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15阅读
  • 7回复
逢一进二 离线

级别: 大学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51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倒序阅读   只看楼主     
楼主  发表于: 09-14
更多操作

玩死曹雪芹,激活林黛玉

司马见异思不可能隔世落款于《汉书》,我们可以玩死因其祖曹寅而占有康熙时期三脂一靖四大原版的乾隆中期义重冒名的梦稿本后四十回狗尾续书人曹家“雪芹”。《石头记》楔子中的曹雪芹因无落款故不是人。康熈时期三脂一靖四大原版中无款非人的“吴玉峰”“曹雪芹”是吴带当风-曹衣出水的幽默人格化修辞形式或曰皮影道具或曰拟态作者,它们反映的是“总其全部”的第五回《红楼梦》判词判曲与七十九回完璧全部《石头记》小说的纲-目体裁转换(压缩ZIP与解压缩UNZIP)关系。
扬雄可隔世英雄救美人,我们可以激活林黛玉。典出成语“逝将去汝”的【代王‘逝’】指当前回即第四十二回正文林黛玉“好姐姐,你别说与别人,我已后再不说了”(网友林黛玉被版主薛宝钗禁言)。典出成语“逝将去汝”的庚辰本第四十二回回前总评中的【代王‘逝’】字样证明:宝黛爱情是一场闹剧而非悲剧。闹剧是没有80后结局的,它需要的是80前收场而非什么80后结局,第七十七回脂批称作散场终局

图片:当前表.png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逢一进二 离线

级别: 大学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51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9-14
一、玩死曹雪芹——司马见异思不可能隔世落款于《汉书》
第七十五回 开夜宴异兆发悲音 赏中秋新词得佳谶
【庚辰: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五月初七日[以己卯本为底本参考梦稿本补抄]对清[康熈庚辰(1700年)本后九回]。缺中秋诗,俟“雪芹”——
  □□□开夜宴,发悲音。□□□赏中秋,得佳谶】

