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150阅读
  • 166回复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38
卖家好评率:99.71%
买家信誉:113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倒序阅读   只看楼主     
楼主  发表于: 01-22
更多操作

2006年从孔夫子旧书网拍下的一部八开本《红楼梦稿》本与两百年来的“红学”


本人手上原有一部上海古籍出版社19846月版的16开本《红楼梦稿》影印本,因开本小,加上抄手有几回抄的文字又极小,印刷起来像踩了蚂蚁窝似的,看起来极费眼力。2006年某天,发现拍卖区有台湾网友上拍台湾鼎文书局民国66年元月版的8开《红楼梦稿》本,由于开本比上海古籍版大的多,所以看起来比上海古籍版的感觉要好的多,决定要拿下。拍主定的起拍价和竞价都是1块,结束的当晚竞拍了几个小时,不停的点击鼠标,不停的刷新拍卖网页,只怕被别人拍走了。价位拍到近两千(将要超越我的底线了,中华书局1963年版同样开本当时价位在一万多),最终被我拿下。当时灌水区的一帮大佬都在,在旁不停的帮我摇旗呐喊,反而令我出了更多的“血”。“天舒”曾戏言,要帮我到台湾亲自押解过来。由于当时快递业还没诞生,如走航邮,邮费得好几百。2005年一位台湾书友(英文昵称,现在已记不起来了),赠我一本《懐素自叙帖鑑識論集》,16开本331(平装),书的定价才500台币,航邮却要250台币(当时人民币与台币的牌价是14),而《红楼梦稿》本(精装)的重量是这本书的8倍,于心不忍,只好走海邮(即挂号印刷品,漂洋过海而来),在海上飘飘荡荡了二十天,才收到书。当时网站既没收拍卖交易费,更没有“中介保护”,就是先款后书一对一的线下交易,如搁现在,几乎不可想象。


本人很钦佩那些爱书者,把书看过后,竟能保持的完好如初。而我却有个坏习惯,手上没拿笔,几乎是不看书的。而这部花了近两千的《红楼梦稿》本,正如蒙府本第8回叙及“袭人故意装睡,引宝玉来怄他顽”的一条侧批所说,“只需郎看,不禁郎嗔”的东西,几番下来,已被我蹂躏的面目全非了。为了把程甲本后期版本的异文、异字过录到程甲本上,把一部簇新的程甲本摧残的体无完肤。


       

                        
                          
[ 此帖被文化护卫者在2020-01-23 12:40重新编辑 ]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38
卖家好评率:99.71%
买家信誉:113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1-22


本人登陆孔夫子较早,那时孔夫子每天在线的不超过两百人,而且在线的大都会在社区晃荡,抬头不见低头见。而我这文青,在社区又是比较活跃的,由于没有客服,网友遇到一些问题,常常会向我求助;尤其当时孔夫子上书影是需要积分的,每上一幅要扣50积分,那时连灌水区也不允许灌水的,哪像现在,一个表情可以回遍所有帖子,很多网友往往因灌一次水,反被掉扣两倍的积分,而我又是孔夫子的“首富”,有好几万积分,很多书友为上书影向我要积分,我都是一千积分相赠的。大家知道我爱“红”这一口,很多网友会主动向我提供版本依据。如,“吴丹江”兄手上有一部完整的嘉庆年间的木刻本藤花榭刊本,“达达狼”兄手上有一部完整的清同治元年刊的东观阁批文本,本人又熟悉了解《红楼梦》各种版本的每页行数及每行字数,对版本中的每一个异字,每一句异文都能准确计算出在某种版本的某页上,他们就像“游石门”兄所说的,“我手里有一套木刻红楼梦,如果需要对比,我可以按你要求指那拍那。”



本人的价值观与众不同,当时书友们所看重的是成套的版本,而我则专捡残本。因成套的动辄就是一万多以至好几万(二十左右册),而探究《红楼梦》的版本并非凭借几部成套的版本就可以解决问题的,又非王思聪,谁有那个闲钱?一册残本才几十块呢。正如古人所谓,“尝一脔之肉,而知一镬之味,一鼎之调。”我可以通过几个异字,几句异文就能判断出版本的递嬗关系。以东观阁本为例,本人买下了台湾广文书局民国66年4月版的白文影印本(整套才一千多块),这也是最早从程甲本过录的;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4年10月版的东观批文本整套也才八百多块;后来又花了一千多,从拍卖区买到半部流拍了,刻于嘉庆年间的只残存后五十回东观批文本(与北图版的批文本略有异文,刊于北图版后);通过网络又可以直接浏览“日本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藏东观白文本”,那可是想浏览那页就可以浏览那页的,后来经过比对,这部东观白文本的正文是从批文本过录的;加上“达达狼”兄为我提供了四十几幅同治元年刊的东观批文本图片,已弄清了东观阁本从乾隆年间首刻怎么衍变到同治年间的整个版本递嬗过程。

[ 此帖被文化护卫者在2020-01-23 12:38重新编辑 ]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38
卖家好评率:99.71%
买家信誉:113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01-22


记得刚上孔夫子时,我这文青所发的帖子力求做到声、图、文并茂,因那时社区只有“君莫问”、“苍生皆偶然”与我三人能使用代码,而又以我所编辑的帖子为最多(可惜那些帖子现在背景音乐没了,图片没了,很多连帖子也没了),“GUN”(老枪)(这中文名是“年青的浮士德”冠的)称我是完美主义者,其实不过是“二到正无穷”的特质而已。对自己要做的事,务必要做到极致。对《红楼梦》的版本,我把它细分成若干个单元进行梳理:
东观阁本虽是从程甲本过录的,但却直接影响到后期的所有版本,可以说是承前启后的关键一环。程甲本中有很多漏文,造成上下句不能衔接的,东观阁本有些作了补缀;句子颠倒了的,有些作了反正;错字作了些改正,漏字作了些补缀。而东观阁本本身又因文字重出,夺漏了很多程甲本的句子以及又造成漏字、错字现象。其实《红楼梦》版本在传承的过程中都是这样治一经,损一经的。而后期版本对东观阁本的漏句,有的照程甲本抄补了,有的略为可通的,就照东观阁本过录了。所以本人把从程甲本、东观阁本(三让堂本)、藤花榭本、王评本、增评补图石头记、金玉缘、蝶薌评本以至于民国年间的石印本、标点本作一梳理;脂抄本间大都此有彼无,此无彼有,交互纠缠,以及程甲本是怎么传承脂抄本的,作一番彻底的梳理;程甲本与程乙本有很多异文,又与红楼梦稿本有千丝万缕的纠缠,逐一作了梳理;脂抄本、程甲本与当代著名红学专家大师们的不同整理本间又存在很多异彩纷呈的异文,也经一番梳理。如果不这样逐一分晰的梳理,看《红楼梦》的版本,简直就是雾里看花,根本无法看清《红楼梦》版本的来踪去迹。毫不夸张的说,《红楼梦》版本是经本人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校读过的,而且用版本图片的实证在孔夫子社区“炒”了十几年,几乎都已“炒”馊了。如果没有这番切身的经历,本人《集版本大成之红楼梦》“序”中的每一句话,恐怕谁也没有底气说的出来。
[ 此帖被文化护卫者在2020-01-23 12:36重新编辑 ]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38
卖家好评率:99.71%
买家信誉:113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01-22

