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59阅读
  • 6回复
柳竹居士 离线

级别: 童生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40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倒序阅读   只看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0-22
更多操作

一丝鲁迅缘1【刘中华作】

一丝鲁迅缘
——读金淑姿的《信》引起的
福建省长汀县河田中心小学   刘中华  作
作于201917日——12
[16000]
  
[font=&quot]本文是我对金淑姿与程鼎兴的深入考究及通过程鼎兴孙子程聪文提供的大量珍贵史料,了解到的真实情况,包括金程婚恋、信件精摘、时间推断、悲惨死因、家族后代、相关文人等,应该是关于金淑姿与程鼎兴最全、最真实的资料。网上很多相关资料有误。[font=&quot]
1、缘起美序
    伟大的鲁迅,中国现代文学的奠基人,从来没想过,我由于阅读,拐弯抹角地似乎与他连上一线神奇的关系,我把其称为“一丝缘”,这还得从下面这篇序讲起——        
     “夫嘉葩失荫,薄寒夺其芳菲;思士陵天,骄阳毁其羽翮。盖幽居一出,每仓皇于太空;坐驰无穷,终陨颠于实有也。爰有静女,长自山家,林泉陶其慧心,峰嶂隔兹尘俗。夜看朗月,觉天人之必圆;春撷繁花,谓芳馨之永住。虽生旧第,亦溅新流,既茁爱萌,遂通佳讯。排微波而径逝,矢坚石以偕行;向曼远之将来,构辉煌之好梦。然而年华春短,人海澜翻。远瞩所至,始见来日之大难;修眉渐颦,终敛当年之巧笑。衔深哀于不答,铸孤愤以成辞。远人焉居,长途难即。何期忽逢二竖,遽释诸纷,閟绮颜于一棺,腐芳心于抔土。从此西楼良夜,凭槛无人;而中国韶年,乐生依旧。呜呼,亦可悲矣,不能久也。逝者如是,遗简廑存,则有生人,付之活字。文无雕饰,呈天真之纷纶;事具悲欢,露人生之鳞爪。既欢娱以善始,遂凄恻而令终。诚足以分追悼于有情,散馀悲于无著者也。属为小引,愧乏长才,率缀芜词,聊陈涯略云尔。”