(按:庚辰本前七十回字等多缺末笔而后九回清一色地字等不缺末笔,前七十回与后九回泾渭分明,故知所谓【对清】就是对清庚辰本后九回,是后九回重抄、补抄对清。后九回中,第七十八回正文和第七十五回回前单页题记的“隆”字均异体作“”且笔法一致。康熈庚辰本十回一个【定本】,该版本传播到乾隆中期,最后一个定本可能遗失了故进行了重抄。【对清】与己卯本(脂批)、梦稿本(正文)相关。对清之时,梦稿本已经抄出了前八十回。庚辰本后九回字迹与富察·明义《绿烟琐窗集》钞本一致,故知补抄对清者为明义。从明义《和晴村(题绿烟琐窗集)韵》可知,明义年长于晴村(庆霖)。经考证,庆霖生于乾隆二年(1737),所以明义的生年当不晚于乾隆二年。明义又于1814年以琅环山樵为名创作了《补红楼梦》,于1817年以千山试魁为名抄有《红楼梦诗词选》,享年80岁以上。司马见异思不可能隔世落款于《汉书》,由此我们鉴定庚辰本前七十回原抄于康熙时期,后九回补抄对清于乾隆中期,此可闪击以曹学胡说和雍乾时期成书胡说者蔡义江为代表的伪尊脂派。富察·明义不可能穿越到民国隔世伪造庚辰本,此可闪击以曲沐、欧阳健为代表的反脂派。人脑鉴定庚辰本的成本时间,并进一步用电脑隔世猎捕庚辰本后九回的补抄手,目的是闪击伪尊脂派,并进一步闪击反脂派。
解经以理,校字如仇。明代夏兆昌编纂,蒋源镌刻,天启四年(1624年)石印本《书史纪原》上钤“楝亭曹氏藏书”印章是曹寅藏书章,但卷末雪芹校字题记则是列藏本漂亮行书部分的分抄抄手手迹,所校《书史纪原》刻本书法风格为梦觉主人敦诚“甲辰”本原抄手所习得。“雪芹”因《红楼梦》小说中“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之“增删”(被理解为“修改”)而来,意思是校字者或像曹雪芹一样的校字者,并非曹家“雪芹”落款。《石头记》楔子中的曹雪芹与吴玉峰一样无款非人,梦稿本续书第一百二十回中的曹雪芹则是曹家“雪芹”冒名,而《书史纪原》卷末雪芹校字之“雪芹”,则是冒名之冒名。
“甲戌”本收藏者刘铨福的后人刘博琴先生处至今还收藏有一方雪芹印章,乃赝品。“甲戌”是辗转多人才到刘铨福手中的,雪芹也不过是续书人的一个续书性绰号而已。2009年,上海嘉泰拍卖有限公司于秋季艺术品拍卖会古籍善本专场拍卖了一部康熈四十五年曹寅在扬州使院刊刻的《法书考》,书中钤有“曹霑私印(白)”“芹圃(朱)”“时于此种后少佳趣(朱)”“楝亭藏书(朱)”“甲子丙寅韩德钧夫妇两度携书避难记(白)”多方印章和收藏者的题识,乃赝品标记,“楝亭藏书(朱)”与“楝亭曹氏藏书”真钤不合。
from基于原书(【雪芹者“东鲁孔”梅溪旧有“《风月宝鉴》”之书】即《石头记》前十六回)APPE追加内在续书(【[后文]“《十二钗》”之书】即《石头记》后六十三回),曰“后因曹雪芹”(楔子正文中的“雪芹”乃动宾短语意为昭传“或情或痴,或小才微善”的“几个异样女子”,“曹”意为曹衣乃是与吴带相对而言的绘画术语,人格化的“吴玉峰”“曹雪芹”皆无款非人),此是康熈时期事;from基于原著(七十九回完璧全部《石头记》)APPE追加外在续书(百二十回《红楼梦》后四十回,梦稿本),曰“果然有个悼红轩曹雪芹先生”,此是乾隆中期事。康、乾因“因”、“果”而有天壤之别:原著中的“曹雪芹”有定性弱无定性强,外在续书中的“曹雪芹”有定性强无定性弱。
【乾隆二十一年】是雍乾时期成书胡说名副其实的死穴,也是科学红学作者论、文本论、读者论(版本学)三论立论的学术硬通货。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第七十五回属于【庚辰秋月定本】。若庚辰是指乾隆庚辰1760年,则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五月初七日对清时,无论庚辰本是对清的对象还是对清的工具(甚或两者皆不是),作为记录的载体——庚辰本都还没有出世呢。故知:【庚辰秋月定本】之庚辰只可能是康熈庚辰1700年,而不可能是存在【对清】后眼悖论,令司马见异思隔世落款于《汉书》的乾隆庚辰1760年。此可一步到位鉴定庚辰本成书且成本于康熈时期。因此,正文和脂批中不可能有一星半点的涉雍涉乾内容。
庚辰本第七十五回回前单页富察·明义题记不仅将康、乾区别了开来,也将二者联系了起来。它既解决了版本成本时间问题,也解决了原版版本传播学问题。康熈时期三脂一靖四大原版在曹家作封闭传播。这个封闭传播期有四十多年,若超过六十年,我们须另寻其他办法来确定庚辰本的成本时间。
庚辰本前七十回由宗室成员讷尔库抄于康熙年间(1701年起抄1701年抄成),后九回由外戚成员富察·明义补抄对清于乾隆年间(1756年)。庚辰本后九回的重抄对清是乾隆年间(1756年附近)对康熈年间(1700年附近)版本进行修复的行为,故曰【乾隆二十一年五月初七日】是狗尾续书人续书起点时间胎记,而非原著版本制作终点时间标记。
七十九回《石头记》中中药方剂名称全部出自康熈时期及之前。而续书中第八十三回则出现了只有徐大椿(16931771)《医略六书》才开始有的“(加减)黑逍遥(散)”(本方乃《局方》逍遥散加熟地或生地而成),此可证明《红楼梦》后四十回不可能作于康熈时期。续书并非是原著的一部分,两者不是“一个整体”。黑逍遥又见《四明医案》,清·高鼓峰撰,刊于1725年。作者长期行医浙中,治病多效验。本书仅辑录生平所治疑难病证28例,颇多独到的临床见解。本书收入《医宗己任篇》。《医宗己任篇》系集高鼓峰之《四明心法》、《四明医案》、吕用晦之《东庄医案》及董废翁之《西塘感证》四种而成。因此《医宗己任篇》必作于乾隆时期。
庚辰本第七十五回回前单页富察·明义题记中的时间【乾隆二十一年】即1756年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敏感时点。如果这个时间过迟,迟于乾隆庚辰1760年,我们就无法据此判定庚辰本(前七十回)成本于康熈时期(所谓庚辰乃康熈庚辰1700年)。如果这个时间过早,早于康熈时期三脂一靖四大原版的版本赍书人玉蓝坡雍正时期大学士张廷玉(1672-1755)的卒年1755年,我们就无法据此判定乾隆中期“义重冒[]”的梦稿本狗尾续书人曹天佑(1715-1764)是欺世盗名者,顶多只能说他是一个幽默之幽默者。通过梦稿本前八十回拙劣的续书人改文,我们可以推知其卑劣的人格。“甲戌”本凡例页开头、第十三回回前总评页和靖藏本第一册封面下长方形字条上的落款当均为续书人曹家“雪芹”撕去,这些地方有钤印标示版权。
【乾隆二十一年】另一个用处是判定乾隆中期曹家店四大盗版的成本时间。三脂一靖四大原版成本于康熈时期。庚辰本后九回以己卯本为底本梦稿本为参本补抄对清于乾隆二十一年,故知曹家“雪芹”亲笔的梦稿本前八十回即抄袭删改自原著的部分必抄成于乾隆二十一年五月初七日之前。梦觉主人敦诚“甲辰”本以“甲戌”本为底本梦稿本为参本,梦稿本前八十回海量删改形成“甲辰”本海量脱文并为程高本所沿袭,故知“甲辰”本必成本于梦稿本前八十回抄成之后即1756年之后。以靖藏本为底本己卯本为参本的“俟雪芹”富察·明义蒙府本没有使用过梦稿本,信息独立性强,更多地保留了原著文本的信息,抄成于1756年之前。“俟雪芹”富察·明义是蒙府本组织抄写者,【俟】字可有效解释蒙府本不同于其他盗版脂本,而先抄于曹家“雪芹”梦稿本。以己卯本为底本靖藏本为参本的“罥烟主人”敦敏列藏本和梦觉主人敦诚“甲辰”本均或少或多地使用了梦稿本。“甲辰”本与诸盗版脂本相比唯一的出色之处,就是它在第六十四回第六十七回采用了原著文本,两回可代原版。总体来讲,四大盗版的抄写时间都在1756年附近,时间差别不大。至曹家“雪芹”去世前一年的五年时间是其续书时间,乾隆中期后四十回续书的创作进度与康熈时期前七十九回原著的创作进度具有古典一致性)
[ 此帖被逢一进二在2019-09-14 16:49重新编辑 ]
逢一进二 离线

