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8阅读
  • 2回复
连山藏书 离线

级别: 会元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0
买家好评率:0%
买家星级:无星级
倒序阅读   只看楼主     
楼主  发表于: 11-25
更多操作

怀念王志尧教授

斯人已去山河悲


——缅怀王志尧教授


2019年11月22日下午,坐在南阳市十四中学校图书室的电脑桌前,阅读落霞满天——二月河先生纪念文集时。我特意翻到王志尧教授缅怀二月河的大作《与二月河的交往述略》,文末有悼念二月河的两首诗,第二首末联云:“噩耗传来惊朝野,损失如盘难补阙。”这一饱含哀痛深情的诗句,正是我此刻哀悼王志尧教授的悲痛心境。


今天上午八点半,至一处校对十四中校报琢玉,正聚精会神地校改文字呢,手机响了,是南阳红学会唐会长打的。他说,明天咱们到社旗一医院去看看王会长,他转到社旗医院治疗了。我闻听,心中顿时一沉,如压巨石,啊呀,王会长住院了,这一段时间没有听说他病重啊。这时,唐会长又说,明天去时,到哪儿接你呀。我说,不用接,我在明天八点半之前,到市委家属院找你,咱们一起去看看王教授。


忙完校报的事,回到学校图书室,打开手机一看,有一个未接电话,是唐会长打给我的,心想,可能是看王会长的事有啥变化了呀,又打了电话。于是我回拨过去,唐会长在电话里沉痛地说,连山啊,明天不能去啦,王会长在两个星期前,就是11月8日,农历的十月十二走了。咱也不知,可能是谁也没有说。


我顿时哀痛不已,震惊无比地说,王会长咋就真突然地走了,他二十多年在咱红学会呕心沥血研究红楼梦,精心筹划红学研究活动。去年的此时,咱们悼念二月河,今年的此时,咱们悼念王会长,南阳红学界和教育界痛失王会长。唐会长说,可不是的嘛,纪念二月河的专集落霞满天才出版,正忙着这个事呢,又惊闻王会长仙逝。王会长因肝病前一段都一直在住院,在中心医院时从肝部抽出了10斤水,后来在卫校医院又抽出了15公斤水。想不到在社旗住院时去世了。现在他爱人安排在盆窑敬老院。


王会长,你咋不声不响悄悄地遽然走了,你驾鹤西去,升入极乐了。把未竟的心愿抛给幽冥,把对儿孙的牵挂付与遗愿,把孜孜以求的红学事业散手人寰,把弥天的大悲遗留敬爱你的人们。在默默流逝的半月时光之河里,王教授!想来你还在奈何桥头踟躇徘徊,回望你那魂牵梦绕的故园,萦怀你年迈苍老的伴侣,心系患有精神疾病的儿子。你不忍远去,你不能离去呀。


此时,在11月22日下午四时,灰蒙蒙的天空,冷冷的初冬的微风。我的心中响起了低沉的哭亡父歌词:


正月里,正月正,我父得病是头昏。二月里,二月八,我父得病是脚麻。


三月里,是清明,我父得病昏沉沉。四月里,栽早秧,我为父亲找药方。


人人都说仙丹好,我把仙丹来找到。谁知仙丹不治病,我父只有这个命。


黄泉路上慢慢行,可怜我父成亡人。五月里,是端阳,近邻团转来帮忙。


帮忙人儿砍根槐,树身树桠两边排。树桠用来煮茶板,树身用来做棺材。


棺材前头有脚灯,棺材里头有亡人。昨天接到糖一包,今天接到纸一挑。


三天不吃阳间饭,午时上了望乡台。望乡台上望一望,满堂儿女哭哀哀。


儿女哭得肝肠断,阎王不肯放回来。


在哀伤的哀乐旋律中,我的思绪回到了和王会长相交的时光。我与王会长的初次相见是在1996年红学会论文研讨会上,当时我坐在那里,聆听了王会长对全国红楼梦研究现状的宏论,王会长神采飞扬,言辞犀利地批驳了充斥在红学界的奇谈怪论,指出了红楼梦描写的故事发生地是在长安即如今西安的荒唐,以及红楼梦的作者是洪升的可笑。中午在吃饭的席间,得知王会长老家是社旗县李店镇大王庄人,我说,王会长,咱们是老乡啊,我是社旗县李店镇薛庄村人,离大王庄村只有十来里地。王会长说,可是,你经常回去吧。我说,我一般有事了回去,没有事了一年也就在清明、十月一回去。王会长站了起来,热情地倒酒,觥筹交错,举杯畅饮。详叙乡谊。