     这段骈体文是鲁迅一九三二年七月二十日为断虹室丛书第一种《金淑姿的信》作的序。
      19329月,一本以新造社名义印发的薄薄的小书——《信》出版后,于当年备受追捧,供不应求,并于次年9月再版。解放后,金淑姿的《信》被列入“鲁迅作序跋的著作选辑”十五种之第六种,而后于198511月由上海书店再一次影印出版。而这金淑姿乃民国初期浙江金华的一代才女,《信》一书乃是其丈夫程鼎兴(笔名程鼎鑫、程鼎声,浙江金华雅畈人)在金淑姿病故后,将她14岁起与他的通信整理出的书信集。此集共123封(其中婚后大部分的信,因顾及丈夫这个左翼作家的安全没有寄出,直到程鼎兴回家参加她的丧事时才看到),为表悼念,在上海北新书局做校对的程鼎兴,转托同事费慎祥请鲁迅作了前面这篇序。
2、作序之因
尽管鲁迅与程鼎兴素无交往,完全可以拒绝为《金淑姿的信》作序,但费慎祥在北新书局做小职员时与鲁迅相识,那年还不满20岁,可是他做事勤奋,深得鲁迅信任,第二年便在鲁迅帮助下成立野草书屋,后来鲁迅还将自己的一些译著交由他出版。
1930912日,鲁迅收到徐诗荃由德国寄来的《士敏土之图》,此是德国青年版画家凯尔·梅斐尔德为苏联作家革拉特珂夫小说《士敏土》所作的插图,共10幅。鲁迅对这些图欣赏有加,赞扬梅斐尔德“在德国是一个最革命的画家”,鲁迅立刻筹划该画集的翻印。于年底出版《梅斐尔德木刻士敏土之图》,是鲁迅以“三闲书屋”名义自费印刷的第一本精印复制品。翻印这套版画,主要是为木刻青年提供参考学习资料,这样精印外国木刻作品,在中国还属于首创。在《鲁迅日记》中,记载着他先后赠送《士敏土之图》给韦素园、钱君匋,徐诗荃、胡愈之、许钦文、许寿裳、古安华、费慎祥、康嗣群、德国友人汉堡嘉夫人等人。费慎祥作为不多的赠送对象之一,可见与鲁迅关系之密切。
因鲁费关系密切,多少有些情面上的考虑,所以答应了作序。还有更重要的是,淑姿的遗信深深打动了鲁迅,他也许联想到自己初恋情人鲁琴姑早逝的不幸,他觉得有必要为这个不幸的女子写点什么。
鲁迅自五四时期开始就密切关注不同阶层妇女的命运,而淑姿的命运无疑是一个悲剧。造成这个悲剧的原因是什么呢?是因为丈夫忙于事业而缺少关爱吗?也许不能将这种原因排除在外,但又不能为此而苛责程鼎兴。事实上,社会制度和文化观念才是导致淑姿悲剧的深层次因素,若与鲁迅小说《伤逝》联系起来看,我们可以发现淑姿和子君的命运有着许多共同之处,所以从鲁迅答应写这篇文字的那一刻起,就为这个不幸的女子倾注了巨大的悲悯。
在这篇小序中,鲁迅采用了他平时极少涉笔的骈体文,以《诗经》里的“静女”来赞美淑姿,芳年华月,蕙质兰心,“然而年华春短,人海澜翻。远瞩所至,始见来日之大难;修眉渐颦,终敛当年之巧笑。衔深哀于不答,铸孤愤以成辞。”字里行间充满了对淑姿的同情和惋惜,也流露出对程鼎兴疏于关爱妻子的责备。但既然是序言,则不同于杂感,有些措辞只能含蓄委婉。
3、淑姿信摘
下面摘录两封金淑姿的《信》,让读者感受一下这个年轻才女的文采——
8081页第四四封:
……你寄给我的书,现已收到了。你如此厚待我,叫我怎样谢谢你才对呢?请教我吧!
这三本书都很好,不过我还未去看她。只有《红玫瑰》此书,我已看完了,使我生了无限的感叹。又怜惜,又羡慕,又可敬,又可恨呵!怜惜云茵她是个无父母的弱女,依人篱下,受那残忍的富翁摆布苛待;羡慕云茵同灵真他们有了如此深情,为了爱情便牺牲了一切,并能坚持奋斗到底,终无变更。可敬的红玫瑰,她能冒险救出云茵,玉成人家的美满的爱,末后又能牺牲自身不愿做情场中的横梗者。只是——可恨的蒲光,该死的蒲光,你既已受了老友的委托,应当尽委托的责任,你不尽责也罢,万不该起了兽心般的欲望去害她!唉!活割人家的爱,真比生生地割肉还要痛苦呢!假使地下的老友有知,你这没人心的老贼,怎样对得他起呵!我实在替他们恨极而不平极了。你说可恨吗?阿唷!我恐怕恨得发疯了,怎么正照自的乱谈乱评下去呢?请恕我罢!