级别: 大学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51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09-14
二、激活林黛玉——扬雄可隔世英雄救美人
第一回
【甲戌眉批:雪芹[]旧有“《风月宝鉴》”之书,乃其弟棠村序也。今棠村已逝,余睹新怀旧,故仍因之。】(按:乾隆中期梦觉主人敦诚的“甲辰”本中有此批。
正文中的雪芹之“雪”为谓语动词,“雪芹”乃动宾短语意为昭传“或情或痴,或小才微善”的“几个异样女子”。“曹”意为曹衣乃绘画术语,与“吴玉峰”之吴带相对。“玉峰”典出宋代黄庭坚《次韵和台源诸篇九首之群玉峰》“洞天名籍知第几,洞口诸峰苍翠堆”指放春山遣香洞太虚幻境警幻仙姑贮普天之下所有的女子过去未来的簿册之处。康熈时期三脂一靖四大原版中无款非人的“吴玉峰”“曹雪芹”是吴带当风-曹衣出水的幽默人格化修辞形式或曰皮影道具或曰拟态作者,它们反映的是“总其全部”的第五回《红楼梦》判词判曲与七十九回完璧全部《石头记》小说的纲-目体裁转换(压缩ZIP与解压缩UNZIP)关系。《石头记》至第五回“总其全部”的《红楼梦》判词判曲,为吴带文本(纲),幽默人格化为“吴玉峰”。自第六回至第七十九回,为曹衣文本(目),幽默人格化为“曹雪芹”。吴带当风-曹衣出水在此是红内文本的体裁转换(压缩ZIP与解压缩UNZIP)关系,二者互为充分必要条件,可以进行循环论证,即“吴曹互证”。【雪芹者“东鲁孔”梅溪旧有“《风月宝鉴》”之书】(《石头记》前十六回)中,第六回至第十六回已经是曹衣文本了,故【雪芹者“东鲁孔”梅溪今作“《十二钗》”之书】(《石头记》后六十三回)追加章回的创作称“因曹”。翻译成英语,“因”字当译为follow而非because;相应地,“曹”字当译为Tsao tracing,即曹衣描。白居易《秦中吟/议婚》:红楼富家女,鑫缕绣罗襦。见人不敛手,娇痴二八初。《红楼梦》一名翻译成英语,应为:A Dream on Rich Girls,将其翻译为A Dream in Red MansionsDream of the Red Chamber,就说的是外语——外行话,而不是英语。“红楼”藏词修辞意为富家女。《红楼梦》感喟的是青春的消逝、岁月的蹉跎,即所谓【原春】。其“原”与黄宗羲(1610-1695)《明夷待访录》(1663年成书)《原君》《原臣》《原法》之“原”同义。《石头记》原著作书人【梅溪】张廷瓒(1655-17021688年始创此书时33岁已然半生,原稿奉旨批书人【脂砚斋】(情僧)高士奇(1645-1703)《贺新郎五首》“三十无成身渐老,岂吾生潦倒真如此”,与之心有戚戚焉。
芹系女子,脂砚是康熈南书房人,续者乃乾隆中期义重冒名的曹家“雪芹”。传统曹学因不知利用庚辰本第七十五回回前单页富察·明义题记中的【对清】后眼悖论鉴定庚辰本成本于康熈时期而骑着狗尾续书人找狗尾续书人,因违背形式逻辑不矛盾律而违背形式逻辑同一律。畸记中的【雪】字为非谓语动词,断取修辞格。芹系女子,但【雪芹[]】却是男子。【雪芹[]】藏代修辞格指儒教作书人梅溪即所谓“东鲁孔”梅溪——康熈时期三脂一靖四大原版的版本校书人“畸笏叟”康熈时期大学士张英(1637-1708)的长子张廷瓒(1655-1702)。
【雪芹者“东鲁孔”梅溪旧有“《风月宝鉴》”之书】指《石头记》前十六回,与头部和尾部皆不分部(半回)或不分回的【“今书”】【今作】【[后文]“《十二钗》”书】即《石头记》后六十三回构成一对马克思同因对偶辩证范畴。【雪芹者“东鲁孔”梅溪旧有“《风月宝鉴》”之书】是原书,【雪芹者“东鲁孔”梅溪今作“《十二钗》”之书】是内在续书,两者前后相继,合成七十九回《石头记》完璧原著。正文“因曹雪芹”之“因”乃续、沿袭意,第二十一回“作践《南华·庄子》因”之“因”与之同意。“因”字可充分证明【雪芹者“东鲁孔”梅溪今作“《十二钗》”之书】是内在续书——也就是说,“内在续书”这个概念并非虚设的概念。披阅十载(1688年至1697年)意为化用前人各种作品,增删五次意即形成自己作品,后继章回追加至原书的五倍,结果表达式为:16*5=80(回)。“披阅增删”不是版本校勘异文问题而是原稿创作章回问题,不可使用版本学方法去错位“解决”。须知,“披阅增删”是正文,正文不可能指涉版本,它是被“版本”的。它指涉的只可能是当前文本与超前文本的唯物化用关系和当前文本内部吴带-曹衣体裁转换辩证自化用关系。其中,当前文本对超前文本的化用相当于地球绕太阳公转,当前文本内部吴带-曹衣(幽默人格化修辞形式为吴玉峰-曹雪芹)辩证自化用相当于地球的自转。地球公转中太阳通过阿基米德浮力定律产生的“太阳风”(古称“易”)基于阿基米德杠杆原理为地球自转提供第一推动,是为雷元星先生《地球大揭秘》颠覆性的所谓“风吹地转说”,它通过简练的方法论全景式地深远地改变了人类的世界观。
【其弟】之弟通“悌”[tì],“其弟”藏词修辞指僚友,用典《礼记·曲礼》“僚友称其弟也”。藏词修辞形成的词“其弟”是典雅语体词,而“僚友”是书面语体词,“其弟”等于僚友但比“僚友”委婉。前辈作序,晚生作跋;论理基于伦理,悖论出自悖伦。读者读解它,应使用伦理反证法证伪“其弟”=他弟弟的望文生义贻笑大方荒唐理解。【棠村】即棠村相国梁清标(1620-1691)。
【仍因之】即虽不像预备版本己卯本、庚辰本中那样插入楔子,但仍保留棠村序言,于最后整理版暨待曹寅刻印而因其故终未刻印的“甲戌”本中康熈皇帝玄烨将其纳入御审后亲撰的凡例,故知此批为御题,【其弟】用语得体。【仍】字证明今传“甲戌”本是后起本。