2012年5月23日,孔夫子社区黑屏后,“明清小说研究”网站力邀我任“红楼梦研究版块”的版主,我一再拒绝了。因我深知,“红学”大都是游离于版本、文本之外的臆想,就如红学泰斗大师周汝昌先生,因林黛玉被别人冠上“潇湘妃子”的雅号,就考证出林黛玉最后是投水而死的。也就是说,“红学”是什么大拣什么说,说出来的都是比西瓜大的大的东西;而我只是从版本中抠几个文字,不过捡几粒芝麻而已。就如西方政治人物与媒体看新疆报道一样,“撒弥天大谎,即趋之若鹜;吐心底真言,则避之不及。”我所玩的是上不了“红学”的台盘的,所以只答应在那里发帖子 (我的帖子是以版本图片为主,文字说明为辅的,孔夫子社区黑屏后,没有适合发帖子的平台)。半年多时间,发了十几个帖子,后来孔夫子恢复了社区,就再也没去那边了。只是那网站几年前就已崩盘了,虽有几个帖子复制到“新浪博客”(“新浪博客”插入图片很麻烦,如批量上传,最后就找不到一对一的图片,但可以从其他网站的帖子直接复制粘贴),只是图片已消失了,剩下的说明文字,看了已是不知所云了。附所发之帖子:

“戚序本眉批所谓的原本---被层层误读了之《红楼梦》版本”;“‘消缴’与‘消息’---草根邓遂夫是怎么肢解、曲解、颠覆脂批的”;“金瓶梅删改水浒传与红楼梦的版本变异”;“《儒林外史》判词与脂砚斋”;“关于《列藏本》的版本与‘江海红狐’兄商榷”;“拚却老红一万点 换将新绿百千重 --- 红楼梦为什么难读”;“云儿所唱曲中的‘去’与‘却’字之辨及庚辰本几条脂批异文”;“冯其庸先生制造的一条脂批及如何判断界定脂批”;“不解《石头记》的脂砚斋与诡异而层层相因的红学怪圈”;“略论脂抄本与程甲本的辩证关系”;“袭人先出嫁还是宝玉先出家 - 红楼梦后四十回之玄机”;“浅谈《红楼梦》的回目与卞藏本‘真本’‘伪本’之辨”;“《周易举正》与《红楼梦》的版本舛错”。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38
卖家好评率:99.71%
买家信誉:113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01-22


《桃花扇》是孔尚任自己编次付刊的,他在“《桃花扇》本末”中说:“《桃花扇》本成,王公荐绅,莫不借钞,时有洛阳纸贵之誉。己卯秋夕,内侍索《桃花扇》本甚急,予之缮本莫知流传何所,乃于张平州中丞家,觅得一本,午夜进之直邸,遂入内府。”又说:“《桃花扇》钞本久而漫灭,几不可识。津门佟蔗村者,诗人也。与粤东屈翁山善。翁山之遗孤,育于其家,佟为谋婚产,无异己子,世多义之。薄游东鲁,过予舍,索钞本读之,才数行,击节叫绝。倾囊橐五十金,付之梓人。计其工竣也,尚难于百里之半,灾梨真非易事也。”

《红楼梦》在当时的盛况决不亚于《桃花扇》,其篇幅不知比《桃花扇》要多多少倍,孔尚任所说的“钞本久而漫灭,几不可识”,指被传抄的次数之多。且抄手大都是照本画葫芦的,一旦上游母本发生了错讹,后来的过录者就会发生错上加错的连锁反应。如《红楼梦》第54
脂抄本:只见两个小丫头,一个捧着小沐盆,一个搭着手巾,又拿着沤子小壶在那里久等···可巧见一个老婆子提着一壶滚水走来···那婆子回头见是秋纹,忙提起壶来就倒···宝玉洗了手,那小丫头拿小壶倒些沤子在他手内,宝玉沤了。(脂抄本独《甲辰本》末句“宝玉沤了”讹作“宝玉洗了手”)

作者这段文字的原意:宝玉从大观园返回正在演剧的贾母之花厅,途中要去小解,一个小丫头忙先到茶房内用小沐盆预备下热水,另一个拿了沤子及手巾。宝玉小解后又与给袭人、鸳鸯送食物的媳妇磨了一番牙,由于天气太冷,回来时热水已成了冷水,所以秋纹要从一个老婆子提给贾母泡茶的滚水壶里,倒了些热水添到已成冷水的小沐盆中,宝玉洗了手,用沤子抹了一下手。(“沤子”,润肤香蜜,即今之护肤品;“沤了”,名词动用,即抹一下之意)

由于《程甲本》的母本大都源于《甲辰本》,而《甲辰本》的抄手将此处“宝玉沤了”误抄了上行“宝玉洗了手”,高鹗、程伟元由于没有版本可比勘,也就照本画葫芦。因小说文本刚叙述了宝玉在小沐盆的热水里洗了手,接着宝玉又用沤子洗手,显然不合情理,所以最早翻刻《程甲本》的《东观阁本》过录者,在不解“沤子”意思的情况下,主观的将后面“宝玉洗了手”改作“宝玉漱了口”,变成“丫头倒了沤子(润肤香蜜)在宝玉手内,宝玉漱了口。”后来道光年间的《王评本》则将“沤子”衍作“一沤子”,至光绪年间的《增评补图石头记》、《金玉缘》、《蝶薌评本》又由“一沤子”演变成 “一瓯子”了。“沤子”与“瓯子”,岂止风马牛不相及而已!而到了1921年由上海亚东图书馆排版铅印,汪原放标点,前有胡适《红楼梦考证》极力推荐的《程乙本》,因汪原放考证出“沤子”是一种润肤的香蜜,是不可以漱口的,于是又将这段文字修改作:

脂抄本:宝玉洗了手,那小丫头拿小壶倒些沤子在他手内,宝玉沤了。
程甲本:宝玉洗了手,那小丫头拿小壶儿倒了沤子在他手内,宝玉洗了手。(程乙本)
东观本:宝玉洗了手,那小丫头拿小壶儿倒了沤子在他手内,宝玉漱了口
王评本:宝玉洗了手,那小丫头拿小壶儿倒了沤子在他手内,宝玉漱了口
金玉缘:宝玉洗了手,那小丫头拿小壶儿倒了一瓯子在他手内,宝玉漱了口
(增评补图石头记,蝶薌评本同)
亚东本:宝玉漱了口,那小丫头拿小壶儿倒了沤子在他手内,宝玉洗了手了

宝玉小解回来,不是先洗手而是先漱口?且泡茶的滚水倒在小沐盆里怎么漱口?富四代公子哥会干类似牛饮之事?润肤的香蜜怎么可以倒在手内嗽口,又怎么可以最后洗手(岂不越洗越脏)?宝玉这么讲究的人,怎么不用瓯子,反倒要倒在手内漱口?《红楼梦》版本衍变的过程在这段文字中可谓显现的一览无遗矣。类似乖情悖理,郢书燕说的错讹,在程本中不乏其例,而胡适先生竟然为这样的程乙本“站台”、“背书”。作为新红学的鼻祖,胡适老夫子了解了《红楼梦》的版本,读懂了《红楼梦》的文本了么?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38
卖家好评率:99.71%
买家信誉:113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01-22

正如钱钟书先生所说:“不受教育的人,因为不识字,上人的当;受教育的人,因为识了字,上印刷品的当。”本人之所以花那么多的时间重新恢复十年前的帖子(《红楼梦稿》本与程甲、程乙本后四十回之版本辩证),只是用版本的实证来证明《红楼梦稿》本跟高鹗没半点关系,而红学界仅因第78回回末“兰墅阅过”的朱字题记,及杨继振在抄本前所题的“兰墅太史手定红楼梦稿百廿卷”为凭,就认定是高鹗的手稿、定稿;庚辰本对己卯本的错误几乎没改,而且还增加了一些谬误,尤其是七十回后被抄手抄的“漫灭几不可识”,仅因抄手题有“庚辰秋定本”,主流派的红学专家大师就认定是作者的修订。现仅举一例,如第58回:
己卯本735.8 菩萨能几日见荤,的这样起来。(诸本虽有异文,而 “没”、“馋”两字均同)
庚辰本1381.1:菩萨能几日见荤,的这样起来。
主流派的红学专家大师判定“饭”是“馋”的形讹谬误,而将“不”字视为作者的修订。


