‘吾其死矣!’因自为墓志曰:‘傅奕,青山白云人也。因酒醉死,呜呼哀哉!’其纵达皆此类。”
    傅奕(555年~639年) 唐初学者。唐相州邺(今河南安阳)人。隋开皇中,以仪曹事汉王谅。唐武德初,拜太史丞,迁太史令。进《刻漏新法》行于时。他反佛颇力,武德四年(621年)六月,上奏《请废佛法表》云:“窃闻八十老父,击壤而歌;十五少童,鼓腹为乐。耕能让畔,路不拾遗。孝子承家,忠臣满国。庠序成林,墨翟、耿恭之俦,相来羽翊。乃有守道含德,无欲无求。宠辱若惊,职参朝位。当此之时,共遵李、孔之教,而无胡佛故也、、、、、、定天门之开阖,更新宝位,通万物之逵否,再育黔黎,布李老无为之风,而民自化;执孔子爱敬之礼,而天下孝慈”。
而《西游记》中傅奕萧瑀之争,实发生于唐高祖武德九年(624年),《资治通鉴》载:“(武德九年)戊寅,太史令傅奕上疏请除佛法曰:‘佛在西域,言妖路远;汉译胡书,恣其假托。使不忠不孝削发而揖君亲,游手游食易服以逃租赋。伪启三涂,谬张六道,恐愒愚夫,诈欺庸品。乃追忏既往之罪,虚规将来之福;布施万钱,希万倍之报,持斋一日,冀百日之粮。遂使愚迷,妄求功德,不惮科禁,轻犯宪章;有造为恶逆,身坠刑网,方乃狱中礼佛,规免其罪。且生死寿夭,由于自然;刑德威福,关之人主;贫富贵贱,功业所招;而愚僧矫诈,皆云由佛。窃人主之权,擅造化之力,其为害政,良可悲矣!
降自羲、农,至于有汉,皆无佛法,君明臣忠,祚长年久。汉明帝始立胡神,西域桑门自传其法。西晋以上,国有严科,不许中国之人辄行髡发之事。洎于苻、石,羌、胡乱华,主庸臣佞,政虐祚短,梁武、齐襄,足为明镜。今天下僧尼,数盈十万,剪刻缯彩,装束泥人,竞为厌魅,迷惑万姓。请令匹配,即成十万馀户,产育男女,十年长养,一纪教训,可以足兵。四海免蚕食之殃,百姓知威福所在,则妖惑之风自革,淳朴之化还兴。窃见齐朝章仇子佗表言:‘僧尼徒众,糜损国家,寺塔奢侈,虚费金帛。’为诸僧附会宰相,对朝谗毁,诸尼依托妃、主,潜行谤讟,子佗竟被囚执,刑于都市。及周武平齐,制封其墓。臣虽不敏,窃慕其踪。’
  上诏百官议其事,唯太仆卿张道源称奕言合理。萧瑀曰:‘佛,圣人也,而奕非之;非圣人者无法,当治其罪。’奕曰:‘人之大伦,莫如君父。佛以世嫡而叛其父,以匹夫而抗天子。萧瑀不生于空桑,乃遵无父之教。非孝者无亲,瑀之谓矣!’瑀不能对,但合手曰:‘地狱之设,正为是人!’