梁清标《棠村词/·题张卣臣所藏画册》:“万顷澄江翻石。一叶渔舟,横吹中流笛。漠漠闲云汀草碧。高岩飞练悬千尺。惊起眠鸥涛欲立。囗写沧洲,道是龙眠笔。梦到五湖三亩宅。晨钟唤醒金门客。”张廷瓒《传恭堂集》卷二《上真定梁相国/其四》:“乐育群推大道尊,惭余两世荷春温。幸同苏轼依欧室,敢诧曾参在孔门。”序书人【棠村】梁清标与作书人【梅溪】张廷瓒(字卣臣)、康熈时期三脂一靖四大原版的版本校书人【畸笏叟】张英父子二人是有深交的。
今传“甲戌”本是四大原版中的最后整理版,它以名副其实的“甲戌”本——靖藏本为底本,两者版本格式一致。甲戌本和靖藏本第一回比其他诸本多(12*18*2=432字石变玉文,但靖藏本无棠村序两页。这说明棠村序两页是制作己卯本时开始追加的,这种追加造成的后果是己卯本、庚辰本石变玉文两页432字被删去,此增彼删。最后整理版的“甲戌”本康熈皇帝玄烨则将棠村序言纳入御审后亲撰的凡例,恢复了靖藏本石变玉文两页432字。)
第十七回
【己卯(庚辰)夹批:此回乃一部之纲绪,不得不细写,尤不可不细批注。盖后文《十二钗》书,出入来往之境方,不能错乱,观者亦如身临足到矣。今贾政虽进的是正门却行的是僻路,按此一大园,羊肠鸟道不止几百十条——穿东度西、临山过水,万勿以今日贾政所行之径,考其方向基址。故正殿反于末后写之,足见未由大道而往,乃逶迤转折而经也。】(按:指称《石头记》前十六回的“甲戌”本第一回畸记【[旧有]“《风月宝鉴》”之书】(原书)与指称《石头记》后六十三回的庚辰本第十七回脂批【[后文]“《十二钗》”书】(内在续书)是一对马克思同因对偶辩证范畴。两者前后相继,天衣无缝合成七十九回完璧全部《石头记》原著。与典出元代祝明《声律发蒙》清代车万育(1632-1705)《声律启蒙撮要》“千金骏马,两部鸣蛙”,半回称“部”,半部就是二分之一半回或四分之一回,【部】是最小的有形式标记的分析性计量单位相对,【书】是《石头记》原著最大的有形式标记的分析性计量单位。
《石头记》全书“第十七回”为【《十二钗》书】第一回。第十七回【《十二钗》书】在第二十八回称为【“今作”】,在第四十二回称为【“今书”】。
【境坊】之“坊”承“境”字缺笔“土”字旁而为“方”,这是书法避讳中的后避前情形。【境坊】断取自“与道人竟过一大石牌坊,上书四个大字,乃是‘太虚幻境’”,指大观园。因此,所谓【[后文]“《十二钗》”书】(内在续书),也就是《石头记》的大观园部分。【“《十二钗》”书】是全书的一部分即后半部分,而非全书。这种计量定位方式在用友电子表软件UFO中乃可变表计量方式。正文中,第二回“老姊妹四个”第六回“琏二奶奶”是全表计量,第八回“宝二爷”第十一回“中(通“仲”)靖侯”是可变表计量。第二十二回正文中“难道将来只有宝兄弟顶了你老人家上《五台山》不成”之《五台山》指的是《鲁智深醉闹五台山》,同样地,第十七回脂批中【后文“《十二钗》”书】之《十二钗》指的是《金陵十二钗》)
第二十八回
【甲戌(庚辰)侧批:不止阿凤圆谎,“今作”作者亦为圆谎了,看此数句则知矣。】(按:【“今作”】即第四十二回所谓【今书】、第十七回所谓【“《十二钗》”书】,乃首不分部(半回)、尾不分回的《石头记》后六十三回。与【雪芹者“东鲁孔”梅溪旧有“《风月宝鉴》”之书】即《石头记》前十六回相对。
凤姐调侃性说谎,宝玉却在其基础上添谎,这证明宝玉的那套药方是假方,至少君药是假。《本草纲目/介部/真珠》:“凡入药,不用首饰及见尸气者。以人乳浸三日,煮过如上捣研。一法,以绢袋盛,入豆腐腹中,煮一炷香,云不伤珠也。”)
第三十八回
【己卯(庚辰)夹批:看他忽用贾母数语,闲闲又补出此书之前似已有一部“《十二钗》的一般——令人遥忆不能一见,余则将欲补出“《枕霞阁中十二钗》”来,岂不又添一部新书?】(按:第一个“补”字为补叙。后一个为追加。这说明“《十二钗》”书对旧有“《风月宝鉴》”之书是章回追加关系(UFO命令:GAPP 6216+63=79和倍增关系16*5=80。第四十二回提及三十八回时,将“《十二钗》”书称为“今书”)
第四十二回
【庚辰:钗、玉名虽二个,人却一身,此幻笔也。“今书”至三十八回时已过三分之一有馀,故写是回使二人合而为一。请看“代王‘逝’”后宝钗之文字,便知余言不谬矣。】
(按:起抄于1701年并终抄于1701年的庚辰本包括第四十二回回前总评在内的第四十一回至四十四回字迹与他页有所不同,它由作书人“梅溪”张廷瓒(1655-1702)亲笔书写,可与康熙行书《笃志经学》并四十名臣诗册对照看出。【钗、玉】即宝钗、黛玉。名通“明”,与暗相对。【一身】即一身一体,姐俩好,自此以后成为了闺蜜。钗玉此回姐俩好,“第三个”的宝玉并不知情,故用【名】(通“明”)字。
脂批【三分之一】一语用典顾恺之《画云台山记》“凡三段山,画之虽长,当使画其促,不尔不称。鸟兽中时有用之者,可定其仪而用之。下为涧,物景皆倒。作清气带山下三分倨一以上,使耿然成二重”,是用绘画术语反切表达《石头记》正文在章回上的总体布局。顾氏画学理论在画学史上十分重要,他提出了行云流水的线性形状,鸟瞰呼应的重叠形式,三段山、三分位的空间模式。
明代杨慎《升庵集》卷六十八《丹铅总录》:“九连环,两者互相贯为一,得其关捩,解之为二,又合而为一。”