前信中,你说或要赴俄国去,俟同学去否为决。……阿唷!鼎兴,愚笨又胆小的村姑,看到这里,几乎胆都要吓破了。要下……了——这就是从没见过大世面的知识微浅的村姑最显明的现象呵!你能不笑我吗?唉!你既爱我,怎忍抛了一个愚拙的我,反而到那数千里的什么鹅国鸭国去呵!你若去了,抛下木头般的我,还有谁肯来费神教我呢?唉!你既……,那就看看可怜的村姑脸罢!千万不要去呵!你若真硬着心肠把我抛下而去,那就是个残忍的人了。这一番愚话,你若看了,必定要发怒,而骂我没志气的东西了。鼎兴,你有了这高大的志气,我也很敬佩;但到俄国去总太远罢,总太险罢?唉!我实在……我真……呵!你能答应我的要求吗?快回答我呀?快……!
                                    淑姿上。二月初二日
【中华评析:本信分两部分:前面对所读的《红玫瑰》一书发表看法,彰显出淑姿爱憎分明、嫉恶如仇的性格。后部分对鼎兴有去俄国想法的着急,一个热恋中的女子,对于男友的安全,怎能不生出如她一般的顾虑呢?如果鼎兴真出国了,这与《红玫瑰》中的负心汉有何区别,所以前部分为后部分建议鼎兴不要出国起到了委婉映射、铺垫说服的作用。】
82页第四五封:
兴:
初十上午,我们正在吃午饭,忽回头,只见顽皮的鸿禧他手中拿着许多纸张走着,看着,我心中早已料到是你的信了,羞急异常。我不知不觉地跑了过去,“喂!你看什么呀,让我也看看呵!”说话时,我双手儿不由自主的,早已伸出去抢那信了;可是顽皮的鸿禧他见我如此急煞,更加顽皮了,他就把信子高高举起。于是我真没法了,只得说:“你拿给我罢,等我看完,再给你看。”但他仍是如此,口中乱喊:“不来……。”后来他被我夺得不耐烦,恰巧大姊走过,他就急忙从背后交给大姊了。感谢她一字不看交给我了,我放在衣袋中就跑,但是口中仍说:“你们等我看完了,再给你们看!”你想我怎肯给他们看。
看完你的信子,非常欢喜。但你说到革命,我却担忧得很。你说“每个青年都该保有革命的精神”,是不错,而且还是我们应有的责任呵!然而能有几个如此的真心呢?都是自保自的呀!不然,我们中国何至于此呢?依我的愚见:现在固然是该革命的时候,——因现代的社会,正恶乱的不堪,可恨那一班军阀政客,他们正自私自利,整天的饱满他们的利欲;并且有时高兴起来,还要把自己国内的土地,你争我夺,自伤自残,涂炭生灵。但这有什么荣耀呢?你想他们多么可羞呵!但他们并不知羞,而且扬扬得意,自称威武哩!可是现在正是他们的热烈的威火正旺炽的时候,那一班可敬的人,如果在这热烈的威火上,想突然的破灭他,恐怕有点儿为难。而且在这样恶乱的社会中,若去革命,正如火上加油了,或是助他们几阵大风儿,飏飏他们的热烈的火焰罢!唉!中国的疾病久已深了,可怜的你们想用一帖药儿把他病根退却,恐怕难罢?因现在还不是革命成熟的时候。哈哈!我又说疯话了,请勿笑罢!
现在你看什么书呢?我今年有《小说月报》定来,我觉得此书很有趣呢,你说好吗?我本想早来同你谈谈了,因没有便呢。
                                         敬祝你的晚安罢!
                                            淑姿上。本日。
我大姊正月在你家住住回去,到现在她说一件华丝葛的衣服,恐怕还丢在你家二嫂房中箱子里。请你替她代问一声,若有便,就寄来罢。【此段为信末补句】