  上亦恶沙门、道士苟避征徭,不守戒律,皆如奕言。又寺观邻接廛邸,混杂屠沽。辛巳,下诏命有司沙汰天下僧、尼、道士、女冠,其精勤练行者,迁居大寺观,给其衣食,无令阙乏。庸猥粗秽者,悉令罢道,勒还乡里。京师留寺三所,观二所,诸州各留一所,馀皆罢之。
  傅奕性谨密,既职在占候,杜绝交游,所奏灾异,悉焚其稿,人无知者。”
    唐太宗也是比较信任傅奕的,傅奕曾于玄武门之变前,曾密奏唐高祖:“太白见秦分,秦王当有天下。”唐太宗临朝,曾问傅奕:“佛道玄妙,圣迹可师,且报应显然,屡有征验,卿独不悟其理,何也?”傅奕道:“佛是胡中桀黠,欺诳夷狄,初止西域,渐流中国。遵尚其教,皆是邪僻小人,模写庄、老玄言,文饰妖幻之教耳。于百姓无补,于国家有害。”唐太宗听了,深以为然,其在位时一直限制佛教的发展。
    《资治通鉴》另载傅奕数事:“有僧自西域来,善咒术,能令人立死,复咒之使苏。上择飞骑中壮者试之,皆如其言;以告奕,奕曰:‘此邪术也。臣闻邪不干正,请使咒臣,必不能行。’上命僧咒奕,奕初无所觉,须臾,僧忽僵仆,若为物所击,遂不复苏。又有婆罗门僧,言得佛齿,所击前无坚物。长安士女辐凑如市。奕时卧疾,谓其子曰:‘吾闻有金刚石者,性至坚,物莫能伤,唯羚羊角能破之,汝往试焉。’其子往见佛齿,出角叩之,应手而碎,观者乃止。奕临终,戒其子无得学佛书,时年八十五。又集魏、晋以来驳佛教者为《高识传》十卷,行于世。”显然是一位思想倾向于儒道的学者。而其去世的时间,也正是贞观十三年。
    魏征、萧瑀、张道源这三位朝臣,选得一名有德行的高僧。你道他是谁人——就是释迦牟尼佛的二弟子金蝉子。因为无心听讲,被罚“转托尘凡苦受磨,降生世俗遭罗网。投胎落地就逢凶,未出之前临恶 党。父是海州陈状元,外公总管当朝长。出身命犯落江星,顺水随波逐浪泱。海岛金山有大缘,迁安和尚将他养。年方十八认亲娘,特赴京都求外长。总管开山调大军,洪州剿寇诛凶党。状元光蕊脱天罗,子父相逢堪贺奖。复谒当今受主恩,凌烟阁上贤名响。恩官不受愿为僧,洪福沙门将道访。小字江流古佛儿,法名唤做陈玄奘。”
    于是唐太宗就赐玄奘为众僧之首:左僧纲、右僧纲、天下大阐都僧纲之职。并让他前赴化生寺,择定吉日良时,开演经法。
    接下来,观音菩萨该上场了。他将一件锦蝠异宝袈裟、九环锡杖通过高价叫卖然后无偿转赠的方式,让唐太宗送给了玄奘。又在玄奘念一会《受生度亡经》,谈一会《安邦天宝篆》,又宣一会《劝修功卷》,超度亡魂之时。这菩萨近前来,拍着宝台厉声高叫道:“那和尚,你只会谈小乘教法,可会谈大乘么?”玄奘闻言,心中大喜,翻身跳下台来,对菩萨起手道:“老师父,弟子失瞻,多罪。见前的盖众僧人,都讲的是小乘教法,却不知大乘教法如何。”菩萨道:“你这小乘教法,度不得亡者超升,只可浑俗和光而已。我有大乘佛法三藏,能超亡者升天,能度难人脱苦,能修无量寿身,能作无来无去。”
    这只是个引子,所要钓的大鱼在后面呢。
  正讲处,有那司香巡堂官急奏唐王道:“法师正讲谈妙法,被两个疥癞游僧,扯下来乱说胡话。”王令擒来,只见许多人将二僧推拥进后法堂。见了太宗,那僧人手也不起,拜也不拜,仰面道:“陛下问我何事?”唐王却认得他,道:“你是前日送袈裟的和尚?”菩萨道:“正是。”太宗道:“你既来此处听讲,只该吃些斋便了,为何与我法师乱讲,扰乱经堂,误我佛事?”菩萨道:“你那法师讲的是小乘教法,度不得亡者升天。我有大乘佛法三藏,可以度亡脱苦,寿身无坏。”太宗正色喜问道:“你那大乘佛法,在于何处?”菩萨道:“在大西天天竺国大雷音寺我佛如来处,能解百冤之结,能消无妄之灾。”太宗道:“你可记得么?”菩萨道:“我记得。”太宗大喜道:“教法师引去,请上台开讲。”
  那菩萨带了木叉,飞上高台,遂踏祥云,直至九霄,现出救苦原身,托了净瓶杨柳。左边是木叉惠岸,执着棍,抖擞精神。喜的个唐王朝天礼拜,众文武跪地焚香,满寺中僧尼道俗,士人工贾,无一人不拜祷道:“好菩萨,好菩萨!”