从此之后,在我的心里,因了老乡的这层关系,因了对王会长渊博学识的敬仰,对王会长格外的亲近。那一次到南阳师院家属院给王会长送稿费。王会长领了他的二岁左右的孙子到家属院门卫处,我把稿费交给王会长,王会长对这不足挂齿、举手之劳的小事还表示感谢。


我因为有藏书的兴趣,藏书以毛选为专题,兼藏文,革资料,红宝书、连环画、乡帮文献。自1992年至今的寻寻觅觅,现在我收藏了三万多册毛著,三千多册红宝书,三千多册连环画。闲暇之时,常常串大街,走小巷,负手旧书摊前淘旧书。见到王会长的著作,还有他主编的书,就不惜金钱收入囊中。在一次交谈中,他知道我藏书,就问南阳师院诗词有几期你有没有?我说,是哪几期?王会长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纸条,看了看说,2010年第3期、第11期,还有2015年的地7、8、9期。我说,有肯定是有,因为南阳师院诗词我几乎见了都买。但是都装在编织袋里,垛在书垛里啦,扒不出来。以后我碰见了,你缺的这五期我留心买了,给你配齐。可是王会长,你的这个心愿成了遗愿,成了您的缺憾。我永远也无法给你配齐了。


中午回到家里,在南阳红学会群里发了一条微信:沉痛哀悼,据可靠消息,南阳红学会副会长,南阳师院教授,南阳师院学报原总编,红学专家王志尧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不幸于2019年11月8日,农历十月十二日逝世。沉痛悼念王会长,王志尧教授千古。


那么,就让我用这条微信,作为洁白的小花,致奠与王会长的灵前。籍此哀悼王会长,也就此结束我的这篇悼文吧。王会长你一路走好啊!默默地,送你!呜呼殇飨!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连山藏书 离线

级别: 会元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0
买家好评率:0%
买家星级:无星级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11-25
    