《诗·魏风·硕鼠》:“逝将去女,适彼乐土。”郑玄笺:“逝,往也。往矣将去女,与之诀别之辞。”《后汉书·皇后纪下·灵思何皇后》:“逆臣见迫兮命不延,逝将去汝兮适幽玄。汉代扬雄《輶轩使者绝代语释别国方言》卷一:嫁、逝、徂、适,往也。自家而出谓之嫁,由女而出为嫁也。逝,秦晋语也。徂,齐语也。适,宋鲁语也。往,凡语也。典出成语“逝将去汝”的【代王‘逝’】指当前回即第四十二回正文林黛玉“好姐姐,你别说与别人,我已后再不说了”(网友林黛玉被版主薛宝钗禁言)第五十九回“我虽错了,姑娘们吩咐了,我已后改过。姑娘们那不是行好积德可称【婆子‘逝’】。第二十六回中的【卫若兰射圃文字】是畸记黄色幽默文本,第四十二回回前总评中的【代王‘逝’】是脂批黑色幽默文本。
无人批书不批全部完璧。79回就是《石头记》康熙时期原版原著的完璧全部,古今一切80后都是多余的。【“今书”】即第二十八回所谓【“今作”】第十七回所谓【[后文]“《十二钗》”书】,指《石头记》后六十三回,与【雪芹者东鲁孔梅溪旧有《风月宝鉴》之书】即《石头记》前十六回原书或曰UFO章回固定区是对偶概念,乃是七十九回完璧全部《石头记》的内在续书、UFO章回可变区。V_A1=A17=“大观园试才题对额V_A21=A37=“秋爽斋偶结海棠社 蘅芜苑夜拟菊花题V_A63=A79=“薛文龙悔娶河东狮 贾迎春误嫁中山狼UFO顾痴红学统计平衡式:79=pcou(a1:a16+gcou(v_a1:v_a21)*3
算术恒等式:79-16={[38-42-41]-16}×3。因式分解:4^3-1=4-1)(1+4+4^2),即63=3×21
典出成语“逝将去汝”的庚辰本第四十二回回前总评中的【代王‘逝’】字样证明:宝黛爱情是一场闹剧而非悲剧。闹剧是没有80后结局的,它需要的是80前收场而非什么80后结局,第七十七回脂批称作散场终局。遵照无人批书不批全部完璧公理针对青春期幻情基于警(v.)幻情立意(此即作书人“梅溪”康熈己未科进士张廷瓒(1655-1702)所谓“《风月宝鉴》”)劁骟古今一切80后是红学科学化的奠基性工作。【“《十二钗》”书】即《石头记》后六十三回大观园部分、后秦学部分划分为三个相等的子部分后,宝黛爱情闹剧主线得以澄明。这条主线可称为曹学(曹刿学)三进制主线: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一鼓作气”段,以第三十二回“你放心”为高潮;“再而衰”段,以第五十七回“凭他是谁,除了林妹妹,都不许姓林的”为中潮;“三而竭”段,以第七十九回“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垄中,卿何薄命”为低潮。高中低三潮一线而终。【雪芹者东鲁孔梅溪旧有《风月宝鉴》之书】即《石头记》前十六回乃是【“《十二钗》”书】的平台部分、太虚幻境部分、秦学部分,相当于DOSWINDOWS,是操作系统,不计入线内。“主线”这个概念,第一回【甲戌侧批:馀不及一人者,盖全部之主惟二玉二人也】已经交代得十分清楚。
“无人批书不批全部完璧”,在形式逻辑上对以乾隆中期义重冒[]”的梦稿本狗尾续书人曹家“雪芹”为始作俑者的古今一切80后人有投鞭断流之效,此效得益于在哲学上我们坚持了思维进程的第一道工序即唯物论有限性工序或曰高斯判定工序;【“《十二钗》书】(康熈时期成本成书的七十九回完璧原著《石头记》内在续书即《石头记》后六十三回)高潮-中潮-低潮鼠入牛角,势当渐小宝黛爱情闹剧泊松分布主线典出顾恺之《画云台山记》三分倨一绘画哲学理论的等分三进制,则在辩证论理上对所有80后人有釜底抽薪之功,此功得益于在哲学上我们坚持了思维进程的第二道工序即辩证法可入性工序或曰高斯求解工序。高斯在数学上的巨大贡献,就是结束了其前整整三百年解方程只有求解没有判定的状态,建立了方程数学的“判定+求解”两道思维工序法。计算机科学中,这种方法叫if()函数法,因此if()函数可称为判定函数。红学中,我们使用判定函数思想,可使红学诸门类立地成佛上升为科学,并使之迅速体系化。
[后文]“《十二钗》”书】之所以出现别称【“今作”】【“今书”】,是因为它为棠村(梁清标,1620-1691)逝后所作。第一回甲戌眉批中【今棠村已逝】之“今”字是矢量关键词。因此,【雪芹者东鲁孔梅溪旧有《风月宝鉴》之书】(《石头记》前十六回)又可名“棠村逝前”书,【[后文]“《十二钗》”书】(《石头记》后六十三回)又可名“棠村逝后”书。棠村逝(梁清标,1691年)是《石头记》文本时间数轴的内在原点。高士奇《蓬山密记》:“上召近膝前,许久言及西洋人写像,得顾虎头神妙。因云:‘有二贵嫔像,写得逼真,尔年老,久在供俸,看亦无妨。’先出一幅云:‘此汉人也。’次出一幅云:‘此满人也。’”审书人“松斋”康熈皇帝爱新觉罗·玄烨(1654-1722)、原著作书人“梅溪”康熈己未科进士张廷瓒(1655-1702)、原稿奉旨批书人“脂砚斋(情僧)”南书房(指研典出《春渚纪闻》“米元章遭遇”条)高士奇(1645-1703)、康熈时期三脂一靖四大原版的版本校书人“畸笏叟”康熈时期大学士张英(1637-1708)君臣共同的审美趣味决定了《石头记》在章回总体布局上的顾痴美学结构,这是艺术审美的阶级性在《石头记》中的具体体现。
裕瑞以“原书超过79回”为逻辑预设而进行的“书后”古典红外学探佚:      
【今|书至[]三十八回时,已过三分之一有馀】,算术恒等式为:(38-1×3=80+120-89】)。裕瑞不仅见过“甲戌”本,也见过庚辰本,他的算法是(38-1×3=111=80+120-89),故批评程本从第九十回而非从第九十一回说起。裕瑞能理解“馀”指1回,这是值得肯定的,他只是没理解【旧有《风月宝鉴》之书】(《石头记》前十六回)与【后文“《十二钗》”书】(《石头记》后六十三回)这对马克思同因对偶辩证范畴,将【雪芹者“东鲁孔”梅溪旧有“《风月宝鉴》”之书】误读为【旧有《风月宝鉴》一书】了。他没有认识到【书】在这里是个名量词,【之书】字样是对七十九回完璧全部进行版图划分的标志字样。
