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145阅读
  • 166回复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38
卖家好评率:99.71%
买家信誉:113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50楼 发表于: 03-27

      

在古籍的校勘上,尤其在对待像《红楼梦》这样经典作品的文字上,最怕就是去无端充当作者的语文老师,想当然地为其“提高作文水平”―――其结果多半适得其返且是对作者的大不敬

      

对于像《红楼梦》这样一部作者尚未最后补改完成的经典之作,如果在校订上脱离了第一位的求真原则而去单纯地“择善而从”,这对作者和读者都是不责任的

草根红学第一人表面上话说的很冠冕堂皇,而实际上自己却处处充当作者的“语文老师”;最要命的是,即便是体育老师教的“语文”,也不止这水平,恐怕正如春晚小品《招聘》台词所说:
经理:我管你婚嫁不婚嫁啊,告诉我学历。
女乙:阿!
经理:就是你在哪里读的书?
女乙:噢,我是教大的。
经理:那你是上海交大,还是西安交大?
女乙:都不是,我是外婆教大的。
经理:那还是个民办大学咧。

俞平伯先生说,《红楼梦》是一流的作家,二流的作品。而经草根红学第一人对《红楼梦》的文本到处的涂鸦、添蛇足,《红楼梦》已不知沦落到第几流了!庚辰校本自2006年4月出了第一版,2006年12月就修订第二版,接着2007年3月又修订第三版。也就是说,不到一年的时间,已经修订了三次,这也凸显了草根邓遂夫沐猴而冠,急功近利的心态。就如“红学”界的权威专家整理的权威版本新校本《红楼梦》,第一版发行于1982年,第二版修订于1996年。也就是说,经历了14年才修订一次,竟连自身的低级错误都发现不了,而且还增加了讹误,这算那门子的修订!这难道不是糊弄读者的诈骗行为?如果草根邓遂夫是个有气节人,本人只要用经过修订了N次的庚辰校本,随便用他自己的一句原话,就足以把他咽的无法喘息!

   

尤其可恶的是,草根红学第一人当初为了搏出位,对谁都称恩师。举个简单的例子,冯其庸先生一谢世,草根邓遂夫第一时间就“痛悼恩师冯其庸先生”。然翻开庚辰校本,有多少条校记是抹黑诋毁新校本的?更甚的是,大都是颠倒黑白的!俗话说,打狗也要看主人。新校本是冯其庸先生从头至尾领衔主持的,按郭大爷(德刚)的话说,这是欺师灭祖!所谓“痛悼恩师”,不过是消费冯其庸先生的剩余价值而已,这不凸显了草根红第一人只是个吕奉先似的三姓家奴本质!这就是中国著名的“红学专家”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38
卖家好评率:99.71%
买家信誉:113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51楼 发表于: 03-27

怎么回事?帖子无法继续了?
逢一进二 离线

级别: 大学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51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52楼 发表于: 03-28
回 9楼(文化护卫者) 的帖子
【靖藏:“醉金刚”一回文字,伏芸哥仗义“探”庵。余卅年来得遇金刚之样人不少,不及金刚者亦复不少,惜不便一一注明耳。壬午孟夏】(按:“探”庵指的是第三十七回秋爽居士探春的秋爽斋,第二十三回则名“秋掩斋”。【芸哥仗义“探”庵】即第三十七回贾芸送白海棠。凌濛初《初刻拍案惊奇》卷二十:“自己只是在家中广行善事,仗义疏财,挥金如土。”贾芸的“芸”字名色因成语“舍己芸人”而来。
【“探”庵】用典陆游书斋名“老学庵”。【“三十年”】用典宋代邵雍 《三十年吟》“比三十年前,今日为艰难。比三十年后,今日为安闲。治久人思乱,乱久人思安。安得千年鹤,乘去游仙山”)