【中华评析:此信与上一封信都是婚前写的,大概是年后鼎兴还未返校读书时所写,从开头“只见顽皮的鸿禧他手中拿着许多纸张走着,看着”这句说明来信是未用信封装的,而从落款“本日”可推断,应该是由佣人或熟人走亲戚时写信当日帮传递的。首段写了“鸿禧拿来鼎兴信吊淑姿胃口不给,淑姿含羞夺信,幸得大姊转送”这充满生活情趣的小事。第二段写淑姿对当时“革命”的看法,也算是剖析得深刻入理,随后略谈了下读书近况。在写完落款后又想到“大姊衣服遗落在你家二嫂房间”,于是希望寄来。唐代张籍诗作《秋思》 的末句“复恐匆匆说不尽,行人临发又开封。”不就是说淑姿这写信的情形吗?】
4、金程爱恋
    [font=&quot]金淑姿[font=&quot]1908[font=&quot]年出生于原金华县二湖乡[font=&quot]([font=&quot]注:[font=&quot]1950[font=&quot]年称秋滨乡,[font=&quot]2001[font=&quot]年改为秋滨街道[font=&quot])[font=&quot]马鞍山村的一个书香门第,与程鼎兴是青梅竹马的表兄妹。[font=&quot]14[font=&quot]岁进入学校的女子部读书,经常阅读《妇女杂志》、《稻草人》等新锐书刊,淑姿上过女校,接受过新思潮的熏陶,对爱情和婚姻抱有美好的向往。也正是在少女的花季,金淑姿与表兄程鼎兴开始了书信往来。程鼎兴[font=&quot]1904[font=&quot]年出生于名门望族,祖上原是徽商,后移居雅畈,正是当时的金华黄、程、钱、傅[font=&quot]“[font=&quot]四大富家[font=&quot]”[font=&quot]之一,家中兄弟五人,程鼎兴为第四子,(大子鼎铭,二子鼎镐,三子鼎晟,四子鼎兴,五子鼎铨,另有姐妹四人,共九兄妹。其父程纯钦,其母叶云英),但程鼎兴早年便到上海求学,就读于中国公学,在兄弟中文化最高,被寄予了家族厚望。程鼎兴在家中书房的藏书甚多,但很少回家。[font=&quot]
[font=&quot]1930[font=&quot]年,程鼎兴在福建仙游中学实习后,转入上海书局前与金淑姿在杭州西湖完婚,淑姿当时[font=&quot]22[font=&quot]岁,证婚人只是鼎兴之姐程兰蕊一人,刚结婚时二人关系甚笃,突然淑姿父亲病危,鼎兴也要到上海书局述职,只好蜜月未完俩人就分开了,留新娘一人守故乡。而日复一日,金淑姿把对丈夫所有的思念都倾注于笔尖,稿纸翻过一页又一页,信写了一封又一封,一开始寄出一些,后来的都没有寄出去。为何?原来,程鼎兴是左联作家,听说还从事过共产党的地下工作,金淑姿没有把信寄出去,一来是当时雅畈镇邮政不便利,二来更是考虑到程鼎兴工作的安全问题(或许丈夫曾委婉地嘱咐过寄信的危险)。[font=&quot]
[font=&quot]1931[font=&quot]年中秋,本是举家团圆之日,金淑姿年轻的生命却走到了尽头,自诗经时代起,女孩对美好婚姻的向往便是[font=&quot]“[font=&quot]终身所约,永结为好;琴瑟在御,岁月静好[font=&quot]”[font=&quot],金淑姿亦是如此。而这时的程鼎兴正追寻着[font=&quot]“[font=&quot]男儿生世,弘志四方[font=&quot]”[font=&quot]的豪情壮志,奔走在事业理想的大道上。他们各自执著追求着内心的方向,却在现实的尘埃中渐行渐远,直至有情人阴阳两隔。程鼎兴得知噩耗,火速归故里,在金淑姿的箱子里发现了爱妻那一大叠没有寄出去的信,心中非常悲痛,程便打破旧俗,披麻戴孝,为妻当孝子,并痛哭流涕,在妻子的棺木前面下跪,一时轰动,然时已晚矣。旧社会都是以夫为大,他这[font=&quot]“[font=&quot]为妻当孝子[font=&quot]” [font=&quot]实在罕见,成为老一代雅畈人脑海中抹不去的记忆。[font=&quot]

