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8阅读
  • 18回复
落第书生 离线

级别: 会元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4679
卖家好评率:99.89%
买家信誉:202
买家好评率:100%
书店等级: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倒序阅读   只看楼主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7
更多操作

拾书者说(完善版)

本帖被 资讯编辑 设置为精华(2019-12-17)
        窗外雨泠泠,忽来雷声阵阵,风堪急,忧心屋漏雨。白光引身巡一遍,天井多年无人问,倾洼地一片。
        梁上新瓦合缝,野猫爱光顾,心留余悸;雨不休,听取琴音乱谱。
        再难眠,不妨提笔寻思阔幽境,消两个时辰。白天事,须早发,从来是一程风雨一程人。
                                                                                                             一一大雨无眠
        踏车寻书,脑海里时常会假想遇上心仪之书时的一幕,朴素淡雅微微泛黄,散落眼底,不亚于金黄的颜色,怦然心动,暗自欢喜。在不懂的人眼中,他是不起眼的沙,静静躺在一堆凌乱废弃的书砾中。他是多么渴望从沙粒中被人拾起,捧上窗明几净洒满阳光的书台,静静享受主人珍爱的眼光。
       A君有过知青的经历,在购买"诗韵集成"时,稍带讲起心里珍藏的一份情愫。一九六九年下放某农场,在一次助人活动中,无意间发现一册民国版的"诗韵集成″洋装书,主人执意相赠,从而得之,常伴左右,从田间地头到灯下秉烛,充实着富有诗情画意的精神世界。那年,他得到时,同样是缺书皮,同样是拍打过灰尘的外观,酷似图片中展示的书影,上眼无比亲切。他那本由于常年翻阅做过笔记,线头松散,破页不堪,早已不复初见时的书容。对于他而言,他与这本书的奇遇,是多么地妙不可言,记忆兜了一个圈,仿佛回到原点。


       B君60后,家在农村,三代同堂。他八岁那年,父母上山拾柴,遇一伙强人,父亲被人从身后打晕过去,醒来时,看见母亲头发凌乱,衣衫不整,眼神呆滞,问什么话也不说。没多久,村里发大水,再没人见过他的母亲。动乱时期,父亲欲诉无门,原本内向型的性格,更加沉默寡言。有天夜里出门解手,突然着了魔似的沿着河边一直走,嘴里喊着母亲的名字,再也没有回来。打这以后爷爷不得不挑起家里的大梁,为了养活他和弟弟,腿脚利索的爷爷偷偷走去镇上卖红薯。有次被人撞见告发,扣上投机倒把的罪名接受审查。期间,多辩白了几句,被人在腿上狠狠踹了几脚,肿的不行。后经查实确属三代贫农,没什么大问题,写过保证书后就给放了。爷孙仨可不能没有饭吃啊,有好心人说,邻村有位教过书的先生,懂得不少,你们去找他问问,说不定能有法子。
        见到教书先生,爷爷小几岁,喊他老哥。教书先生听人谈起过这家子的事,对此遭遇甚是同情,可面对爷爷腿上的伤,教书先生一脸无奈地说:我只是个教过书的,以前给学生上课,老有学生中暑,为应个急,确实学过一点简易的解救方法,就这点本事算不上什么,你这腿上的毛病,我真治不好。爷爷看人为难,说道:老哥,我就是来问问,不打紧,实在没办法也只能扛着,就怕没劳力,孩子跟着受累。爷爷看了看教书先生,想了想说:老哥,你识字多,能不能教这两个孩子认识认识,也好多少那个懂点,不像我不认字,不顶用。教书先生的眼睛眯起一道缝,打量这俩孩子,瘦得跟个棍似的杵在爷爷身后,心里有些不落忍,沉吟片刻,面露难色地说:老弟,这年月,谁还敢教学生,弄不好,扣上一顶帽子,那罪可让人受的。爷爷叹了口气,说道:怪我,怪我,没往多想,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教书先生起身去了里屋,转身取了本书来,对爷爷说道:我这有本新华字典,你可要藏好,回去给孩子们看,实在不懂,就让孩子们来找我,这事你可要给孩子们嘱咐妥啰,不能跟任何人讲。爷爷接过教书先生递过来的书,撩起大褂就往裤腰绳里扎,然后对这俩孩子说:从今开始这就是你们的师傅,讲的话记住了,可不许乱讲。孩子们可劲地点头,听爷爷说:快给师傅跪下磕头,说谢谢师傅。教书先生闻听此言,忙上前扶起欲行拜师礼的孩子,说道:这不行,这不行。转念埋怨起爷爷来:啥年月了,不兴这个,老弟啊!太客气就见外了。爷爷瞅瞅自个的腿,叹气道:以前腿能行的时候,帮忙砍个柴挑个水的活还利索,现在啥也帮不上,对不住啊老哥。爷爷说完,转身对孩子说:你俩记住啰,好好学,才对的起师傅,长大后要对师傅好。俩孩子懂事地点点头,教书先生笑笑说:老弟,有你这番心思,比什么都强,冲你这份硬气的秉性,这俩孩子以后准有出息。