杨继振与庚辰本的抄手之所以这么作,无非就如程伟元所说,“昂其值”而已。这些只要去孔夫子拍卖区《名人墨迹》“信札·手稿”的拍卖网页去看看,就会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最妙的是,后世的红学专家大师竟与之唱起了双簧。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38
卖家好评率:99.71%
买家信誉:113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01-22

2006年6月,上海敬华拍卖公司拍出一部《红楼梦》残抄本,因被深圳卞亦文先生以17万竞的(不包括佣金),通行称之为“卞藏本”。考证派就像打了一针鸡血一般,专家大师们对藏主、印章、题记作者、避讳等经过了一番不亦乐乎的考证(曾对专家的避讳考证成果,本人还特意发了个“浅谈红楼梦的避讳”的帖子),折腾了一番,于是专家大师们各取得了各自的考证成果,就是考证不出这只是后期抄手的一删节本。而本人就像九方皋相马一样,不看这些色物、牝牡,直接把卞藏本与诸脂本的异文逐条进行了梳理卞藏本《红楼梦》与脂抄本的异文 一(二)(三)情况跟红楼梦稿本后四十回删简程乙本是相同的,只是程度不同,这也说明不过是后期抄手的删节本而已。红楼梦稿本有几回不但逐句删削,而且还逐段的删削,而卞藏本只是逐句删削而已。现仅举四例:如,第6

128.4:遂强袭人同领警幻所训云雨之事。(诸本同)
1B9  遂强袭人同
此处卞藏本抄手是直接作了删改,就如甲辰、戚序本迳改第59回的文字:
庚辰本1396.8:你是我屄里吊出来的。(诸本同)
戚序本2252.8:你是我肚里吊出来的。(蒙府本此回从程甲本过录同甲辰本)
甲辰本1919.1:你是我自己生出来的。
庚辰本1396.10:这编的是你娘的。(诸本同)
戚序本2253.2 这编的是你娘的
甲辰本1919.5 这编的是你娘的什么。又如第9
庚辰本205.10:方才明明的撞见他两个在后院亲嘴摸屁股,两个商议定了,一对一肏,撅草儿抽长短,谁长谁先干(诸本同,卞藏本6A6B此处反倒没什么删改,“两个”作“又”,删“子”、“定了”,末句作“谁的长谁先来”,这也说明后期抄手是毫无标准的)
蒙府本346.4 方才明明的撞见他两个在后院里商议着什么长短(戚序本334.4)
甲辰本308.5 方才明明的撞见他两个在后院里亲嘴摸屁股,两个商议定了,一对儿论长道短之言。
蒙府、戚序本和甲辰本对《红楼梦》文本中的“黄段子”都会作不同程度的删改,就如《金瓶梅》的“洁本”(戚序本眉批所谓的原本- 被层层误读了之《红楼梦》版本)。此处也被抄手作了不同的删改了。
新校本136.1:方才明明的撞见他两个在后院子里亲嘴摸屁股,一对一肏,撅草根儿抽长短,谁长谁先干。(第一至三版同,“草根”,庚辰本及诸本作“草棍”)
两个商议定了”,这么明显的漏句,而“冯其庸先生领衔,中国红学会专家集体校注三次修订之权威版本”,经历了近三十年,后又经两次修订竟然都发现不了,却偏能考证出后四十回是“无名氏”所续。所谓红学界的权威专家就如《金瓶梅》中王婆“称赞”西门庆所说的,“能见四十里外蜜蜂儿拉屎,出门却交癞象绊了一交---原来觑远不觑近。”

8
179.9:但其真体最小,能从胎中小儿口内啣下。今若按其体画,恐字迹过于微细,使观者大废眼光,亦非畅事。故今只按其形,无非略些规矩,使观者便于灯下醉中可阅。今注明此,故方无胎中之儿,口有多大,怎得啣此狼犺蠢大之物等语之谤。(“口内”诸本作“口中”、“形势”作“形式”、“展”、作“展放”)
3B9  但其真体最小,能从小儿口内啣下来。今按其形式绘于后
这段删简文字,比对一下红楼梦稿本后四十回删简程乙本文字,如出一辙。

193.6  素与贾家有些瓜葛,故结了亲,许与贾蓉为妻。那秦业至五旬之上,方得了秦钟。因去岁业师亡故,未暇延请高明之士,只得暂时在家温习旧课。正思要和亲家去商议,送往他家塾中(去),暂且不致荒废。可巧遇见了宝玉。(“只得暂时在”诸本作“只暂在”)
甲辰292.2素与贾家有些瓜葛,故结了亲。那秦业五旬之上,方得了秦钟。因去岁业师回南,在家温习旧课。正要与贾亲家商议,附往他家塾中去,可巧遇见宝玉。
11B9   与贾家有些瓜葛,故许与贾蓉为妻。至五旬之上,生了秦钟。去岁业师亡故,未暇延师。正要和亲家商议,送往他家塾中去,可巧遇见了宝玉。

这段文字,甲辰本与卞藏本都作了不同的删改。其实《红楼梦》版本在传承的过程中,都存在这种现象,这些不过后期过录者之所为而已,因为《红楼梦》的篇幅太长,有的地方觉得有点啰嗦,所以后期的过录者往往作不同的删削。

5
115.1: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化(诸本同)
185.5: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花(蒙府本同)
甲辰本: 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话(183.6)
12.9 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许他

第5回的判词被卞藏本的抄手抄的谬误连篇,而且还有删简,因“许他”二字可解,就被主流派的红学专家大师考证出是作者的原笔。
[ 此帖被文化护卫者在2020-01-23 12:32重新编辑 ]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38
卖家好评率:99.71%
买家信誉:113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01-22


2002年,商人谢根荣花了不到2万元,从老家收集一些玉片,然后请北京中博雅文物鉴定中心鉴定委员会主任牛福忠串成了“金缕玉衣”,他又请来中国收藏家协会前秘书长王文祥、故宫博物院前副院长杨伯达、北京大学宝石鉴定中心前主任杨富绪、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前副主任委员史树青,5位专家在装着“金缕玉衣”的玻璃柜子外“走了一趟看了看”,便为这件“文物”估价24亿元人民币。谢根荣用这一纸估价说明,骗取银行放出7亿贷款,最终使银行5.4亿元打了水漂。马未都揭秘价值24亿“金缕玉衣”内幕

商人谢根荣只是向文物鉴定专家奉上了几十乃至百万元的鉴定费(只需顶级文物专家签名、钤印而已),竟能使2万块成本的“文物”,一下飙升到24亿,其效益简直把贩毒者提头的买卖甩到银河系外。其实两百年来的“红学”考证,就跟顶级文物专家从玻璃柜子外“走了一趟看了看”,有异曲同工之妙,所以连后四十回的版本谬误都没弄明白的高鹗,竟然都被考证出续了后四十回《红楼梦》。
[ 此帖被文化护卫者在2020-01-23 12:30重新编辑 ]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38
卖家好评率:99.71%
买家信誉:113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01-22

孔夫子的系统到底怎么回事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38
卖家好评率:99.71%
买家信誉:113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01-22

孔尚任在“《桃花扇》本末”中说:“读《桃花扇》者,有题辞,有跋语,今已录于前后。又有批评,有诗歌,其每折之句批在顶,总批在尾,忖度予心,百不失一皆借读者信笔书之,纵横满纸,已不记出自谁手,今皆存之,以重知己之爱。”