5、读序引趣
    那我又是怎么读到鲁迅这篇稀为人知的序呢?——
      2015年,我从范用编的《买书琐记》中的林辰《琅嬛琐记》一文得知鲁迅给《金淑姿的信》写过一篇很漂亮的骈体文序,但文中没这篇序的内容,出于对骈体文的爱好及鲁迅唯一骈体文序的好奇,我网搜到此序,欣赏后深为喜欢,用林辰的评语叫“实在写得太好了”,由此我立刻生发了购《金淑姿的信》的动机,此书是古旧书,现无出版,我仅从孔夫子旧书网中得知有少量出售,于是托美女同事廖荣华帮网购来,薄薄一本,60元加12元运费,是我购的单页最贵书,12月底书到,是首版,原价6角,印数较少,仅二千本。编者把此书称为“断虹室丛书第一种”(实际上金淑姿之夫程鼎兴在北新书局主编的此“断虹室丛书”由于变故,仅出版了此册,并无第二种出版),封面除了下方有一个红色变体的“信”字外,还有“金淑姿著”四字,前面扉页写有“金淑姿女士遗著,断虹书室藏版”,第三页仅有“纪念淑姿小妹”六字,第四页是金淑姿椭圆形小像,像如其名,有贤淑文静之姿,第五页是鲁迅亲笔手迹影印小序,再往下有十页是程鼎兴的序,叫《冠在[淑姿的信]上》。末页是《冰心女士全集》出版预告,倒数第二页有“中华民国二十一年九月十五日,綦年祭初版二千部发行”字样。全书计123封信,分九辑。正文最后一页有程鼎兴记述金淑姿死时最后一句话是“恨呵!鼎兴!”,是林黛玉最后一句“宝玉,你好……”的翻版,全书为繁体竖排。此书我断断续续读了近一年才阅完,因为这所有的信都是一个文采动人的小女人对一个深爱男人的思念与唠叨。
     在第222页信中,我看到了一段最让我感兴趣的话,这就是金淑姿谈到了程鼎兴的三妹给她看了一本著名作家蒋光慈与其亡妻的通信结集,名为《纪念碑》,蒋光慈与其初恋情人宋若瑜通信之事,宋是蒋的首位妻子,两人相恋六年,结婚才一月,即因肺痨病早逝。我网搜又知:这本书其封面、装饰与《金淑姿的信》如出一辙,1927年亚东出版社出版;1932年《纪念碑》又改名《最后的血泪及其他》,由新文艺书店出版。然而对于程鼎兴为什么生发了给妻子的信结集出版的灵感,相关书籍、网络文章及程鼎兴的前序均未提到,但我可以断定程鼎兴一定因了《纪念碑》的启发而为妻出版信集的,再说白点,《金淑姿的信》实际上就是《纪念碑》的翻版——都是二十几岁就去逝了的小才女的情书集。为了扩大影响力,程托人找鲁迅写了篇骈文体的序,这篇序文采飞扬,鲁迅自己也很欣赏,常与妻吟诵。这真是一事引出一事:宋若瑜与蒋光慈情信导致了《纪念碑》出版,金淑姿阅读了此通信集并将此事写入寄与丈夫程鼎兴的信中,程鼎兴从信中阅知此事受到启发,于是也效仿把刚过世妻子的信结集,为宣传需要,又请鲁迅写了小序,于是鲁迅此生最漂亮的骈体序文诞生,林辰看过此序,写入《琅嬛琐记》,范用看过《琅嬛琐记》,编入《买书琐记》,我买《买书琐记》阅《琅嬛琐记》,搜读鲁迅骈文序,再购《金淑姿的信》,我阅完《金淑姿的信》,进行网络上相关文章的搜读……。并得出了以上成书原因的有力推断,这是很有意思的。
    岁月尘封80多年,我仍能找寻出他那出书的一丝来因——这便是深层阅读的无限趣味之所在。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my191919 离线

级别: 大学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706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10-23

级别: 探花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279
卖家好评率:99.64%
买家信誉:362
买家好评率:100%
书摊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10-23
曾读过刘先生的游记文字,有弘祖遗风,非常漂亮!
  
[ 此帖被光头老书虫在2019-10-23 11:47重新编辑 ]
御书楼主 离线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8
卖家好评率:100%
买家信誉:20
买家好评率:100%
书店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10-23
my191919 离线

级别: 大学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706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10-23
晋级左笔 离线

级别: 大学士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751
卖家好评率:100%
买家信誉:0
买家好评率:0%
书店等级: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10-24
艾绿 离线

级别: 状元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3282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10-27
描述
快速回复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回复后跳转到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