        教书先生给爷爷递去一杯白开水,对爷爷说:我想起一人,不晓得管不管用,翻过前面这座山,有个杨家岭,村里有位赤脚医生,叫杨什么来着?你瞧我这记性,记不住,听人说有一手,早二十年前我教过他,过几日去找找看,就不知道我这人,他还记得啵!他要是肯来,你这腿说不定能有法子治。爷爷听后大喜道:老哥啊!我这是遇上贵人了啊!教书先生连忙摆手说:我那是什么贵人,乡里乡亲的帮帮忙,别往心里去。
        十多天后,教书先生陪着杨医生来到爷爷家,话不多说,一进门顾不上喝口水,张口询问起病因。爷爷坐在竹椅上扯起裤脚,露出受伤的小腿,杨医生定睛观察,用手捏捏肿痛的部位,想了想说道:还好没伤及骨头要害处,不过是内部瘀血积滞形成的肿块,你放松腿,不要用劲,我来给推拿一下。爷爷遵嘱背往后倾,手扶紧椅子,两腿向前伸直,眼睛看着杨医生。只见杨医生心神淡定,立腰抬掌下压,运气直达掌心,翻掌曲臂向前,再弯腰实施隔空推拿,来来回回不足两分钟,正当旁人不解时,杨医生这边已直立收功,对爷爷嘱咐道:你休息10来分钟,再下地轻轻走动,不要太久,腿部感觉到发麻,就躺下,隔天就能正常行走。爷爷将信将疑,对杨医生说道:要不要敷点药啥得?杨医生笑笑说:不用,你放心,保你一个月后,可以下地干活。
        眼见为实,他从此对中医产生浓厚的兴趣,爷爷委托教书先生给推荐,从此拜杨医生为师,这才解开心中的疑问,治好爷爷的腿伤,用到是气功疗法。15岁那年,因水源归属问题,杨家岭村与村之间发生严重械斗时,杨医生不慎被人误伤,命垂一线。临终前,把一本“赤脚医生手册”及多年行医记录本递到他的面前,并用食指蘸着清水在他的掌心中写下“德”字,他重重地点头,眼中噙满泪水,对师傅说:我一定会认真学,做个有德的人,不忘您的教诲。
        多年从事中医,从乡村一步步迈向大城市,一本"赤脚医生手册″改变了他的命运。走进"赤脚医生手册″的多个版本世界里,传递给我的信息,不仅仅是收藏,更多的是难以言表的感激。