所谓“忖度予心,百不失一”,只是孔尚任为“重知己之爱”,不过客气话而已;孔尚任连谁在自己《桃花扇》抄本上作的批语都搞不清楚,而考证派的专家大师能考证出那条是脂砚斋的批语?以靖藏本为例
27回“葬花吟”批语
靖藏本批:开生面,立新场,是书不止《红楼梦》一回惟此回更生更新且读去非阿颦无是非石兄断无是情聆难为了作者,愧杀古今小说家也。故留数语以慰之(后有)丁亥夏 畸笏(甲戌本12A眉批、庚辰本623眉批,靖藏本据陈庆浩先生《新编石头记脂砚斋评语辑校增订版》中国友谊出版公司19878月版第505)
这条批语,靖藏本蓝色文字从甲戌本过录,红色文字从庚辰本过录,棕色文字为抄手自己添加,并对这两条批语作了删削、挪移。这也说明了靖藏本的批语是后于甲戌、庚辰本的抄手所为而已,跟脂砚斋早已是风马牛不相及了。而甲戌、庚辰本的这条似是而非的批语,也是经抄手的传抄发生了变异,至于到底是甲戌批语早,还是庚辰批语早,考证起来,恐怕难度会比鸡早还是蛋更难些。
6
甲戌本8B10:先找着了凤姐的一个心腹通房大丫头。
脂批:着眼。这也是书中一个要紧人,《红楼梦》曲内虽未见有名,想亦在副又册内者也。
靖藏本批:要紧人,虽未见有名,想亦在副又册内者也。观警幻情榜,方知余言不谬。(陈庆浩辑142)
24
庚辰本542眉批:读阅醉金刚一回,务吃刘铉丹家山查()丸一付,一笑。余卅年来得遇金刚之样人不少,不及金刚者亦不少,惜书上不便历历注上芳讳,是余不是()心事也。壬午孟夏。
靖藏本批:     “醉金刚”一回文字,伏芸哥仗义探庵()。余卅年来得遇金刚之样人不少,不及金刚者亦复不少,惜不便一一注明耳。壬午孟夏。(陈庆浩辑436)
如果说,甲戌、庚辰本的批语大都是剖析艺术结构,而到了靖藏本的批语便都成了索引史实。“想亦在副又册内者也”,这句只是批者的一种假设,而靖藏本“观警幻情榜,方知余言不谬”却成真了;“务吃刘铉丹家山楂丸一付”与“伏芸哥仗义探庵”,这是那一头跟那一头的事?类似的批语不但在所谓的脂批中随处可见,就连红学最高权威冯其庸先生的《瓜饭楼重校评批红楼梦》中的辑脂批都能拣出几箩筐来。而主流派的红学专家大师能考证出真正的脂批是什么样的?

又如陶洙将甲戌、庚辰本的批语过录到己卯本时,把底本的原有一些批语不过录(按主流派的红学专家大师的解读,那些都是脂批),却把后来不知张三李四,王五赵六心血来潮,随意一挥的批语过录了(笔迹不同,不知后来什么时候批上的),如搁早期的抄本,这些都成脂砚斋批语了。为什么甲戌本的批语抄手都是一气呵成抄就的,而到了庚辰本,不但分崩离析,而且每条都有署名、干支纪年?考证派的红学专家大师连版本都梳理不了,能把这些梳理清楚?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38
卖家好评率:99.71%
买家信誉:113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01-22

孔尚任在《桃花扇》第一出借“副末”之口说:“借离合之情,写兴亡之感,实事实人,有凭有据。”这比《红楼梦》第一回中“至若离合悲欢,兴衰际遇,则又追踪蹑迹,不敢稍加穿凿”,说的更为言之凿凿。然顾彩却在《桃花扇序》中说:“事有不必尽实录者,作者虽有轩轾之文,余则仍视为太虚浮云,空中楼阁云尔。”《桃花扇》的剧情在顾彩看来,也不过是作者的虚构而已。

客观的说,《桃花扇》的剧情甚至比现在的影视剧还狗血:漕抚田仰花三百花银要娶李香君为侍妾,无奈香君誓死为侯朝宗守节,马士英知道后,差一班恶仆登门强娶,香君以头撞地,头破血流,晕倒在地,杨龙友为了应差,将鸨母李香君的干娘李贞丽冒充香君,推拥上轿。用残花败柳冒充青春少艾,以田仰的权势,也逆来顺受,甘受“燕婉之求,得此戚施”之辱?最后竟然使李香君安然无恙逃过一劫;后来弘光帝为排演阮大胡子的《燕子笺》等传奇,又把仍住在媚香楼的李香君当作李贞丽强征入宫,竟然也发觉不了;李香君用生命为侯朝宗守节,经历了千难万阻,最后逃难到棲霞山,巧遇卞玉京,暂留葆真庵,还求苏崑生上心寻觅侯朝宗,而老赞礼、柳敬亭带着侯朝宗来到葆真庵外,竟然不能相见,最后七月十五日为修斋追荐崇祯帝时在白云庵相遇,仅凭张瑶星的一句话,“两个痴虫,你看国在那里,家在那里,君在那里,父在那里,偏是这点花月情根,割他不断么?”两个人竟然幡然醒悟,各自修道去了。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38
卖家好评率:99.71%
买家信誉:113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01-22


合情合理才是好文章。孔尚任《桃花扇》的剧情既非悲剧,又非喜剧,不符合大众的审美情趣。可谓既不合情,更不合理。按张瑶星的话说,明代所有的亡国之民,岂不都得出家入道!国君以其责殉社稷国家,作为一介小百姓生活就不得继续?所以才有顾彩“令生旦当场团圆,以快观者之目”。孔尚任与顾彩的关系,无论从史籍,还是从孔尚任在《桃花扇》的本末及顾彩做的序中,都是可追踪蹑迹的;而曹雪芹与脂砚斋只不过是两个马甲而已,即便有些是真正的脂批,就如顾彩与孔尚任,也并不代表作者之意。考证派已经历了近一个世纪,至今恐怕连那一条是真正的脂批,也未必已弄清楚,却依据道听途说的什么小说笔记,考证出脂砚斋参与了小说创作。连前八十回的叙述都弄不清楚,对后四十回反却言之凿凿。按顾彩的话说,岂非“太虚浮云,空中楼阁”。如果厘不清版本的传承关系,读不懂小说的文本,谈所谓的“红学”,岂非纸上谈兵,痴人说梦,自欺欺人!

正如动画片《哪吒之魔童降世》台词所说:“人心中的成见像一座大山,任你怎么努力都休想搬动。”所以胡适先生永远是新红学鼻祖,周汝昌先生永远是红学泰斗大师,冯其庸先生永远是红学最高权威。

《儒林外史》中的王太说:“天下那里还有个快活似杀矢棋的事!”我不禁呵呵一笑
bdsmsm 离线

级别: 童生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92
卖家好评率:98.94%
买家信誉:455
买家好评率:100%
书摊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01-22
    

级别: 举人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4217
卖家好评率:99.98%
买家信誉:26
买家好评率:100%
书店等级: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01-22
赵五 离线

级别: 童生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54
卖家好评率:99.72%
买家信誉:384
买家好评率:100%
书店等级:
拍卖等级:
书摊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01-23
楼主很牛逼~
孟子任 离线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2443
卖家好评率:99.8%
买家信誉:258
买家好评率:100%
书店等级: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5楼 发表于: 01-23
          
书巫 离线

级别: 进士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10307
卖家好评率:100%
买家信誉:200
买家好评率:100%
书店等级: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6楼 发表于: 01-24
书尽其用
游仁寻觅 离线

级别: 榜眼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120
卖家好评率:98.39%
买家信誉:80
买家好评率:100%
书摊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7楼 发表于: 01-24
  

级别: 大学士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59
卖家好评率:99.72%
买家信誉:426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书摊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8楼 发表于: 01-25
后面的三、四十回根本不是雪芹思想所为。

级别: 大学士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59
卖家好评率:99.72%
买家信誉:426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书摊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9楼 发表于: 01-25
1012 离线

级别: 探花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4963
卖家好评率:100%
买家信誉:1239
买家好评率:100%
书店等级: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20楼 发表于: 01-25
不懂《红楼梦》的版本源流,但可以帮提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38
卖家好评率:99.71%
买家信誉:113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21楼 发表于: 01-29






《红楼梦》第六十八
正文:便告我们家谋反也没事的。
己卯本这么清晰的“谋反”两个字,庚辰本的抄手竟然抄成“谋歹”,就因有抄手的“庚辰秋定本”字样,就能证明是作者之修订?上海古籍出版社的编辑竟将“谋反”两字妄改作“谋夕”,而红学最高权威冯其庸先生主编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汇校》竟然也着了道,岂不哀哉!