《周礼》有故书,有今书。郑玄校《周礼》,是以今书为底本,凡遇故书异文,则于注中注明“故书某作某”。王俭《七志》又称《今书·七志》,其书正文“七志”部分所著录的图书为“今存之书”,“七志”全书实际上包含正文“七志”和附录两个部分,附录虽在“七志”之后而不在其数。“故书”“今书”语词概念古已有之,脂砚斋(高士奇,1645-1703)使用【今书】这个概念,显然使用的是目录文献学术语,照应《石头记》儒教作书人“东鲁孔”梅溪(张廷瓒,1655-1702)正文楔子中的“纂成目录”一语,并非独出心裁。自裕瑞开始,传统红学未能将庚辰本第四十二回回前总评中的【今书】这个概念读出,更想不到将其与【旧有《风月宝鉴》之书】形成马克思同因对偶辩证范畴,无法建立二者之间小儿科的加数与被加数关系(63+16=7963÷3=2116+21=3738-37=1),故《石头记》完璧全部究竟有多少回这个不是问题的问题反倒成了缠绵难解的红学“千古之谜”,三百年来无人能解。而究其实,《石头记》完璧全部究竟有多少回,这本不是个问题,科学红学以奥卡姆剃刀建立“无人批书不批全部完璧”公理,就能一步到位判定79回就是《石头记》原著的完璧全部,这是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问题,低级问题。
玩死曹雪芹、激活《十二钗》,这是科学红学即《石头记》读解学相互配套的两个顶层读解方略。谁有效马踏胡适早年郑重开创的姓氏曹学并因此激活了周汝昌晚年边缘提及的曹衣美学(TSAO TRACING,即曹衣描),谁就能问鼎红学的学术中原,战略性地掌控了红学的天下。《石头记》七十九回完璧原著,本来就是原书与内在续书结构;【雪芹者“东鲁孔”梅溪旧有“《风月宝鉴》”之书】(《石头记》前十六回)中,第六回至第十六回已经是曹衣文本了,故【雪芹者“东鲁孔”梅溪今作“《十二钗》”之书】(《石头记》后六十三回)追加章回的创作称因曹字可充分澄明内在续书概念。从科学红学的角度看用友财经报表软件UFO,则其所谓固定区可称为原区,所谓可变区可称内在续区。从章回计量的角度看,这种科学红学“原书与内在续书”科学UFO学“原区与内在续区”结构就是被加数与加数”的算术结构。原书即《石头记》前十六回称【雪芹者“东鲁孔”梅溪旧有“《风月宝鉴》”之书】,内在续书即《石头记》后六十三回称【后文“《十二钗》”书】或曰【今作】或曰【今书】。16+63=79
《石头记》前十六回与《石头记》后六十三回,从作者论的角度看,可称棠村逝(1691年)前书与棠村逝(1691年)后书;从文本论的角度看,可称【雪芹者“东鲁孔”梅溪旧有“《风月宝鉴》”之书】与【雪芹者“东鲁孔”梅溪今作“《十二钗》”之书】(【[后文]“《十二钗》”书】【“今作”】【“今书”】);从读者论的角度看,可称[一阶]原书与[一阶]续书。这就是《石头记》读解学,或曰ISO标准红学。
康熈时期三脂一靖四大原版(原著)有自己的内在续书,称【雪芹者“东鲁孔”梅溪今作“《十二钗》”之书】(七十九回完璧《石头记》之后六十三回),它是煎胶续弦。而乾隆中期后四十回续书(义重冒[]的曹家“雪芹”亲笔的梦稿本)则是狗尾续貂。乾隆晚期程高对百二十回进行的修改,则是断鹤续凫。
《石头记》原版楔子中的曹雪芹与吴玉峰双双无款非人,乃吴带-曹衣的幽默人格化修辞形式,是有落款、不自矜的作书人梅溪引叶自蔽玩顾恺之痴绝的两片柳叶。占有康熈时期三脂一靖四大原版的乾隆中期义重冒名的梦稿本狗尾续书人在第一百二十回有莫名惊诧的变相落款“果然有个悼红轩曹雪芹先生”。(关于有款、无款、变相落款及其是人非人的语法学判定,可参阅樊长荣《汉英有定性制约机制研究》)传统曹学研究的对象应该是乾隆中期梦稿本,其失败之处在于研究对象错位于原著。如此一来,就既玩不转康熈时期煎胶续弦,也玩不转乾隆晚期断鹤续凫,且骑马找马,骑着狗尾续书人曹家“雪芹”找续书人,显著违背了形式逻辑同一律。
《孟子·滕文公下》:“不待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钻穴隙相窥,逾墙相从,则父母国人皆贱之。”作品立意上,从伦理哲学的角度看,宝黛恋违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婚姻伦理,犯了伦理唯心主义错误;宝玉兼爱黛玉的上半身和宝钗的下半身,犯了伦理形而上学错误。一个巴掌拍不响,宝黛互为充分必要条件。宝玉是作者批评的反面教材,则黛玉也是作者批评的反面教材(【馀不及一人者,盖全部之主惟二玉二人也】)。同样地,【代王‘逝’】(好姐姐,你别说与别人,我已后再不说了)之后,宝玉也就被【‘逝’】了,宝黛恋自第四十二回开始由爱情转换为亲情;七十九回完璧全部《石头记》中,宝黛恋的性质由可能的喜剧或悲剧转换为必然的闹剧)
[ 此帖被逢一进二在2019-09-15 13:20重新编辑 ]
古城宣府 在线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775
卖家好评率:99.87%
买家信誉:4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书摊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09-14
    