    那菩萨祥云渐远,霎时间不见了金光。经没有讲,只见那半空中,滴溜溜落下一张简帖,上有几句颂子,写得明白。颂曰:
  礼上大唐君,西方有妙文。程途十万八千里,大乘进殷勤。
  此经回上国,能超鬼出群。若有肯去者,求正果金身。
    果然,大鱼上钩了。
  太宗见了颂子,即命众僧:“且收胜会,待我差人取得大乘经来,再秉丹诚,重修善果。”众官无不遵依。当时在寺中问曰:“谁肯领朕旨意,上西天拜佛求经?”问不了,旁边闪过法师,帝前施礼道:“贫僧不才,愿效犬马之劳,与陛下求取真经,祈保我王江山永固。”唐王大喜,上前将御手扶起道:“法师果能尽此忠贤,不怕程途遥远,跋涉山川,朕情愿与你拜为兄弟。”玄奘顿首谢恩。唐王果是十分贤德,就去那寺里佛前,与玄奘拜了四拜,口称“御弟圣僧”。玄奘感谢不尽道:“陛下,贫僧有何德何能,敢蒙天恩眷顾如此?我这一去,定要捐躯努力,直至西天。如不到西天,不得真经,即死也不敢回国,永堕沉沦地狱。”随在佛前拈香,以此为誓。唐王甚喜,即命回銮,待选良利日辰,发牒出行,遂此驾回各散。
    《西游记》中,玄奘西去取经的这一年,就是贞观十三年。他时年三十岁。
    事实上,贞观十三年,玄奘已西去取经十年。玄奘于贞观二年(628年)冬离开长安西行,时年29岁。
    在真实的贞观十三年,据《资治通鉴》载,唐太宗曾做过这些重要的事情:
    一,加封功臣:戊午,加左仆射房玄龄太子少师。二月,庚辰,以光禄大夫尉迟敬德为鄜州都督。
    二,加强政审:戊戌,尚书奏:“近世掖庭之选,或微贱之族,礼训蔑闻;或刑戮之家,忧怨所积。请自今后宫及东宫内职有阙,皆选良家有才行者充,以礼聘纳;其没官口及素微贱之人,皆不得补用。”上从之。
    三,集中权力:上既诏宗室群臣袭封刺史,左庶子于志宁以为古今事殊,恐非久安之道,上疏争之。侍御史马周亦上疏,以为:“尧、舜之父,犹有硃、均之子。倘有孩童嗣职,万一骄愚,兆庶被其殃而国家受其败。正欲绝之也,则子文之治犹在;正欲留之也,而栾黡之恶已彰。与其毒害于见存之百姓,则宁使割恩于已亡之一臣,明矣。然则向所谓爱之者,乃适所以伤之也。臣谓宜赋以茅土,畴其户邑,必有材行,随器授官,使其人得奉大恩而子孙终其福禄。”
  会司空、赵州刺史长孙无忌等皆不愿之国,上表固让,称:“承恩以来,形影相吊,若履春冰;宗戚忧虞,如置汤火。缅惟三代封建,盖由力不能制,因而利之,礼乐节文,多非己出。两汉罢侯置守,蠲除曩弊,深协事宜,今因臣等,复有变更,恐紊圣朝纲纪;且后世愚幼不肖之嗣,或抵冒邦宪,自取诛夷,更因延世之赏,致成剿绝之祸,良可哀愍。愿停涣汗之旨,赐其性命之恩。”无忌又因子妇长乐公主固请于上,且言:“臣披荆棘事陛下,今海内宁一,奈何弃之外州,与迁徙何异!”上曰:“割地以封功臣,古今通义,意欲公之后嗣,辅朕子孙,共传永久;而公等乃复发言怨望,朕岂强公等以茅土邪!”庚子,诏停世封刺史。