探春的丫头侍书在第90回关于宝玉放定的事时说:“那一天我告诉你时,是我听见小红说的。后来我到二奶奶那边去,二奶奶正和平姐姐说呢,说那都是门客们借着这个事讨老爷的喜欢,往后好拉拢的意思。别说大太太说不好,就是大太太愿意,说那姑娘好,那大太太(邢夫人)眼里看的出什么人来?”红学专家大师的眼神可谓与邢夫人有得一拼!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38
卖家好评率:99.71%
买家信誉:113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22楼 发表于: 01-29

 


第三十一至四十回的目录,己卯本有“己卯冬月定本”,庚辰本没有“庚辰秋月定本”字样;第六十一至七十回目录,己卯本没有“己卯冬月定本”的字样,而庚辰本却有“庚辰秋月定本”,这说明什么?这也只能说明抄手有时很机械,有时是全凭心血来潮想写怎么就怎么写而已,这也能当作三曹对案的实据?如果“凡四阅评过”是脂砚斋所为,那么是否可以说明,庚辰本除双行墨夹批,那些己卯本上所没有的朱笔眉批及朱笔侧批均非脂砚斋的批语?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38
卖家好评率:99.71%
买家信誉:113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23楼 发表于: 01-30

10回庚辰本229.1:头目不时眩晕,寅卯间必然自汗(诸本均作寅卯
14回庚辰本289.7:至寅正,平儿便请起来梳洗(诸本均作寅正字)
26回庚辰本598.9:众人都看时,原来是唐寅两个字(诸本均作唐寅
69回庚辰本1695.9:明日寅时入殓大吉(诸本均作寅时字;甲辰本2302.5此处改动很大,但仍保留了这句)
52回庚辰本1226.6:只听自鸣钟已敲了四下。[脂双批:按四下乃寅正初刻。此样法,避讳也。]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38
卖家好评率:99.71%
买家信誉:113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24楼 发表于: 01-30
冯其庸先生在瓜饭楼重校评批《红楼梦》(辽人版875)针对此批所作的眉批说:
脂批云此样(写)法,避讳也。按此批极重要。明明指曹雪芹是避其祖曹寅的讳,故不写寅正初刻,而写自鸣钟已敲了四下,此处若非脂砚斋批,则一般读者亦想不到此。唯有脂砚斋熟悉作者家世,亦熟悉作者用意,才能批出。凡以为《红楼梦》作者非曹雪芹者,请来看此批。



                    

51
庚辰本1195.2:“只听外间房中十锦槅上的自鸣钟噹噹两声。”按两声,正是“丑正初刻”,那么,“丑”字又是为谁避讳?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38
卖家好评率:99.71%
买家信誉:113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25楼 发表于: 01-30


甲戌本第26回第11B与庚辰本598页眉批针对薛蟠把唐寅看成庚黄有一条眉批:
甲戌本:闲事顺笔,骂死不学之纨袴。叹叹!
庚辰本:闲事顺笔,骂死不学之纨袴。壬午雨窗,畸笏
考证派已将经历一个世纪了,考证出了到底谁是山寨的么?


           

如果说第52自鸣钟已敲了四下是作者避字之讳,那么闲事顺笔为什么不避字讳?且前有字,后有字又该怎么解读?难道第52回是被隔离了的?史上可有这样避讳的么?红学最高权威冯其庸先生说,“明明指曹雪芹是避其祖曹寅的讳,故不写寅正初刻,而写自鸣钟已敲了四下,此处若非脂砚斋批,则一般读者亦想不到此。”为什么第14回却偏偏要写“寅正”?红学最高权威冯其庸先生已做故了,红学界还有车载斗量的专家大师,能说明清楚么?


级别: 大学士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59
卖家好评率:99.72%
买家信誉:426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书摊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26楼 发表于: 01-30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38
卖家好评率:99.71%
买家信誉:113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27楼 发表于: 02-04


任何艺术形式都是需要夸张的,不然就会显得平淡而毫无情节了,文学作品更是如此:

如《三国志》“蜀书•先主传”:“(刘)琦病死,群下推先主为荆州牧,治公安。权稍畏之,进妹固好。”仅一句“进妹固好”(为了巩固与刘备的同盟关系,嫁妹给刘备),罗贯中的《三国演义》不但“反其义而用之”(招赘刘备),而且还洋洋洒洒演绎了“甘露寺”等数回之文字;又如吴承恩的《西游记》,唐太宗在贞观二十三年五月就已驾崩了,儿子高宗即位,第二年就改元永徽,而吴承恩仅借崔判官大笔一挥,给唐太宗增阳寿十年,给历史“闰”出十年,让他活到贞观三十三年;殷开山于唐高祖李渊武德二年征刘黑闼时已道病卒了,而吴承恩却令他死后十几年生死而肉骨之,于贞观十三年招状元陈光蕊为婿;《三国志》“魏书•董二袁刘(刘表)传”,叙刘琮以荆州降曹操后,“太祖以琮为青州刺史、封列侯”,而罗贯中的《三国演义》(第四十一回)却叙:“操唤于禁嘱咐曰:‘你可引轻骑追刘琮母子杀之,以绝后患。’于禁得令,领众赶上,大喝曰:‘我奉丞相令,教来杀汝母子!可早纳下首级!’蔡夫人抱刘琮而大哭。于禁喝令军士下手······军士杀死刘琮及蔡夫人,于禁回报曹操,操重赏于禁。”作者手下的笔就如阎罗王的勾魂笔,为了情节需要,想要谁死谁就得死;想要谁活,即便是死人,也能生死而肉骨之。

牡丹亭第二十三出“冥判”
〔旦扮杜丽娘〕女囚不曾过人家,也不曾饮酒,是这般颜色。则为在南安府后花园梅树之下,梦见一秀才,折柳一枝,要奴题咏。留连婉转,甚是多情。梦醒来沉吟,题诗一首:“他年若傍蟾宫客,不是梅边是柳边。”为此感伤,坏了一命。〔净扮鬼判〕谎也。世有一梦而亡之理?
汤显祖的《牡丹亭》,为了追求戏剧效果,编撰的情节,竟连鬼都不相信。这也说明,作者的一切构思都是出了情节的需要。

《红楼梦》
第十二回
(贾瑞死)当下代儒料理丧事,各处去报丧,三日起经,七日发引,寄灵于铁槛寺。
脂批:所谓“铁门限”是也。先安一开路之人,以备秦氏仙柩作引子。(己卯236页、庚辰266页、蒙府10B、戚序427同)

第十三回
谁知尤氏正犯了胃疼旧疾,睡在床上。
脂批:妙,非此何以出阿凤。(甲戌4A、己卯243、庚辰273、王府5A、戚序440同)