        其实,所有的旧物件对当事人而言,都刻有一份或深或浅的印记,不仅仅取决于流走的时光,更着重一份情感,或妙不可及,或苦不堪言。即使面对冷冰冰的一面墙,都能照见生活过的影子,何况衣物、书本、家什等等曾经留有温度的旧物件。
       C君家境优越,年轻时迷恋文学,在得到一次次退稿信件的背后,是妻子绝望地离开与家道中落。拖着疲惫地身躯,从编辑部走向街头,脑海中一遍遍响起主编的劝诫:文学创作不仅要懂得生活,还要有天赋,这两样你都没有,放下吧!好好生活比什么都重要!想起多年耕耘无果的情形,纵有不甘且如何?由来旁观者清,放下也许是对的。他想起一句颇有哲理的话,眼前一只盛满水的杯子,要么喝掉,要么倒掉,只有杯空才能装进想要的饮料。我为什么不去尝试喝另一种水呢!他低下那张曾经充满不切实际的头颅,决定告别这一切,做回生活的学生。当我接收他曾经热爱过的书时,极力劝他留下一部分,他毅然决然地说:看见这些书只会增加我的幻念,及这所房子里的一切通通清空,然后换住处,从新开始。沉思良久,一声叹息从我的肩头滑落,想他面对熟悉的生活环境,攒下的光影记忆,何尝不会使他深陷苦涩的迷离!                        
       告别混沌的过往,需要有对自我觉醒的认识,乃至一份破釜沉舟的勇气,找准自己的位置,什么时候都来的及。一次颠沛的流浪,一场偶遇的风情,足以使他懂得书本里的知识,绝非臆想而来。过往的总会有些值得留恋的记忆,淌进血液里,混合新的感悟,获得新生。