my191919 离线

级别: 大学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706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09-15
御书楼主 离线

级别: 会元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11
卖家好评率:100%
买家信誉:23
买家好评率:100%
书店等级: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09-15
gongyijiushu 离线

级别: 童生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65
卖家好评率:100%
买家信誉:370
买家好评率:100%
书店等级: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09-16
  
逢一进二 离线

级别: 大学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51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09-16
一、玩死曹雪芹——司马见异思不可能隔世落款于《汉书》
第七十五回 开夜宴异兆发悲音 赏中秋新词得佳谶
【庚辰: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五月初七日[以己卯本为底本参考梦稿本补抄]对清[康熈庚辰(1700年)本后九回]。缺中秋诗,俟“雪芹”——
  □□□开夜宴,发悲音。□□□赏中秋,得佳谶】
(按:庚辰本前七十回“玄”字等多缺末笔而后九回清一色地“玄”字等不缺末笔,前七十回与后九回泾渭分明,故知所谓【对清】就是对清庚辰本后九回,是后九回重抄、补抄对清。后九回中,第七十八回正文和第七十五回回前单页题记的“隆”字均异体作“”且笔法一致。康熈庚辰本十回一个【定本】,该版本传播到乾隆中期,最后一个定本可能遗失了故进行了重抄。【对清】与己卯本(脂批)、梦稿本(正文)相关。对清之时,梦稿本已经抄出了前八十回。庚辰本后九回字迹与富察•明义《绿烟琐窗集》钞本一致,故知补抄对清者为明义。从明义《和晴村(题绿烟琐窗集)韵》可知,明义年长于晴村(庆霖)。经考证,庆霖生于乾隆二年(1737),所以明义的生年当不晚于乾隆二年。明义又于1814年以琅环山樵为名创作了《补红楼梦》,于1817年以千山试魁为名抄有《红楼梦诗词选》,享年80岁以上。司马见异思不可能隔世落款于《汉书》,由此我们鉴定庚辰本前七十回原抄于康熙时期,后九回补抄对清于乾隆中期,此可闪击以曹学胡说和雍乾时期成书胡说者蔡义江为代表的伪尊脂派。富察•明义不可能穿越到民国隔世伪造庚辰本,此可闪击以曲沐、欧阳健为代表的反脂派。人脑鉴定庚辰本的成本时间,并进一步用电脑隔世猎捕庚辰本后九回的补抄手,目的是闪击伪尊脂派,并进一步闪击反脂派。成功找出庚辰本后九回的补抄手富察•明义后,我们其实连对庚辰本进行计算机典故检索鉴定其为原版脂本都不需要做了,我们只需要用眼睛《视觉思维》就能看出庚辰本(前七十回)是康熙时期原版脂本。科学红学用庚辰本后九回的笔迹锚定富察•明义《绿烟琐窗集》钞本笔迹找出庚辰本后九回补抄手“俟雪芹”富察•明义,与童力群用戚蓼生序言中的“彼沾沾焉刻楮叶以求之[全豹]者”锚定程甲本序言鉴定戚序本成序时间、提出程脂同时论(程甲本戚序本同时论)异曲同工。前者鉴定的是康熙时期三脂一靖四大原版脂本中三阶对角矩阵式设计的三大预备版本靖藏[戊寅]本、己卯本、庚辰本中的最后一个预备版本的成本时间,澄明康熙时期原版脂本与乾隆中期盗版脂本的传播关系;后者鉴定的是乾隆时期诸盗版脂本中的最后一个盗版脂本的成本时间,澄明乾隆时期盗版脂本与程高印本的传播关系。两者都是湖北人为《石头记》科学版本学的建立所做出的划时代的巨大贡献。
解经以理,校字如仇。明代夏兆昌编纂,蒋源镌刻,天启四年(1624年)石印本《书史纪原》上钤“楝亭曹氏藏书”印章是曹寅藏书章,但卷末“雪芹校字”题记则是列藏本漂亮行书部分的分抄抄手手迹,所校《书史纪原》刻本书法风格为梦觉主人敦诚“甲辰”本原抄手所习得。“雪芹”因《红楼梦》小说中“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之“增删”(被理解为“修改”)而来,意思是校字者或像曹雪芹一样的校字者,并非曹家“雪芹”落款。《石头记》楔子中的曹雪芹与吴玉峰一样无款非人,梦稿本续书第一百二十回中的曹雪芹则是曹家“雪芹”冒名,而《书史纪原》卷末“雪芹校字”之“雪芹”,则是冒名之冒名。
“甲戌”本收藏者刘铨福的后人刘博琴先生处至今还收藏有一方“雪芹”印章,乃赝品。“甲戌”是辗转多人才到刘铨福手中的,“雪芹”也不过是续书人的一个续书性绰号而已。2009年,上海嘉泰拍卖有限公司于秋季艺术品拍卖会古籍善本专场拍卖了一部康熈四十五年曹寅在扬州使院刊刻的《法书考》,书中钤有“曹霑私印(白)”“芹圃(朱)”“时于此种后少佳趣(朱)”“楝亭藏书(朱)”“甲子丙寅韩德钧夫妇两度携书避难记(白)”多方印章和收藏者的题识,乃赝品标记,“楝亭藏书(朱)”与“楝亭曹氏藏书”真钤不合。