    四,分化怀柔藩国:己丑,吐谷浑王诺曷钵来朝,以宗女为弘化公主,妻之。七月,庚戌,诏右武候大将军、化州都督、怀化郡王李思摩为乙弥泥孰俟利苾可汗,赐之鼓纛;突厥及胡在诸州安置者,并令渡河,还其旧部,俾世作籓屏,长保边塞。突厥咸惮薛延陀,不肯出塞。上遣司农卿郭嗣本赐薛延陀玺书,言“颉利既败,其部落咸来归化,我略其旧过,嘉其后善,待其达官皆如吾百寮、部落皆如吾百姓。中国贵尚礼义,不灭人国,前破突厥,止为颉利一人为百姓害,实不贪其土地,利其人畜,恒欲更立可汗,故置所降部落于河南,任其畜牧。今户口蕃滋,吾心甚喜。既许立之,不可失信。秋中将遣突厥渡河,复其故国。尔薛延陀受册在前,突厥受册在后,后者为小,前者为大。尔在碛北,突厥在碛南,各守土疆,镇抚部落。其逾分故相抄掠,我则发兵,各问其罪。”薛延陀奉诏。于是遣思摩帅所部建牙于河北,上御齐政殿饯之,思摩涕泣,奉觞上寿曰:“奴等破亡之馀,分为灰壤,陛下存其骸骨,复立为可汗,愿万世子孙恒事陛下。”又遣礼部尚书赵郡王孝恭等赍册书,就其种落,筑坛于河上而立之。上谓侍臣曰:“中国,根幹也;四夷,枝叶也;割根幹以奉枝叶,木安得滋荣!朕不用魏征言,几致狼狈。”又以左屯卫将军阿史那忠为左贤王,左武卫将军阿史那泥熟为右贤王。忠,苏尼失之子也,上遇之甚厚,妻以宗女;及出塞,怀慕中国,见使者必泣涕请入侍;诏许之。
    五,开疆拓土:高昌王麹文泰多遏绝西域朝贡,伊吾先臣西突厥,既而内属,文泰与西突厥共击之。上下书切责,征其大臣阿史那矩,欲与议事,文泰不遣,遣其长史麹雍来谢罪。颉利之亡也,中国人在突厥者或奔高昌,诏文泰归之,文泰蔽匿不遣。又与西突厥共击破焉耆,焉耆诉之。上遣虞部郎中李道裕往问状,且谓其使者曰:“高昌数年以来,朝贡脱略,无籓臣礼,所置官号,皆准天朝,筑城掘沟,预备攻讨。我使者至彼,文泰语之云:‘鹰飞于天,雉伏于蒿,猫游于堂,鼠噍于穴,各得其所,岂不能自生邪!’又遣使谓薛延陀云:‘既为可汗,则与天子匹敌,何为拜其使者!’事人无礼,又间邻国,为恶不诛,善何以劝!明年当发兵击汝。”三月,薛延陀可汗遣使上言:“奴受恩思报,请发所部为军导以击高昌。”上遣民部尚书唐俭、右领军大将军执失思力赍缯帛赐薛延陀,与谋进取。戊辰,上犹冀高昌王文泰悔过,复下玺书,示以祸福,征之入朝;文泰竟称疾不至。十二月,壬申,遣交河行军大总管、吏部尚书侯君集,副总管兼左屯卫大将军薛万均等将兵击之。(次年灭之,置安西都护府)。
   六,察纳忠言:五月,旱。甲寅,诏五品以上上封事。魏征上疏,以为:“陛下志业,比贞观之初,渐不克终者凡十条。”其间一条以为:“顷年以来,轻用民力。乃云:‘百姓无事则骄逸,劳役则易使。’自古未有因百姓逸而败、劳而安者也。此恐非兴邦之至言。”上深加奖叹,云:“已列诸屏障,朝夕瞻仰,并录付史官。”仍赐征黄金十斤。厩马二匹。
    所以,真实的贞观十三年,唐太宗尚能任贤臣纳忠言,志向高远。戈直评其云:“至于后世之君,莫不列之讲读,形之论议,景仰而效法焉。夫二帝三王之事尚矣,两汉之贤君六七作,何贞观之政独赫然耳目之间哉?”“夫太宗之於正心修身之道,齐家明伦之方,诚有愧於二帝三王之事矣。然其屈己而纳谏,任贤而使能,恭俭而节用,宽厚而爱民,亦三代而下,绝无而仅有者也。后之人君,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岂不交有所益乎!”“禹以本固邦宁为难,汤以时沈克终为难,太宗身兼创业、守成之事,不以其已能者自满,而以其未能者为惧,其致贞观之治也哉!”