       日新月异的生活中,当保留一份纯真的记忆,应放弃一份浮躁的往事,做到可取可舍。如成事者能曲能伸,不是所有的清高都值得点赞;如行放于时间的轨道有宽有窄,不是所有的往事都值得回放。
      这一天记得很清楚,那是1997年的最后一个冬日,看见人们的脸上洋溢着笑容,忙着置办年货时,我则孤自冷清蜷缩于狭小的出租屋里,没有地方可去。找不到理由安静下来,索性迈出房门,推起大板车,走向街头,或可减轻压抑在心中的失落与惆怅。天空散散淡淡,没有乌云,不见阳光;地面上嗖嗖的冷风,在街面肆意地来回游荡。今天城管不上班,我可以想去任何一个地方。临近春节,人们停不下脚步,匆匆一瞥,投来疑惑的眼神,仿佛在说快过年了,干嘛不待在亲人的身旁。我低下头,不敢接飘来的目光,心里的苦闷自己尝,谁会在欢乐时去关心来自一位陌生人,内心交织的无奈与苦楚呢!
       默默走在市中心繁华地带,踽踽前行,实不指望能做生意,唯独想通过这种方式,转移压在心头上的那份巨大念想。接近三十而立的人,老想依靠,然无靠可依。必须调动内在的潜能,通过劳动磨砺坚强的意志,使自我获得清醒豁达,走不寻常路,切身感受人生,无疑是最好的课程。无意街上的风景与人群,盯着大板车里一摞摞的旧书看,这里有我看过的书,沁过心灵的文字,感动过的话语,内心蹭地亮堂起来,好像有影子钻进胸膛,填满遗失的自信。午时,寻向烙鸡蛋面饼的摊前,摸出钱来,接过摊主递上的食物,迫不及待地送到嘴边细嚼慢咽,飘进鼻孔的香味,顿时心情好了很多。
       坐在路边歇息,无心看书,只想静静,吹吹冷风。碎屑迎风起舞,树枝飒飒颤动,城市里的高层建筑巍然挺立,窗子里的人一定很幸福吧!我是这座城市的客流,还是这座城市的主人,此刻实属前者,看是漫无目的地流浪,只为找寻后者的方向。流浪的人迷恋一处地方,定有人赶往回家的路,带上一本书,消遣寂寞,抬头是浓浓的乡情!
       停在火车站前宽敞的马路沿边上,打定了主意,守望最后一站,即便开不了张,也能使我心静若水,打发这寂寞难耐的时光。停稳大板车,取下小木凳子,在车把手上放块木板,随着车内上层的一排书被摆上了小木板,下层一排的书顿时展露在眼前,熟练操作完毕,一个书摊出现在我的视野。清冷的站前,少有经过的身影,平日里嘈杂的人流,早早回到亲人的怀抱。久等不来人,未必要买书,随意聊上几句,也能从中感受到年的味道。胡思乱想的当口,猛然抬头,瞧见一位衣衫褴褛,长发松散的妇女,带着脸上留有污垢的小女孩站在摊前,怯生生地看着我,不停拉扯小女孩的手,示意小女孩走开。我瞅瞅眼前这位身形偏瘦的妇女,再瞅瞅嘴里嘟囔着想要看书的小女孩,心里一下子泛起层层波澜。我问小女孩:你想看什么书啊,随便拿,叔叔有好多的书。小女孩抻起脖子看看大人,妇女摇摇头,一脸茫然的神情。为了表达内心的诚意,直言不讳地说:我知道你没有钱,是苦命人,可万不能委屈了孩子,她想看书,这是好事啊,今说什么我都得帮一下,几本书对我来说,算不上什么,你不要往心里去。
       我走近小女孩,低下腰身,亲切地说:明天就是新年,叔叔送你礼物,好不好?小女孩有双清澈的眼睛,忽闪忽闪的眼睫毛,像两只蝴蝶在我眼前飞舞,脸上露出可爱的笑容。她等着大人发话,我继而鼓励她说:大人已经同意,你来挑,你挑的越多叔叔越高兴,爱看书的人叔叔最喜欢。
        时至今日,仍会想起这位身临乞况的妇女,心中不免有感伤。我不明白她为什么沦落街头,带着一个不足十岁的小女孩。我不清楚她们从哪里来,是饥肠辘辘还是饱餐过后驻足摊前?更不知道她们漂泊的日子要过多久,凛冽寒风的街头,她们是人在穷途还是就此沦陷?很多疑问在我心头,问过千百遍。究竟是怎样的命运,安排她们走到无力分解的境遇中;究竟在她们的生活里,发生过哪些不幸的事情,以至于无法掌控未来的方向。人生际遇,看谁脸色?听谁安排?受谁指派?问苍天,苍天不语;问大地,大地沉寂;问自己,或许才有真正意义上的答案。可就当时而言,我一定以及肯定那个可爱的小女孩,心中不会没有梦想,否则她不会久久不愿离去,而我愿意相信,梦想将会改变她的境遇。

      

       有些旧物会在不经意间失落,一时凌乱的生活,一次疏忽的整理,便弃掉了在意的,当事人视为不舍的东西,譬如一本书,一封信,一张照片等等。
       D君有套"东周列国故事″连环画,保存多年,中上游品相,当年其父出差上海精心挑选的二十岁生日礼物,倍加呵护,不轻易示人。就是这样一套压箱底的书,竟浑然不知缘由失掉一册"六国封相”。D君不是常客,为配齐这套连环画才逛的书摊。来过多次后,递上留个电话的纸条,声称挤出上班时间跑私事实为不妥,托我留意云云。我为这本书也是做过功课的,明确告诉他遗失的这本,恰巧是该50册套书中印量不足的书之一,俗称缺本,找见不易,遇上匹配的品相更是难上难。D君点头称是,面露难色地说:凡事随缘吧!你帮着留意就是,价钱好谈。事隔十多年后想起这事,仍记得D君看见"六国封相″时喜出望外的神情。

        

