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4阅读
  • 1回复

级别: 举人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438
卖家好评率:100%
买家信誉:12
买家好评率:100%
书店等级: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倒序阅读   只看楼主     
楼主  发表于: 08-16
更多操作

蒋介石与胡适

  胡适,绝对是近代“大咖级”的牛人,早年就读于康奈尔大学,在哥伦比亚大学获博士学位,回国后成为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倡导者之一,作为近现代中国知识分子的代表人物。当过北大文学院院长,北大校长,中华民国驻美大使,中央研究院院长等等。


  正如政治与文化从来都是泾渭分明,同时又难解难分,蒋介石与胡适的关系同样一望而知而又错综复杂。


  蒋介石与胡适的交集,始于1932年11月28日汉口初识,终于1962年2月24日胡适去世,长近30年之久。30年间,正值中国社会风云变幻之际,他们的关系不可避免地随着时局之巨变而呈现某种阶段性的变化。


  关于蒋介石对待胡适的态度,一直以来人们多认为,蒋介石对于胡适之平易,之恭敬,之尊重,堪称政治家谦卑之表率,足见知识分子地位之崇高。然而随着近年来蒋介石日记的解禁,人们惊诧不已地发现,原来蒋介石对于胡适竟然还有另一个视角,另一种评价,另一番态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胡适最早引起蒋介石注意,其实源于他对于国民党的批评。相识之前几年,胡适因为发表《人权与约法》一文,呼吁保障人权,对国民党出言不逊,甚至批评孙中山先生“知难行易”的学说,一时之间与国民党势同水火。为此,南京国民政府教育部还对胡适下达了“警告令”,胡适也因此被迫辞去上海中国公学校长之职。面对党内近乎一边倒的舆论攻势,蒋介石却反其道而行之,于1931年任命胡适为财政委员会委员。虽然胡适后来没有就任,但是由此开启了与蒋介石相识与交往的大门,二人之间也度过了一段“蜜月期”。


  “九一八事变”爆发后,胡适主张妥协退让,幻想通过外交努力获得国联的同情与支持,进而依靠欧美势力收复失地。这一观点与蒋介石不谋而合,此后国民党消极抗战,很大程度上正源于此一心理。然而国联的表现令国人大失所望,“卢沟桥事变”的爆发更是彻底浇灭了蒋介石和胡适的幻想。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当月中旬,蒋介石邀请胡适参加“庐山谈话会”,同年8月又聘之为“国防参政会”参议员,不久委派胡适为驻美大使,二人对于日本的态度也从妥协退让同步调整为正面抗争。胡适因为蒋介石的礼遇,不仅抛弃了“不谈政治”的诺言,而且将“不入政界”的承诺抛之脑后。


  蒋介石与胡适矛盾的激化,当数国民党退守台湾之后,双方政治观点大相径庭。1951年至1952年间,身在美国的胡适曾三次致信蒋介石,规劝他辞去国民党总裁,听任“国民党自由分化,分成几个独立的新政党”。蒋介石对此大为光火,但是慑于胡适在美国的影响力,遂表面上表示理解,实际上毫不让步。胡适还追求言论自由,把自己支持的《自由中国》杂志作为争取言论自由的阵地,主张保留对蒋氏父子、三民主义、五权宪法的批判自由。此外,胡适为了维护学术独立,力主“中央研究院”独立于政治之外,曾就院长人选问题与蒋介石针锋相对,并因此于1958年年底回到台湾。此后三年,可谓胡适人生中最为暗淡的岁月。他与蒋介石之间的政治分歧逐步公开化,达到了水火不容的程度。1961年年底,二人的关系彻底破裂。


  当然,蒋介石毕竟是一位政治家,他对胡适的愤怒并没有公开化,素来尊崇“一日三省吾身”之儒家规范的他,选择了日记这一最为简单的方式记录自己的“心路历程”。1958年4月10日,胡适就任“中央研究院”院长,蒋介石在当晚的日记中“敞开心扉”,痛骂胡适“心理病态已深,不久于人世”,两天后继续骂他“狭小妒忌”。此后至胡适离世的近4年间,蒋介石日记中涉及胡适的内容,多有谩骂如影随形,诸如“其人格等于野犬之狂吠”之类比比皆是,甚至视之为“最无品格之文化买办”,斥之为“为害国家,为害民族文化之蟊贼”。1962年2月24日胡适去世,蒋介石赠挽联一副:“新文化中旧道德的楷模,旧伦理中新思想的师表。”这番评价不可谓不高,然而他在当天的日记却写道:“晚,闻胡适心脏病暴卒。”何谓“暴卒”?贬义也!可见蒋介石对胡适厌恶之深。


  如果非要问蒋介石究竟是尊敬胡适还是讨厌胡适,不妨一言以蔽之:始于尊敬,终于厌恶;尊敬流于表面,讨厌深埋心中。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13
卖家好评率:100%
买家信誉:7
买家好评率:100%
书店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8-16
    
描述
快速回复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回复后跳转到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