逢一进二 离线

级别: 大学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51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12-02
赵姨娘问道:“前日我送了五百钱去,在药王跟前上供,你可收了没有?”(按:药王扁鹊圣诞日为每年的四月二十八日,据清初高士奇《扈从西巡回录》载:每年四月郑州民间有药王会。时黄淮以北,秦晋以东,商旅云集,来此贸易,江湖艺人,集此献艺。但见幕涨遍野,声乐震天,如此者二十来日方止)马道婆道:“早已替你上了供了。”赵姨娘叹口气道:“阿弥陀佛!我手里但凡从容些,也时常的上个供,只是心有馀力量不足。”马道婆道:“你只管放心,将来熬的环哥儿大了,得个一官半职,那时你要作多大的功德不能?”赵姨娘听说,鼻子里笑了一声,说道:“罢,罢,再别说起。如今就是个样儿,我们娘儿们跟的上这屋里那一个儿!也不是有了宝玉,竟是得了活龙。他还是小孩子家,长的得人意儿,大人偏疼他些也还罢了;【甲戌(庚辰)侧批:赵妪数语,可知玉兄之身份,况在背后之言。】我只不伏这个主儿。”【甲戌(庚辰)侧批:活现赵妪。】一面说,一面伸出两个指头儿来。【甲戌(庚辰)侧批:活现阿凤。】马道婆会意,便问道:“可是琏二奶奶?”赵姨娘唬的忙摇手儿,走到门前,掀帘子向外看看无人,【甲戌侧批:是心胆俱怕破。】方进来向马道婆悄悄说道:“了不得,了不得!提起这个主儿,这一分家私要不都叫他搬送到娘家去,我也不是个人。”【庚辰侧批:这是妒心正题目。】
  马道婆见他如此说,便探他口气说道:【庚辰侧批:有隙即入,所谓贼婆,是极!】“我还用你说,难道都看不出来。也亏你们心里也不理论,只凭他去。倒也妙。”赵姨娘道:“我的娘,不凭他去,难道谁还敢把他怎么样呢?”马道婆听说,鼻子里一笑,【庚辰侧批:二笑。】半晌说道:“不是我说句造孽的话,你们没有本事!——也难怪别人。明不敢怎样,暗里也就算计了,【甲戌(庚辰)侧批:贼婆操必胜之券,赵妪已堕术中,故敢直出明言。可畏可怕!】还等到这如今!”赵姨娘闻听这话里有道理,心内暗暗的欢喜,便说道:“怎么暗里算计?我倒有这个意思,只是没这样的能干人。你若教给我这法子,我大大的谢你。”马道婆听说这话打拢了一处,便又故意说道:“阿弥陀佛!你快休问我,我那里知道这些事。罪过,罪过。”【甲戌(庚辰)侧批:远一步却是近一步。贼婆,贼婆!】赵姨娘道:“你又来了。你是最肯济困扶危的人,难道就眼睁睁的看人家来摆布死了我们娘儿两个不成?难道还怕我不谢你?”马道婆听说如此,便笑道:“若说我不忍叫你娘儿们受人委曲还犹可,若说谢我的这两个字,可是你错打算盘了。就便是我希图你谢,靠你有些什么东西能打动我?”【甲戌(庚辰)侧批:探谢礼大小是如此说法,可怕可畏!】赵姨娘听这话口气松动了,便说道:“你这么个明白人,怎么糊涂起来了。你若果然法子灵验,把他两个绝了,明日这家私不怕不是我环儿的。那时你要什么不得?”马道婆听了,低了头,半晌说道:“那时候事情妥了,又无凭据,你还理我呢!”赵姨娘道:“这又何难。如今我虽手里没什么,也零碎攒了几两梯己,还有几件衣服簪子,你先拿些去。下剩的,我写个欠银子文契给你,你要什么保人也有,那时我照数给你。”马道婆道:“果然这样?”赵姨娘道:“这如何还撒得谎。”说着便叫过一个心腹婆子来,耳根底下嘁嘁喳喳喳说了几句话。【甲戌(庚辰)侧批:所谓狐群狗党大家难免,看官着眼。】那婆子出去了,一时回来,果然写了个“五百”两欠契来。(按:《后汉书•宦者传•曹节》:“越骑营五百妻有美色, 破石从求之,五百不敢违。”李贤注引韦昭《辩释名》:“五百,字本为‘伍’。伍,当也;伯,道也。使之导引当道中以驱除也。”《石头记》第二十五回中的“五百”指赵姨娘的心腹婆子。两欠契意为契约文书一式两份,一份给马道婆,一份赵姨娘自己留底。“五百”两欠契指带有担保人签字按手印的一式两份的契约文书。此处“五百”与上文““前日我送了五百钱去,在药王跟前上供,你可收了没有”之五百钱形成故复修辞格,前者指文钱数后者指心腹担保人,重不见重,特犯不犯。所欠钱数或恰为五百钱,这说明赵姨娘已经把家底都交代光了,故后文第三十六回才会为月例银的事与凤姐发生冲突,被凤姐狠狠刻薄了一番。
乾隆时期诸盗版脂本中,列藏本、舒序本保真,为“‘五百’两欠契”。蒙府本为“五百两银子欠契”,戚序本以蒙府本为底本故为“五百两银子欠契”。梦稿本底文为“五百欠契”划改为“五十两一张欠约”。“甲辰”本参考梦稿本为“五十两一张欠约”,程甲本以“甲辰”本为底本故为“五十两一张欠约”,程乙本同程甲本)赵姨娘便印了手模,【甲戌侧批:痴妇,痴妇!】走到橱柜里将梯己拿了出来,与马道婆看看,道:“这个你先拿了去做香烛供奉使费,可好不好?”马道婆看看白花花的一堆银子,又有欠契,并不顾青红皂白,【甲戌侧批:有道婆作干娘者来看此句。“并不顾”三字怕杀人。千万件恶事皆从三字生出来。可怕可畏可警,可长存戒之。】【庚辰侧批:“并不顾”三字写得怕杀人。细想千万件坏事皆从三字作出来。叹叹。】满口里应着,伸手先去抓了银子掖起来,然后收了欠契。又向裤腰里掏了半晌,掏出十个纸铰的青面白发的鬼来,并两个纸人,【甲戌侧批:如此现成,更可怕。】【庚辰侧批:如此现成,想贼婆所害之人岂止宝玉、阿凤二人哉?大家太君夫人,诫之慎之。】递与赵姨娘,又悄悄的教他道:“把他两个的年庚八字写在这两个纸人身上,一并五个鬼都掖在他们各人的床上就完了。我只在家里作法,自有效验。千万小心,不要害怕!”【甲戌(庚辰)眉批:宝玉乃贼婆之寄名干儿,一样下此毒手,况阿凤乎?三姑六婆之害如此,即贾母之神明,在所不免。其他只知吃斋念佛之夫人太君,岂能防范的来?此系老太君一大病。作者一片婆心,不避嫌疑,特为写出,使看官再四着眼,吾家儿孙慎之戒之!】(按:康熙皇帝御题。康熈四十七年(1708)十月初二日,著将企图助胤禩看相谋事、刺杀胤礽的张明德凌迟处死。并将顺承郡王布穆巴、公普奇、公赖士、长史阿禄等一并锁拏会审。后命革胤禩、普奇爵,释放布穆巴、阿禄、赖士;十五日,胤祉奏大阿哥利用喇嘛诅咒废太子,并搜出镇魇物,命拘执皇长子,革爵,幽禁其府。)正才说着,只见王夫人的丫鬟进来找道:“奶奶可在这里,太太等你呢。”二人方散了,不在话下。
描述
快速回复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回复后跳转到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