        多年来帮人找书不少,循其线索可成一二,以至于所托无果时,迫切的人会觉得我不上紧,不得不声明有缘无否。书刚被人家买去,笃定是你寻了多年的书,再三托我留意,可书就是不肯再露面,能有什么办法!生活中不乏机缘巧合之事,成人之美之际,总爱笑着说,你与此书情缘未了,看似我帮你找,不如说是美目流盼的眼神吸引到我,假借我手给了你。不得不信,当缘起予人,再相逢是早晚的事。
       E君恃才自傲,不肯为五斗米折腰,这是我在刚走上卖书岗位时,对他的印象。两个落魄人惺惺相惜,一个被现实收买,一个被妄想操纵。那天,看不出什么特别之处,平淡的像一杯清水,我在摊前等客来,他在市场上跟外国人用英语交谈。人群中不知谁飙了一句:假洋鬼子,他回头找人理论几句,两人遂起冲突,推推搡搡之下,他像变了个人似的,捡起一块板砖,抡到对方的头上。情况来得突兀,料不出向来斯文的人,会有如此暴躁的举动。在一片惊讶声中,我看见他被警察带走,然后,没了联系。
       大半年悄然过去,迎来七月之夏,周末照常出摊,夜风习习,华灯璀璨,市场上人流涌动。一位女性在一溜似长蛇阵的摊前,打听我的摊位,朝着手指的方向,走近摊前,方才知道E君获刑18个月。来人是他的姐姐,要我送些书托她带去狱中。再见他姐时,顺带把一封激励其心志的封,夹在一捆书中。最后见到他的姐姐,递交一封回信,获悉近况良好,要我放心什么的,便渐渐地淡去视线。
       远离慢拍的城市节奏,曾经熟悉的人,一旦不再露面,很快被生活的旋流,冲进暗藏的角落,不会无端去想起。事隔十多年后的某一天,听到他的声音,是从电话的另一头传进耳朵里,不再沙哑的低音,声音浑厚,吐字清晰。我很好奇他有什么样的变化,去了他指定的餐厅。
       他一身白底暗花唐装,帅气的脸上透出成熟的魅力,而我还是下身牛仔,上身T恤,他笑着说:你这副样子,让我一下子想起莲花塘早晨的阳光,那时虽然一无所有,但真得很开心。我回敬道:我人你还不知道,随性惯了。他的眼神快速地从旧事中闪过,紧接着说道:嗯,是这个样子。我说:你可是变的多,一定见过不少世面。他微微点头笑道:世事磨炼人,不走一走,看一看,真不知道这世上,除了书本,还有更精彩的体验。
       人与人之间看是平淡无奇的交往,并与之不产生距离感,定是有着某种心灵契合的因素。我想是的,他的家境并不贫寒,父母健在,为了给不争气的孩子一点挫折,家里人没有承担民事赔偿,他这才享受到那份特殊的待遇。接下来的长谈,得知在囚牢中度过了他人生中,最为痛苦的时光。出狱后,他踏着自由的阳光,独闯深圳,凭才干进入一家外资药企,执行其在黑暗中的领悟,一直贯穿到后来独立办公司,凭借骨子里的韧劲一点一点做大。从他迎来阳光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决定告别轻狂,与菲薄划清界线,这才有了他在我面前云淡风轻的描述,但这一切在我看来,其成就并不在于拥有多少财富,而是取决于其在精神方面的强大力量使然。于是我说:当所有努力学到的知识,与现实猛烈地发生碰撞,并与之产生的火花,才能决定一个人的未来,以及所能达到的高度,其实是一种完美融合的过程。而这恰恰是你事业成功的关键因素,未来还来,学习还在,当有更好的未来。听完这番话,他激动地说:还就是只有你能够跟我说这番话啊!我听后茅塞顿开,别看我现在有钱的样子,说实话,大多时候真不怎么开心。
       他告诉我说:当年我送他的书以及写的信,一直保留着,不是单纯为了纪念,而是每当不够冷静,控制不住外力时,就会让心灵再次贴近温暖的回忆,一点点划开心中的郁闷,从欲望中解放出来,从而获取体恤下属,理解对手的主观理由。我赞许道:你很清楚每一个人要战胜的并非别人,恰恰是自己这个道理,并贯穿至实践中,因此你的事业必有宽阔的前景。他话锋一转说道:走一步看一步吧,眼下最重要的把孩子教育好,等我们老了,我想要回来,一块去收书,遇好书我们留下,要是精力跟的上,搞个藏书馆,岂不快哉!