这两条诸本均有的(甲戌本第十二回应该也有)批语,应该是早期脂砚斋的批语,这也说明作者早就设定了秦可卿第十三回必须得死,因为接着就要叙“省亲”的重头戏,把这三回书(第13至第15回)往那里挪都不协调于整体的布局。正如第二十七回“葬花吟”有一条批语所说:“不因见落花,宝玉如何突至埋香塚;不至埋香塚,又如何写葬花吟。”此处则是:可卿不死,如何写省亲文字;尤氏不犯胃疼旧疾躺在床上,王熙凤如何显示办大事(丧事)的才能?这也是毛宗岗在“读三国志法”中所说的“作文者以善避为能”,这一切都是顺其自然的事。

《红楼梦》第十一回:(王熙凤)来到宁府,看见秦氏的光景,虽未甚添病,但是那脸上身上的肉全瘦干了······尤氏道:“你冷眼瞧媳妇是怎么样?”凤姐低了半日头,说道:“这实在没法儿了。你也该将一应的后事用的东西给他料理料理,冲一冲也好。”

12回因要腾出空间叙述贾瑞的事,这也是秦可卿最后病症的描述,按时间节点来说,也就是贾瑞要死的时节,不过就如影视中的切换镜头而已。就这么一个病入膏肓的冢中枯骨,第十三回怎么能上天香楼与公公贾珍“浪”?第十三回有诸本均同的早期二十一条批语(甲戌、己卯、庚辰、蒙府、戚序本),没有半字道及“天香楼”的事,而甲戌本中独有的“九个字写尽天香楼事,是不写之写”,也许就如孔尚任所说的“借读者信笔书之”,就如“想亦在副又册内者也”被靖藏本的抄手附会出“观警幻情榜,方知余言不谬”!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38
卖家好评率:99.71%
买家信誉:113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28楼 发表于: 02-07
第十六回
如早生二三十年,如今之些老人家也不薄我没见世面了。
脂批:忽接入此句,不知何意,似属无谓(味)。(甲戌10B、己卯303、庚辰333、蒙府12A、戚序543

           

冯其庸瓜饭楼237页眉批:凤姐“若早生二三十年”一段闲话,是明指康熙南巡也。谓己晚生,未及赶上南巡盛事也。按康熙后四次南巡,皆在曹寅任上,康熙第三次南巡是康熙三十八年,第六次南巡是康熙四十六年,皆在雪芹出生之前。故雪芹借凤姐此语以指南巡也。书中特指“太祖皇帝”,则尤明指康熙无疑矣。脂批说“不知何意”,其意盖借此暗示读者也。

  


“似属无谓(味)”,已彻底坐实了连脂砚斋都“不知何意”,而冯其庸先生竟然都能透过文字解读出比脂砚斋更为丰富的寓意,这不但凸显了冯其庸先生超强之理解力,而且还比脂砚斋更了解《红楼梦》么?!!!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38
卖家好评率:99.71%
买家信誉:113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29楼 发表于: 02-07

15
(北静王)亲自与宝玉带上,又携手问宝玉:“几岁?读何书?”宝玉一一答应。
脂批:钟爱之至(甲戌2A7、己卯274.1、庚辰304.1、蒙府514.4、戚序492.4)

    


冯批:如此举止,可见情亲之至,窃以为后面必有重要文字,惜不得见后文耳。(瓜饭楼216.9)

             


脂砚斋都没发现“后面有重要文字”,而冯其庸先生竟然都能知道“窃以为后面必有重要文字,惜不得见后文耳”,冯其庸先生岂非“无中生有”之读书法在作怪?!!!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38
卖家好评率:99.71%
买家信誉:113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30楼 发表于: 02-07


1718
不知历几何时,这日贾珍等来回贾政:“园内工程俱已告竣。”
脂批:年表如此写亦妙。(己卯315、庚辰347、蒙府1A、戚序565


       

周汝昌《红楼梦新证》
《红楼纪历》:小说第十七回叙盖造新园,写到“又不知历几何时”,贾珍等人来向贾政报告工程告竣,“几何时”旁有脂批说:年表如此写,亦妙。
这说明照脂砚斋所知,红楼梦的叙事年月,是大有条理的。(华艺出版社19988月版第143页)

   


不知历几何时”,这句就如第28回茗烟去叫宝玉,说“冯(紫英)大爷请”,宝玉便从贾母屋里来到书房,有一条批语所说“文人弄墨虚点缀也”。而脂砚斋所批“年表如此写亦妙”这句,就如相声捧哏的凑趣。作者都不知,脂砚斋从何而知,又何来的“条理”?


第63回
大家算来,香菱、晴雯、宝钗三人皆与他同庚。(周汝昌精校本红楼梦海燕版第847页)


  


《红楼梦新证》
“红楼纪历”第十三年
第十九回:袭人之姨妹“如今十七岁”。则袭人此时至少亦应十七岁,实长宝玉四岁。
第二十二回:“听见薛大妹妹今年十五岁。”是钗比宝玉长二岁,情理甚合。(红楼梦新证第151页)


      
       


“红楼纪历”第十五年
第七十八回:按芙蓉诔有云:“窃思女儿自临浊世,迄今十有六载······相与共处者,五年八月有奇。”上推五年八个月,当第十年年初;第七十七回明叙晴雯初买时才十岁,至本年亦正十六岁,若合符契。


        




作者在书中已说明了“袭人与香菱、晴雯、宝钗是同庚的”,而周汝昌先生却按其“条理”推算出袭人比宝钗长二岁,袭人比晴雯长三岁(第十三年袭人十七岁,第十五年袭人已十九岁了),这就是红学泰斗大师的若合符契???


[ 此帖被文化护卫者在2020-02-07 18:17重新编辑 ]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38
卖家好评率:99.71%
买家信誉:113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31楼 发表于: 02-11
唐太宗在《帝范》卷四中说:“取法于上,仅得为中;取法于中,故为其下。”解读脂砚斋,首先得弄明白这条批语是怎么产生的,否则不止是超越而已,更会闹出关公战秦琼,曹操打严嵩一样的笑话。如第五回

宝玉刚合上眼,便惚惚睡去,犹似秦氏在前,遂悠悠荡荡,随了秦氏至一所在。(甲戌本3B、戚序163、蒙府169)
批:此梦文情固佳,然必用秦氏引梦,又用秦氏出梦,竟不知立意何属。

                                   

批者已声明了“不知立意何属”,然“不知又历几何时”(套用脂批语),不知张三李四心血来潮在甲戌本中,续了一句“惟批书人知之”(笔迹明显不同),陶洙从甲戌本的批语过录到己卯本时,抄成了一条,变成惟批者知之了。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38
卖家好评率:99.71%
买家信誉:113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32楼 发表于: 02-11

第一回
甲戌本14A:玉在匮中求善价   钗于奁内待时飞
批:表过黛玉,则紧接宝钗    前用二玉合传,今用二宝合传,自是书中正眼
冯其庸瓜饭楼第12页
                              

这是两个不同的批者,对“玉在匮中求善价   钗于奁内待时飞”的不同解读。前者把“玉在匮中”的“玉”解读为黛玉,所以说“表过黛玉,则紧接宝钗”;而后者把“玉在匮中”的“玉”解读为宝玉,所以说“前用二玉合传,今用二宝合传”。“前用二玉合传”,指第一回前有“只因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有绛珠草一株,时有赤瑕宫神瑛侍者,日以甘露灌溉,这绛珠草始得久延岁月”。而红学最高权威冯其庸先生竟把两条风马牛不相及的批语辑成一条,中间还用了逗号。百年后的红学最高权威竟然都是这样解读脂批的,怎么能苛求两百年前的抄手!