这里说的是单因素伏应
逢一进二 离线

级别: 大学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51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53楼 发表于: 03-28
【庚辰眉批:读阅“醉金刚”一回,务吃“刘铉”丹家山查丸一付,一笑。余卅年来得遇金刚之样人不少,不及金刚者亦不少,惜书上不便历历注上芳讳,是余不是心事也。壬午孟夏】(按:康熈时期三脂一靖四大原版的版本校书人畸笏叟(张英,1637-1708)题记。脂砚斋高士奇(1645-1703)的批语最迟只至庚辰年。
此则题记用刘铉慧眼识才典故。清修《明史列传第五十一》有载刘铉。“刘铉”在此藏代修辞,指同是詹事府詹事的《石头记》原著作书人梅溪——张英长子张廷瓒(1755—1702)。
【丹家山查丸】指《丹溪心法》卷五“秘方一百”宽中丸。《本草纲目》:“时珍曰:山楂,味似楂子,故亦名楂。世俗皆作查字,误矣……时珍曰:赤爪、棠梂、山楂,一物也。古方罕用,故《唐本》虽有赤爪,后人不知即此也。自丹溪朱氏始著山楂之功,而后遂为要药……震亨曰:山楂大能克化饮食。若胃中无食积,脾虚不能运化,不思食者,多服之,则反克伐脾胃生发之气也。”
【“卅年”】用典宋代邵雍 《三十年吟》“比三十年前,今日为艰难。比三十年后,今日为安闲。治久人思乱,乱久人思安。安得千年鹤,乘去游仙山”。倪二是泼皮无赖,王熈凤是泼皮破落户、放账破落户,【芳】说的是王熈凤之流。第五回中,巧姐判曲中的狠舅奸兄即说的是卜世仁:站在贾芸的角度,卜世仁是狠舅;站在贾芸母亲的角度,卜世仁是奸兄。卜世仁的女儿冠名银姐即因“爱银钱”而来。
潘荣陛《帝京岁时纪胜•皇都品汇》:“刘铉丹山楂丸子,能补能消;段颐寿白鲫鱼膏,易脓易溃”。作者自序落款乾隆二十三年戊寅冬月长至谷旦。潘荣陛见过庚辰本或闻听过第二十四回【山查】畸记上的内容。至迟于乾隆二十三年(1758年),庚辰本《石头记》已为世人所知。【“刘铉”丹家山查丸】这条畸记被二道贩子潘荣陛等望文生义、断取阅读为【“刘‘铉丹’”山楂丸子】,它是庚辰本等传播过程中的重要信息,也是脂批为真的核心证据。潘荣陛是直隶大兴人,占有康熈时期三脂一靖四大原版的梦稿本狗尾续书人曹家“雪芹”晚年定居在北京西郊大兴,故潘荣陛能接触到庚辰本。刘铉丹山楂万应丸药签上的落款【乾隆五十六年(1791年)正月】,则是庚辰本传播情况和脂批为真的又一佐证。
《礼庭吟》二卷(衍圣公孔昭焕家藏本),明孔承庆撰。承庆字永祚,曲阜人,至圣六十代孙也。年三十一,未及袭封而卒。其外祖王惟善为裒其遗诗以成此集,有景泰间同郡许彬《序》,又有天顺丁丑长洲刘铉《序》,岁久散佚。康熈庚辰,衍圣公孔毓圻检校先世遗稿,又得而重刊之。孔毓圻得而重刊《礼庭吟》是张英提及刘铉的文化环境因素)

这里涉及双因素伏应:第三回泼皮破落户,第二十四回泼皮无赖,第七十二回放账破落户。所以有“芳讳”字样表达
逢一进二 离线

级别: 大学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51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54楼 发表于: 03-28
图片:靖批表.png
逢一进二 离线