        踏上收书几万里,尘风劲,力渐衰,不敌当年视堆山如草轻。
        烟云吐雾,细卷黄笺,真金几何?竟惹得蜂碟狂舞,欲色难开。
        复垒旧影蒙沙,不与轻客见商;风摇摇上九天,云中自有丽景来。
                                                                                        ——整理书记
       在遭受不屑一顾的日子里,由寂寞转悲凉,蜷缩于清风吹不进的角落,暗生幽怨,表露于不坚挺的页面。没谁愿意记忆伤痛,忘却一点一滴的时间,在等待中被发现,在等待一双温暖的手,轻轻拂去沾染的尘埃。无数个黑暗中醒来,不知季节已转换,当真的有双手伸进暗黑的身体里,拨开的缝隙间透进一丝光亮,就算阳光离的很远,也能从掌心散发的温度中,感受到一份久违的暖意,通遍全身舒筋活络,焕发新的容颜。尽管来人无法拭除雨水的斑痕,以及难以平复遭虫蛀鼠啃的伤痛,却生生给了希望的眼神,传导着好久不见的心跳,跃过指间轻轻滑过页面,从点到面,逐页唤醒沉睡的文字,向风舞蹈。
       兴许对书而言,是谁发现并不重要,从这刻起,他知道始乱终弃的命运将彻底扭转。
       F君不善言辞,抵不住我的热情,言明心声,每逢有空逛摊,不为买书,实为了桩心愿。我很好奇,向其发问,你这肯定是为某本书而来。他点点头,然后约好去他家一趟。如约而至,看见他家三层自建房,虽深居弄堂,却离闹市不远。我坐在扶手沙发上,一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奉茶倒水,摆上水果点心,诸事妥当,去向里间。"这是我徒弟″,他坐在另一侧扶手沙发上,端起安放在茶几上的水杯抿了一口。我笑着说:"你不介绍,我当是你孙子呢!"他抬头看我一眼,苦笑着说:"我有两个儿子,一个在南昌,一个在上海,不怕你笑话,我带三个徒弟,全靠他们照顾"。
       兴是呆在熟悉的环境里,他的语速明显加快,话也多起来。
       "我这一辈子净跟美术打交道,年轻时画过一件作品,入选"瓷都诗画选集″这本书里。我原本有这本书,无奈文革时被抄家不知去向,当时我想没了也就没了吧,不怎么在意,现在人老了,却勾起想再得到的愿望,说来也怪,越找不见吧!越想得到,哪怕看一眼也好″。

        

       那是二千零六年的冬天,特别的冷,从他家出来,迎着北风上街,望着空旷的街道,我有种不祥的预感,从心底弥漫开。
       后来,书市上再没见过他,再想见他惟一有理由的就是帮他了去心愿。多方打听,仍无踪影,反馈的消息是没人知道有这本书。我想过他会不会搞错书名,然而事实是他当时叙述的情景,使我坚信其书的存在。直至三年后的夏天,通过孔网搜索有了这本书的影子,兴奋不已,拿起电话赶紧打了过去,听到的语音是你所拨打的电话是空号的回复。愣是不明白,也不想明白,放下电话骑车赶去他家,赶紧把好消息告诉他才是。不料门窗紧闭,无人回应,心里咯噔一下,那种不祥的感觉又涌上心头。我紧忙着寻找有开门的人家,才知道他在半年前因病离开人世。这真是当缘灭予人,求是求不来。