   

最为可笑的是,土默热连绛珠仙子“林黛玉”的出生地都弄不明白,竟说“她的前身是青埂峰下的‘绛珠仙子”。按《红楼梦》第四回门子的话说,“老爷真是贵人都忘事,把出生之地竟忘了”,竟然都能考证出是洪升创作了《红楼梦》。其实两百年来的“红学”都是这样荒唐可笑的!!!

[ 此帖被文化护卫者在2020-02-12 10:01重新编辑 ]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38
卖家好评率:99.71%
买家信誉:113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33楼 发表于: 02-11

想当年,俺还是孔夫子一段子手,只是处理图片太费时了。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38
卖家好评率:99.71%
买家信誉:113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34楼 发表于: 02-12

第53回
庚辰本1230眉批:自可卿死后,未见贾蓉续娶,此回有蓉妻回避语,是书中遗漏处。 绮园

第29回
庚辰本673.6:只见贾珍、贾蓉的妻子、婆媳两个来了。

正如庚辰本第12回回后总批所说:“此回忽遣黛玉去者,正为下回可儿之文也。若不遣去,只写可儿、阿凤等人,却置黛玉于荣府,成何文哉?故必遣去,方好放笔写秦,方不脱发。况黛玉乃书中正人,秦为陪客,岂因陪而失正耶?”金圣叹在《水浒传》在第19回林冲娘子自缢身死后批道:“此只是作书者随手架出,随手抹倒之法。”即谓不是主要人物。己卯本在第2回回末有一条批语:“语言太烦,令人不耐。古人云,惜墨如金,看此视如土矣。虽演至千万回,亦可也。”已嫌《红楼梦》过于唠叨。连秦可卿都是陪客,且续弦连名姓都没有,作者不过顺笔带过而已。秦可卿死于第13 回,而第29回已有贾蓉的妻子了,自己读书不仔细,反责作者“遗漏”,岂非可笑!其实,两百年来的红学专家大师,读书都是这样“仔细缜密”的。

   

第75回的这条眉批跟第53回的这条眉批,显系一人所为,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所藏的《庚辰本》,却把第75回的这条眉批抄成了夹批;而草根红学第一人邓遂夫把庚辰本中所有的批语都按笔迹的颜色归类,而且把这条眉批“认罪”误判作“认罚”,脂抄本的批语大都没署名,经这么一鼓捣,变得越来越混乱了,岂不都成脂批了?本人曾梳理过《东观阁本》的批语,由于批者是用行草书作的批语,过录者对于“漫漶不可识”的,无从辨解,几不成文。而后来的三让堂本、王评本、增评补图石头记、金玉缘、蝶薌评本等,按各自的思维,连猜带蒙,谁解读变成谁的了。

          

李舰艇 离线

级别: 会元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4322
卖家好评率:99.77%
买家信誉:113
买家好评率:100%
书店等级: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35楼 发表于: 02-12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38
卖家好评率:99.71%
买家信誉:113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36楼 发表于: 02-12

书不但要连贯着读,而且还要比较着读,否则就会读的越多越糊涂了。客观的说,红学名宿蔡义江先生要比红学最高权威冯其庸先生,红学泰斗大师周汝昌先生要严谨的多。

 
《蔡义江解读红楼梦》漓江出版社2005年5月版第5页,《蔡义江点评红楼梦》团结出版社2004年9月版第48页,《论红楼梦佚稿》浙江古籍出版社1*9*8*9年8月版第205页。

“甲戌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1927年胡适在上海购得,1962年胡适去世后,将此本寄藏于美国康乃尔大学图书馆,现被上海博物馆购藏(2005年从胡适后人手里花80万美金购回)。这个本子只残存了第一至第八回、第十三回至第十六回、第二十五回至第二十八回,共十六回

甲戌本有第十七-十八回么?

    
    

《红楼梦》第83回
王太医吃了茶,因提笔先写道: “六脉弦迟,素由积郁。左寸无力,心气已衰。关脉独洪,肝邪偏旺,木气不能疏达,势必上侵脾土。饮食无味,甚至胜所不胜。肺金定受其殃,气不流精,凝而为痰,血随气涌,自然咳吐。理宜疏肝保肺,涵养心脾。虽有补剂,未可骤施。姑拟黑逍遥以开其先,后用归肺固金以继其后。不揣固陋,俟高明裁服。”  又将七味药与引子写了。贾琏拿来看时,问道:“血势上冲,柴胡使得么?”王大夫笑道:“二爷但知柴胡是升提之品,为吐血衂所忌。岂知用鳖血拌炒,非柴胡不足宣少阳甲胆之气,以鳖血制之,使其不致升提,且能培养肝阴,制遏邪火。所以内经说:通因通用,塞因塞用。柴胡鳖血拌炒,正是假周勃以安刘的法子。”贾琏点头道:“原来是这么着,这就是了。”王大夫又道:“先请服两剂,或再加减,或再换方子罢。我还有一点小事,不能久坐。”  

在《红楼梦》后四十回中,只有第83回王大夫给黛玉开了一张病历,药方中的“七味药与引子”只字未写,还是贾琏葫芦提问出一味“柴胡”,除此之外,后四十回作者根本没写过方子开过一味药,这就是“续书的作者不懂的这一点,每写一张方子,必一本正经地抄医书”?蔡义江先生这不是无中生有,捕风捉影么?

  

第三回回末:黛玉虽不知原委,探春等却都晓得是议论金陵城中所居的薛家姨母之子姨表兄薛蟠,倚财仗势,打死人命,现在应天府案下审理。

第四回:薛蟠已拜见过贾政,贾琏又引着拜见了贾赦、贾珍等。贾政便使人上来对王夫人说:“姨太太已有了春秋,外甥年轻不知世路,在外住着,恐有人生事。咱们东北角上梨香院一所十来间房,白空闲着,赶着叫人打扫了,请姨太太和哥儿姐儿住了甚好。”王夫人未及留,贾母也就遣人来说:“请姨太太就在这里住下,大家亲密些。”

第28回:冯紫英笑道:“你们令姑表兄弟倒都心实。”指宝玉与薛蟠。
不但第3、第4回已将贾宝玉与薛蟠的亲属关系定性了,而且作者从头到尾以第一人称贾宝玉的口吻称薛蟠的母亲为“薛姨妈”,蔡义江先生竟然校作“姑表兄弟”!连考证派的专家大师都搞不明白,更别说索隐派了,所以程本系列两百年来的整理本第28回均作“姑表兄弟”。不知”红学“考证、索隐的是什么东西?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38
卖家好评率:99.71%
买家信誉:113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37楼 发表于: 02-12

不知”红学“考证、索隐的是什么东西?
怎么回事,帖子顶不上?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38
卖家好评率:99.71%
买家信誉:113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38楼 发表于: 02-12

原来孔夫子也是看人放小菜

级别: 大学士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59
卖家好评率:99.72%
买家信誉:426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书摊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39楼 发表于: 02-13
蔡义江就比别人强?我看他红学研究最差。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38
卖家好评率:99.71%
买家信誉:113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40楼 发表于: 02-14

一件成本只有2万块的“金缕玉衣”,经文物界的所谓顶级专家在“玻璃柜子外走了一趟看了看”, 在鉴定书上署上大名,就能驱动效益至24亿,所以国人历来用攀附名人来抬高自己。草根红学第一人邓遂夫,凭借恩师红学泰斗大师周汝昌的一句:“我们这个拥有十亿人的文化大国,只出了一个邓遂夫。”便鼓捣出“一部划时代的红楼梦校订本,一部首次恢复曹雪芹原稿本真貌的通行本”(邓遂夫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庚辰校本“修订四版-终结版”)。

                                                  


第44回
终结版:用细簪子挑一点儿抹在手心里,用一点水化开,抹在唇上,手心里就够打结腮了。(庚辰本1016.5)