    《旧唐书》评其云:“臣观文皇帝发迹多奇,聪明神武。拔人物则不私于党,负志业则咸尽其才。所以屈突、尉迟,由仇敌而愿倾心膂;马周、刘洎,自疏远而卒委钧衡。终平泰阶,谅由斯道。尝试论之:础润云兴,虫鸣螽跃。虽尧、舜之圣,不能用檮杌、穷奇而治平;伊、吕之贤,不能为夏桀、殷辛而昌盛。君臣之际,遭遇斯难,以至抉目剖心,虫流筋擢,良由遭值之异也。以房、魏之智,不逾于丘、轲,遂能尊主庇民者,遭时也。况周发、周成之世袭,我有遗妍;较汉文、汉武之恢弘,彼多惭德。迹其听断不惑,从善如流,千载可称,一人而已!”       窥一斑而知全豹,观贞观十三年唐太宗所为之事比较得当,其评唐太宗还算得当。
    而在《西游记》中,玄奘转生和取经竟同在贞观十三年,作者的失误吗?非也!
    《金刚经》云:“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古有黄粱一梦的故事,说的是有一位姓卢的书生,路途中遇见神仙。他困了,神仙给了他一个枕头。他入梦后,娶美女,做高官,立大功。后为人诬陷图谋不轨,几乎被杀。后贬官流放至驩州(今越南安城县)。数年,帝知冤,复追为中书令,封燕国公,恩旨殊异。其后子孙,皆有才器,高官厚禄。他自己再回官场,做宰相之类的高官五十余年,崇盛赫奕。性颇奢荡,甚好佚乐,后庭声色,皆第一绮丽,前后赐良田、甲第、佳人、名马,不可胜数。后年迈病死,醒来才知是梦,黄粱米饭睡时蒸上,醒来那黄粱米饭还没有熟哪。一梦醒来,数十年的身世浮沉,已然结束。
    所以贞观十三年就是玄奘的一梦,是他旧梦噩梦的结束,也是他新梦美梦的开始。而此年,也当是唐太宗恶念的结束,也就是其善念的开始。
 
[ 此帖被红尘一枝莲在2019-08-12 09:01重新编辑 ]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老万-98 离线

级别: 大学士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1382
卖家好评率:99.86%
买家信誉:38
买家好评率:100%
书店等级: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8-12
  

级别: 探花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293
卖家好评率:99.91%
买家信誉:151
买家好评率:100%
书店等级: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08-12
回 1楼(老万-98) 的帖子
多谢书友,
书芳 离线

级别: 会元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513
卖家好评率:100%
买家信誉:515
买家好评率:100%
书摊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08-12
    

级别: 探花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293
卖家好评率:99.91%
买家信誉:151
买家好评率:100%
书店等级: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08-12
回 3楼(书芳) 的帖子
谢谢书友。
许邢台 离线

级别: 榜眼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1143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08-12
  

级别: 探花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293
卖家好评率:99.91%
买家信誉:151
买家好评率:100%
书店等级: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08-13
回 5楼(许邢台) 的帖子
多谢书友。
描述
快速回复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回复后跳转到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