        早已看淡遗憾!伤感总会在喜悦时不期而至。就像不是所有的好书,具有重现江湖的希望,更多的是灭绝于人祸中。在火堆旁,在潮湿的环境中,在搅碎机无情的碾压里,执行死刑判决。有拾书人去的现场,或许还好些,总能摆出一副检察官的派头,对拎在手里的书说,你被错判,我将对你下达新的判决。
       G君在外人眼中是位不负责任的父亲,孩子在娘胎里的时候,由于与其它异性有染,便抛下怀孕的妻子跟别人结婚。认识他是在一个晴朗的下午,我正准备托旁边的人,帮我照看下书摊。赶巧他的出现,使我这一天的营业额陡增,我正想着去收一家的书,资金猛地充裕起来。由此,对他的印象很深刻。后来,交往次数多便是朋友之间的对话。这才知道G君第一段婚姻,是父母与其好友早年间的指腹为婚,履约而成的闹剧。G君的父母出了名的好面子,女方相中了他,迫于双方压力,不得以允了这桩违心的婚事。成亲宴上,他看见相恋两年的女友,就站在人群中,满含幽怨地眼神看着这位负心的男人,他走向前来,想说声对不起,她扭头就走,留给他一道伤心的背影,深深刺痛着一颗仍旧爱过的心。这日他喝的酩酊大醉,不省人事,嘴里一直念叨着女友的名字。新娘嫉妒之下回了娘家。
       三年后,这桩在当下看来实属荒唐的婚姻,注定因缺乏感情基础走到了尽头。我问他,当初要是知道前妻正怀着孩子,你还会这么坚持吗?不料他的回答使我有些意外,会的,我已经错误地选择过一次,就不能再错下去,即便当时她告诉我怀了孩子的事情,我还是会坚持,至于孩子我会给予一位父亲的爱。我再问他,后来你是怎么知道有你的孩子?他苦笑着说:还不是我那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父亲,托人告诉我才知道。我继续问他:孩子那会多大?他回道:快五岁,女方要嫁人,男方不同意带个拖油瓶,这才让我爸捎话,更改抚养权。
      有回应邀去他家,见过他的夫人,相貌并不是特出众的那种,从她的话语中听得出来是位敢爱敢恨的女人,有主见,爱看书,她家的客厅,没有电视,却随处可见书影。用她的话说,书籍装点着她的梦,而丈夫装点着梦的色彩。那年他的丈夫身上背负着不负责任的骂名,不顾一切地两人走到了一起,她的父母并不看好。她毅然从家里搬了出来,没有华丽的婚纱合影,没有双方父母的祝福,在摒弃所有结婚仪式的情形下,两人办好结婚手续,开始忙着为日后的生计操劳。我在饭桌上半开玩笑地对她说:你怎么认定,他对你不会变心?她放下手里的碗筷,略有所思地说:就有一次看见有人吃力地拉着一部大板车,挺沉的走上坡,这时,看见他上前主动搭把手,帮人在后面使劲推。那会我就想,这要是我的男朋友,肯定靠得住,所以是我追的他。更没想到,他这人还会写诗,我们好上后,他还给我写过不少情诗呢!没想到他会是这么一个有趣味的人,我怎能舍得他不在我的身边。不怕你笑话,不是他那天去老地方找我,我真的就回不来了。二十多年过去了,我是真感激老天待我不薄,赐给了我一个好男人,一个好老公。
      说完这番话,她的脸上溢出幸福的光彩。临走前,递给我一本她亲手誊写的诗集,虽是复印件,但是从字里行间流露的那份情感,却足以触动心灵并赞美爱的人间。