级别: 大学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51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55楼 发表于: 03-28
回 24楼(文化护卫者) 的帖子
一时,只听自鸣钟已敲了四下。【庚辰夹批:按:四下乃“寅正初刻”寅。此样法,避讳也。】(按:“寅正初刻”寅(四点)是与“寅初初刻”寅(三点)相区别的,也就是说寅时有两点,三点和四点,三点称“寅初初刻”寅,四点称“寅正初刻”寅。
寅时经脉气血循行流注至肺经,肺有病的人经常会在此时醒来,这是气血不足的表现。《素问•刺法论篇第七十二》:“肾有久病者,可以寅时面向南,净神不乱思,闭气不息七遍,以引颈咽气顺之。如咽甚硬物,如此七遍后,饵舌下津令无数。”“使人丁壮有颜色,去虫而牢齿也。”晴雯带病熬夜到寅时会进一步伤及肺经,形成第七十八回开头王夫人所谓“女儿痨”第五十三回开头晴雯所谓“痨病”。晴雯听见自鸣钟已到寅时,所以这个【避讳】是指晴雯内心避讳痨病,但也没法不“夙夜惟寅,直哉惟清”。)刚刚补完,又用小牙刷慢慢的剔出绒毛来。麝月道:“这就很好,若不留心,再看不出的。”宝玉忙要了瞧瞧,说道:“真真一样了。”晴雯已嗽了几阵,好容易补完了,说了一声:“补虽补了,到底不象,我也再不能了!”嗳哟了一声,便身不由主倒下。要知端的,且听下回分解。(按:小牙刷乃节节草,此“牙”指象牙制件,如第四十回象牙镶金的筷子、第六十三回象牙花名签子等。明•李时珍称“此草有节,面糙涩。治木骨者,用之磋擦则光净,犹云木之贼也。”节节草的功用与240目砂纸相当。
第二十一回中“宝玉也不理,忙忙的要过青盐擦了牙嗽了口”字样证明:贾府中人清洁口腔用的是食盐。宋代文莹《玉壶清话》:“猪牙皂角及生姜,西国升麻蜀地黄。木律旱莲槐角子,细辛荷叶要相当。青盐等分同烧煅,研末将来使最良。揩齿牢牙髭鬓黑,谁知世上有仙方。”南宋吴自牧《梦梁录》“狮子巷口徐家纸札铺、凌家刷牙铺......金子巷口陈花脚面食店、傅官人刷牙铺”中的“刷牙”指的就是刷牙揩齿用原材料。元代忽思慧《饮膳正要》:“凡平旦盐刷牙,平日无齿疾。”)
逢一进二 离线

级别: 大学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51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56楼 发表于: 03-28
回 30楼(文化护卫者) 的帖子
而玉得与衾枕栉沐之间,栖息宴游之夕,亲昵狎亵,相与共处者,仅五年八月有畸。【庚辰夹批(靖藏):[狎昵]相共,不足六载;一旦夭别,岂不可伤!】(按:第七十七回“才得十岁尚未留头”。宝玉的“凡十有六”统计——不包括晴雯在贾母身边的三年和临时借调到宝玉身边的两年,别出心裁,与众不同。也就是说,晴雯跟贾母的五年不计入“浊世”。此时晴雯实龄21岁,宝玉19岁。晴雯浊世芳龄计算公式为21-(3+2)=10+6。)
逢一进二 离线