from基于原书(【雪芹者“东鲁孔”梅溪旧有“《风月宝鉴》”之书】即《石头记》前十六回)APPE追加内在续书(【[后文]“《十二钗》”之书】即《石头记》后六十三回),曰 “后因曹雪芹”(楔子正文中的“雪芹”乃动宾短语意为昭传“或情或痴,或小才微善”的“几个异样女子”,“曹”意为曹衣乃是与吴带相对而言的绘画术语,人格化的“吴玉峰”“曹雪芹”皆无款非人),此是康熈时期事;from基于原著(七十九回完璧全部《石头记》)APPE追加外在续书(百二十回《红楼梦》后四十回,梦稿本),曰“果然有个悼红轩曹雪芹先生”,此是乾隆中期事。康、乾因“因”、“果”而有天壤之别:原著中的“曹雪芹”有定性弱无定性强,外在续书中的“曹雪芹”有定性强无定性弱。
【乾隆二十一年】是雍乾时期成书胡说名副其实的死穴,也是科学红学作者论、文本论、读者论(版本学)三论立论的学术硬通货。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第七十五回属于【庚辰秋月定本】。若庚辰是指乾隆庚辰1760年,则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五月初七日对清时,无论庚辰本是对清的对象还是对清的工具(甚或两者皆不是),作为记录的载体——庚辰本都还没有出世呢。故知:【庚辰秋月定本】之庚辰只可能是康熈庚辰1700年,而不可能是存在【对清】“后眼悖论”,令司马见异思隔世落款于《汉书》的乾隆庚辰1760年。此可一步到位鉴定庚辰本成书且成本于康熈时期。因此,正文和脂批中不可能有一星半点的涉雍涉乾内容。
庚辰本第七十五回回前单页富察•明义题记不仅将康、乾区别了开来,也将二者联系了起来。它既解决了版本成本时间问题,也解决了原版版本传播学问题。康熈时期三脂一靖四大原版在曹家作封闭传播。这个封闭传播期有四十多年,若超过六十年,我们须另寻其他办法来确定庚辰本的成本时间。
庚辰本前七十回由宗室成员讷尔库抄于康熙年间(1701年起抄1701年抄成),后九回由外戚成员富察•明义补抄对清于乾隆年间(1756年)。庚辰本后九回的重抄对清是乾隆年间(1756年附近)对康熈年间(1700年附近)版本进行修复的行为,故曰【乾隆二十一年五月初七日】是狗尾续书人续书起点时间胎记,而非原著版本制作终点时间标记。
七十九回《石头记》中中药方剂名称全部出自康熈时期及之前。而续书中第八十三回则出现了只有徐大椿(1693~1771)《医略六书》才开始有的“(加减)黑逍遥(散)”(本方乃《局方》逍遥散加熟地或生地而成),此可证明《红楼梦》后四十回不可能作于康熈时期。续书并非是原著的一部分,两者不是“一个整体”。黑逍遥又见《四明医案》,清•高鼓峰撰,刊于1725年。作者长期行医浙中,治病多效验。本书仅辑录生平所治疑难病证28例,颇多独到的临床见解。本书收入《医宗己任篇》。《医宗己任篇》系集高鼓峰之《四明心法》、《四明医案》、吕用晦之《东庄医案》及董废翁之《西塘感证》四种而成。因此《医宗己任篇》必作于乾隆时期。
庚辰本第七十五回回前单页富察•明义题记中的时间【乾隆二十一年】即1756年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敏感时点。如果这个时间过迟,迟于乾隆庚辰1760年,我们就无法据此判定庚辰本(前七十回)成本于康熈时期(所谓庚辰乃康熈庚辰1700年)。如果这个时间过早,早于康熈时期三脂一靖四大原版的版本赍书人“玉蓝坡”雍正时期大学士张廷玉(1672-1755)的卒年1755年,我们就无法据此判定乾隆中期“义重冒[名]”的梦稿本狗尾续书人曹天佑(1715-1764)是欺世盗名者,顶多只能说他是一个幽默之幽默者。通过梦稿本前八十回拙劣的续书人改文,我们可以推知其卑劣的人格。“甲戌”本凡例页开头、第十三回回前总评页和靖藏本第一册封面下长方形字条上的落款当均为续书人曹家“雪芹”撕去,这些地方有钤印标示版权。
【乾隆二十一年】另一个用处是判定乾隆中期曹家店四大盗版的成本时间。三脂一靖四大原版成本于康熈时期。庚辰本后九回以己卯本为底本梦稿本为参本补抄对清于乾隆二十一年,故知曹家“雪芹”亲笔的梦稿本前八十回即抄袭删改自原著的部分必抄成于乾隆二十一年五月初七日之前。梦觉主人敦诚“甲辰”本以“甲戌”本为底本梦稿本为参本,梦稿本前八十回海量删改形成“甲辰”本海量脱文并为程高本所沿袭,故知“甲辰”本必成本于梦稿本前八十回抄成之后即1756年之后。以靖藏本为底本己卯本为参本的“俟雪芹”富察•明义蒙府本没有使用过梦稿本,信息独立性强,更多地保留了原著文本的信息,抄成于1756年之前。“俟雪芹”富察•明义是蒙府本组织抄写者,【俟】字可有效解释蒙府本不同于其他盗版脂本,而先抄于曹家“雪芹”梦稿本。以己卯本为底本靖藏本为参本的“罥烟主人”敦敏列藏本和梦觉主人敦诚“甲辰”本均或少或多地使用了梦稿本。“甲辰”本与诸盗版脂本相比唯一的出色之处,就是它在第六十四回第六十七回采用了原著文本,两回可代原版。总体来讲,四大盗版的抄写时间都在1756年附近,时间差别不大。至曹家“雪芹”去世前一年的五年时间是其续书时间,乾隆中期后四十回续书的创作进度与康熈时期前七十九回原著的创作进度具有古典一致性)

描述
快速回复

22:30——8:00之间发布的帖子网站将于9点之前审核通过
 回复后跳转到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