        许多的人,许多的事,许多的书,走着走着也就散了;清晰可辨的只留下一个个的故事,尝试回味曾经的温度,依然还在,激励着前行的路上,遇见新的感人瞬间。
        手捧二手书(也可能是三手或四手),沉静于光线下,乘一页轻舟,逆行时光之旅,尝试触碰当事人的感受,其间无论做何努力,由于免不了主观意识的掺杂, 万般推测,其结果无外乎于故事。每一份发黄的斑点背后,隐藏的真相,随着当事人的不在而消失。      
       本着商业行为,无法体验出真实地情感流露,注重的是其商业价值,但是我想珍爱仍将延续的话,随着时间的积淀,那份久远的情愫不仅不会消散,意味将更浓,不仅有情感,还有故事,更有其在历史中的担当。
       我做的事仅仅使其幸存而已,接下来要做的留给能发现更多价值的人。我是前一环,有人是后一环,环环相扣,幸运地沙粒才能躺在坚实地书台上,沐浴清风,享受阳光般的爱抚与羡慕的眼光。倘若有一天,我再去往一座高耸入云的宫殿,遇见一粒亲手扶起的沙,你若展颜含笑,我必心旌荡漾!
        君心闲来无事,喜欢拨动旧尘,故纸碎边,粘连多少故事,轻诉指间。
        世事轮回有常,物是人非;新客萦萦怀古,于暗香处,唤醒春色无数。
                                                                                               一一故纸思远


[ 此帖被落第书生在2019-12-17 12:11重新编辑 ]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my191919 离线

级别: 大学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709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9-12-17
    
图圆天空 在线

级别: 会元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1172
卖家好评率:100%
买家信誉:39
买家好评率:100%
书店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9-12-17
    
老瓜1962 离线

级别: 举人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262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9-12-17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735
卖家好评率:100%
买家信誉:0
买家好评率:0%
书摊等级:
买家星级:无星级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9-12-17
    

级别: 会元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208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9-12-17
    
bdsmsm 离线

级别: 童生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75
卖家好评率:100%
买家信誉:453
买家好评率:100%
书摊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9-12-17
    
yxx老土 离线

级别: 探花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60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9-12-17
  
我本散人 离线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544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9-12-17
    
许邢台 离线

级别: 榜眼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1167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9-12-17
    
cxd2017 离线

级别: 举人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284
卖家好评率:100%
买家信誉:62
买家好评率:100%
书摊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9-12-18
书与人生,一言难尽
sun-311 离线

级别: 秀才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11118
卖家好评率:100%
买家信誉:24
买家好评率:100%
书店等级: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9-12-18
可以投稿,专攻散文。
守正出新 在线

级别: 探花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872
卖家好评率:100%
买家信誉:1905
买家好评率:99.95%
书店等级: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9-12-18
淡淡一点 离线

级别: 秀才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836
卖家好评率:99.64%
买家信誉:17
买家好评率:100%
书店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19-12-18
觅书售书,经年辗转,滋养生活,拓宽视野,品味人生,苦乐相伴。
逸清居 离线

级别: 进士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69
卖家好评率:100%
买家信誉:127
买家好评率:100%
书摊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19-12-19
    

级别: 举人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4136
卖家好评率:99.98%
买家信誉:26
买家好评率:100%
书店等级: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5楼 发表于: 2019-12-19
转走慢慢看吧..  君心闲来无事,喜欢拨动旧尘,故纸碎边,粘连多少故事,轻诉指间。
        世事轮回有常,物是人非;新客萦萦怀古,于暗香处,唤醒春色无数。
                                                                                               一一故纸思远
wq2010 离线

级别: 童生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79
卖家好评率:100%
买家信誉:2042
买家好评率:100%
书摊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6楼 发表于: 2019-12-19
好文!
嘉祺书屋 离线

级别: 秀才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2460
卖家好评率:99.92%
买家信誉:3
买家好评率:100%
书店等级:
买家星级:无星级
只看该作者     
17楼 发表于: 2019-12-20
    
落第书生 离线

级别: 会元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4679
卖家好评率:99.89%
买家信誉:202
买家好评率:100%
书店等级: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8楼 发表于: 2019-12-20
回 11楼(sun-311) 的帖子
谢谢书友中肯的建议,如你所言,这是个方向。希望自己多向散文大家学习。
描述
快速回复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回复后跳转到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