  
  
  

终结版校注655.21:且以“颊腮”或“腮颊”连文,在书面语中尚属少见,用作口头语更是别拗之甚

第57回
终结版820.25:忽扭项看见桃花树下石上一人,手托着腮颊出神。(庚辰本1335.1)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38
卖家好评率:99.71%
买家信誉:113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41楼 发表于: 02-14
第20回
终结版331.18:回来伤了风,又该讹(原误饥)着吵吃的了(庚辰本452.3)

    
  

终结版校注336.35:“讹”,己卯及蒙、戚诸本同误“饥”,舒序、甲辰、列藏本则作“饿”(程甲本即据此)。原亦另笔点改作“饿”(是据通行之程甲本),新校本亦从此点改。今从程乙本及新校本之前的通行排印本改。应该承认,自程乙本开始而得以校改的这个“讹”字,才真正符合作者的原意原文。致误的根源,显然是出自原稿本抄录者。他在最初誊录时,不慎将作者原文之“讹”字误作“饿”;在后来的定本中,又进而妄改作“饥”。现在需要说明的是,黛玉怎会忽然说出一句宝玉万一“伤了风,又该讹着吵吃的了”呢?此意说来话长,读者不妨细心体会。总之属于脂砚斋常击节赞叹的那种“奇绝妙文”,或可谓之“冷幽默”---这从脂批及此前之正文中即可领悟求解也。  

第53回
终结版762.14:晴雯此症虽重,幸亏他素习是个使力不使心的,再素习饮食清淡,饥饱无伤。这贾宅中的风俗秘法,无论上下只一略有些伤风咳嗽,总以净饿为主。次则服药调养。故于前日一病时,净饿了两三日

    

“我们这个拥有十亿人的文化大国,只出了一个邓遂夫”这么个人物,应该不会不知道什么叫“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什么叫“现打不赊”吧!!!

当别人校用了一个旁补文字,甚至庚辰本以外的脂本文字时,什么“非原文”、“不合体例”有的没的都要说上几车的话;自己校用了一个程乙本的文字,俨然杀了贼王,擒了反叛似的。“饿”也罢,“饥”也罢,这不过是贾宅的伤风感冒疗法而已。不知这是属于“冷幽默”,还是“热讽刺”?草根红学第一人岂非妄解圣意,重蹈程乙本错误之覆辙?  今年春晚贾冰有一句台词说,“我建议你平时把智商抠出来喷点醋消消毒。”以红学草根第一人积几十年研究红学的经历,修订过四次后的终结版,竟然还会出现这样的“奇迹”,这智商即便扣出来,用高度酒精浸泡七天七夜,恐怕也无济于事耶!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38
卖家好评率:99.71%
买家信誉:113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42楼 发表于: 02-14

第37回
终结版558.24:若十二首已全,便不许他复(原误)赶着又作;(若又作),罚他就完了(庚862.5)

 

 
 

校注564.56:“若十二首已全,便不许他复(原误)赶着又作;(若又作),罚他就完了。”各本同缺“若又作”三字,并或误或缺“复”字。缺“若又作”,是原定本抄录者因“又作”二字重出而夺漏;误“复(繁体復)”为“後(即后)”,则因二字草书形近而讹。何以在意补“又作”之外复补“若”字呢?一是文意使然;二是在重出的“又作”前若无其他字,则原底本(或原定本)按常规当连写为“又作==”,便不致夺漏也。这句话中有其他文字,己卯、梦稿、列藏、舒序本全同,其余各本则在“他后赶着又作”处有异文(或多删“后”字,或将“作”字提至“赶”字前等)。相比之下,此本及己、梦、列、舒当为历次定本原文,但尽皆夺漏“若又作”三字亦极明显。而自《红楼梦》公开印行传世二百余年来,从程甲本到如今的权威新校本,对此语的处理竟然都是任其不通,似从未觉察其间有夺漏。这究竟是“尊重原著”呢,还是校订者的疏忽呢

 

第48回
终结版700.32:宝玉大笑道:你已得了,不用再讲,越发倒学杂了(庚1117.5)。

这句的句式与对话跟上面是一样的,程甲本第48回第9页A面第四行此处增了“若再讲”三个字。这说明草根红学第一人压根不懂《红楼梦》文本的语汇规律。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38
卖家好评率:99.71%
买家信誉:113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43楼 发表于: 02-14

第37回
邓校本校注561.25:“看他讽刺宝林二人,妙乎(原误省手)?”句中“妙乎”二字,己卯本同误“省手”,其余共有此批的蒙、戚诸本则缺此二字(大约亦因“省手”太过生涩费解而删弃);今按草书形讹意改。

 

《第五才子书水浒传》
贯华堂卷12第7回5A4批:为后文省手也,却于林冲口中叙出曲曲人情。

            

第19回     
终结版校注317.15:“本是(原误生员)切己之事。”此批因是此本独有,故“生员”二字之误,虽不明显,过去的专家们却未加校改。俞辑录作:“生贡切己之事。”陈辑、朱辑录作“生员切己之事。”皆让人不知所云······可见“生员”实乃“本是”二字的草书形讹

 

            
第六才子书第二本第二折请宴《上小楼》:“秀才们闻道请,似得了将军令,先是五脏神愿随鞭镫”。金圣叹在此句下批道:又嘲戏生员切己事情。

如果说《红楼梦》是师承了《金瓶梅》,即连姓名亦且照搬;那么,脂批可谓随处能找出金圣叹批水浒、西廂的影子。这更凸显了“我们这个拥有十亿人的文化大国,只出了一个邓遂夫”这么个东西,眼界之高,知识面之广了!!!
 
[ 此帖被文化护卫者在2020-02-14 18:31重新编辑 ]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38
卖家好评率:99.71%
买家信誉:113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44楼 发表于: 02-14

当草根红学第一人在《红楼梦学刊》上发表论文,加入红学会时,我的母亲才把我的开裆裤缝上。确切的说,读《红楼梦》,本人是受当年孔夫子网“红楼”热的误导。只是人是需要一点天赋异禀的,本人曾在2008年红学草根第一人最红时,曾发过三个帖子:

从草书形讹,看邓遂夫先生是怎么解读脂本的(可惜图片都已湮没了)

浅谈邓遂夫先生的谬误与庚辰本的修订

版本辩证” --- 读邓遂夫《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庚辰校本》札记

然而草根红学第一人于2010年5月经四次修订之《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庚辰校本---终结版》,也没逃出本山人的五指心·······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1240
卖家好评率:100%
买家信誉:4132
买家好评率:100%
书店等级: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45楼 发表于: 02-17
          
bs850725 离线

级别: 举人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106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46楼 发表于: 02-17
守正出新 离线

级别: 探花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917
卖家好评率:100%
买家信誉:1956
买家好评率:99.95%
书店等级: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47楼 发表于: 02-17
     《红楼梦》买了好几套,一页也没看完。这几天倒是中信版《蒋勋说红楼梦》看的津津有味,估计8本不成问题。原来这套书远远不止是风花雪月,倒像一部百科全书、一部哲学书、一部卑微者的生存史、少年的学堂史。奇怪了,再同时看原著相关章回,竟能看懂一些了。步入老年时代,喜欢起红楼梦了,原来都是蒋勋惹的“祸”!
hary1129 离线

级别: 探花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852
卖家好评率:100%
买家信誉:401
买家好评率:100%
书摊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48楼 发表于: 02-17
做学问的人呀
守正出新 离线

级别: 探花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917
卖家好评率:100%
买家信誉:1956
买家好评率:99.95%
书店等级: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49楼 发表于: 02-17
邓遂夫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庚辰校本“修订四版--作家版  
孔网的价格为什么高高的呀?
描述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回复后跳转到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