级别: 大学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51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57楼 发表于: 03-28
回 34楼(文化护卫者) 的帖子
这里宝玉悲恸了一回,忽然抬头不见了黛玉,便知黛玉看见他躲开了,自己也觉无味,抖抖土起来,下山寻归旧路【甲戌侧批:折得好,誓不写开门见山文字。】往怡红院来。可巧【庚辰侧批:哄人字眼。】看见林黛玉在前头走,连忙赶上去,说道:“你且站住。我知你不理我,我只说一句话,从今已后撂开手。”【甲戌(庚辰)侧批:非此三字难留莲步,玉兄之机变如此。】林黛玉回头看见是宝玉,待要不理他,听他说“只说一句话,从此撂开手”,【庚辰墨眉批:“撂开手”句起,至后“才得托生”句止——此一段,作者能替宝玉细诉受委屈后之衷肠,使代玉竟不能回答一语,其心里为何如?真令人叹服。余曾亲历其境,竟至有“相逢半句无”之事,予固深悔之。阅此慌忙将予所历委曲细陈,心身一畅。作者如此用心,得能不叫绝乎!绮园(按:《红楼复梦》作者、舒序本原抄手绮圃主人陈少海)】(按:
《红楼复梦》第五十三回“蕉雨斋友梅谈遇合,水晶宫月老说姻缘”:
金凤道:“没有见宝二奶奶时,成天家不住口的记念;今日见了面,倒没有什么说话了。”紫箫笑道:“这叫做及至相逢半句无。”)这话里有文章,少不得站住,说道:“有一句话?请说来。”宝玉笑道:“两句话,说了你听不听?”【甲戌(庚辰)侧批:相离尚远,用此句补空,好近阿颦。】(按:庚辰本作“难”。《战国策/卷二十二/魏策一》“韩赵相难”)黛玉听说,回头就走。【庚辰侧批:走得是。】宝玉在身后面叹道:“既有今日,何必当初!” (按:宋•释普济《五灯会元》卷十六:“曰:‘中下之流,如何领会?’师曰:‘伏尸万里。’曰:‘早知今日事,悔不慎当初。')【甲戌(庚辰)侧批:自言自语,真是一句话。】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38
卖家好评率:99.71%
买家信誉:113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58楼 发表于: 03-29
回 157楼(逢一进二) 的帖子

老兄的纯度很高,在此无法稀释,拜托不要窜味了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38
卖家好评率:99.71%
买家信誉:113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59楼 发表于: 03-29

纵观当代那些著名“红学”专家大师,其实跟中国著名“红学家”―――草根红学第一人,可谓元芳难为兄,季方难为弟,只是保守与张狂之区别而已。由于读书不得要领,以至连文本中的内证都发现不了,所以就无法正确的判断。就如一支足球队,表面看起来很强大,交叉换位、长传突破、外围传中、穿插渗透,打的如行云流水、水银泻地一般,只是临门一脚把握不了,始终破不了门,所以之前的所有努力都是瞎子点灯―――白费蜡。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38
卖家好评率:99.71%
买家信誉:113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60楼 发表于: 03-29

版本的递嬗关系理不顺,就读不懂文本。如

《红楼梦》第51回



        


庚辰本1200.3:宝玉喜道:“这才是女孩儿们的药,虽然疏散也不可太过。旧年我病了,却是伤寒,内里饮食停滞。他瞧了还说我禁不起麻黄石膏枳实的狼虎药,我和你们一比,我就如那野坟圈子里长的几十年的一棵老杨树;你们就如秋天芸儿进我的那才开的白海棠。连我也禁不起的药,你们如何禁得起?”麝月等笑道:“野坟只有杨树不成?难道就没松柏?我最嫌的是杨树那么大笨树,叶子只一点子,没一丝风他也是乱响。”

程甲本1352.1:宝玉喜道:“这才是女孩儿们的药,虽疏散也不可太过。旧年我病了,却是伤寒,内里饮食停滞。他瞧了还说我禁不起麻黄石膏枳实等狼虎药。我和你们就如秋天芸儿进我的那才开的白海棠是的,我禁不起的药,你们如何禁得起?比如人家坟里的大杨树,看着枝叶茂盛,却是空心子的。”麝月笑道:“野坟里只有杨树,难道就没有松柏不成?最讨人嫌的是杨树,那么大树,只一点子叶子,没一点风儿他也是乱响。”

程甲本的母本大都源于甲辰本的同一母本,由于甲辰本第1631页第7行“你们”二字重出,夺漏了“一比我就如那野坟圈子里长的几十年的一棵老杨树你们”。这在《红楼梦》的版本中,无论早期脂抄本,还是程甲本及程甲本系列的后期版本中可谓比比皆是。由于漏句,造成上句无法衔接下句麝月说宝玉把自己比作杨树,于是,高鹗、程伟元作了补缀,但补的很拙劣。上句宝玉说自己和麝月他们“就如秋天芸儿进我的那才开的白海棠是的”,下句紧接宝玉说“我禁不起的药,你们如何禁得起”,怎么衔接的上?上句说“大杨树枝叶茂盛”,下句则说“只有一点子叶子”,岂非自相矛盾?本来宝玉这句话的潜台词是把自己比作“一棵老杨树”(苍健),把麝月他们比作“才开的白海棠”(娇嫰),意谓自己尚且受不了的药力,麝月他们怎么承受的了。而程甲本所补的“杨树”只是呼应下句而已,与作者把“老杨树”跟“白海棠”拟人化毫不相干,俨然平空长出的一块赘肉,而红学泰斗大师周汝昌先生却把这句校入,当作何解?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38
卖家好评率:99.71%
买家信誉:113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61楼 发表于: 03-29

第54回

                

      

庚辰本1272.7:贾母笑道大正月里你师父也不放你们出来俇俇你等唱什么刚才八出八义闹得我头疼咱们清淡些好(甲辰本1734.5、梦稿本643.13、列藏本2311.4)  

蒙府本2091.9:贾母笑道大出八义闹的我头疼咱们清雅些好(戚序本2036.3)

只要比较一下文字,很明显,蒙府、戚序本的抄手抄漏了“正月里你师父也不放你们出来俇俇你等唱什么刚才八”一行文字(蒙府本行22字)。

周汝昌校本714.10:贾母笑道:“大正月里,你师傅也不放你们出来曠曠?你等唱什么出八义,闹的我头疼。咱们清雅些好。”(石头记会真第6册758.12)

“你等(你们)唱什么?刚才八出《八义》闹的我头疼。咱们清淡些好。”这是贾母用商量的口吻跟文官等贾府学戏的女孩子说,刚才(紧接第53回,即正月十五之夕,贾母便在大花厅上,命摆几席酒,定一班小戏)的孩子们唱的八出《八义》,太过热闹了(即武戏),害的贾母头疼。“咱们清淡些好”,贾母的意思是跟文官等说,咱们来点文戏,不要热闹的武戏。

周汝昌先生却校成“你等唱什么大出八义,闹的我头疼。”把蒙府、戚序本与诸本混校,结果变成了贾母指责文官等唱《八义》闹的贾母头疼。小戏唱《八义》的时候,文官等都在大观园,所以贾母说:“大正月里,你师父也不放你们出来逛逛。”那班外面定来的小戏唱好《八义》,接着两个女先儿说了一回《凤求凰》的书,贾母打趣了一回;又是凤姐“戏彩斑衣”,紧接女先儿又对了一套《将军令》,到三更天的时候,大家从花厅移入暖阁,又吃了一回酒,那班小戏又要开戏,贾母说,“我们娘儿们正说的兴头,又要吵起来(大概那班小戏只能演武戏)。况且那孩子们熬夜怪冷的,也罢,叫他们且歇歇,把咱们的女孩子们叫了来,就在这台上唱两出给他们瞧瞧。”于是媳妇们到大观园带了文官等十二个女孩子,婆子们因不及抬箱,抱了几包估料贾母爱听的三五出戏的彩衣包来。从小戏唱《八义》到文官等从大观园出来,时间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时辰,而且又换了场地,闹的贾母头疼又与文官等什么关系?

这么简单的抄手夺漏,这么明了清晰的叙述文字,红学泰斗大师周汝昌先生竟然都解读不了,这也说明“红学”泰斗大师《红楼梦》的版本弄不明白,小说文本叙述没读懂,那么,“红学”是什么东西?而脂砚斋批语往往凭空一句,又经抄手钩章棘句,鲁鱼亥豕,如果说周汝昌先生解读了脂砚斋批语,岂非痴人说梦!
[ 此帖被文化护卫者在2020-03-29 17:01重新编辑 ]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38
卖家好评率:99.71%
买家信誉:113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62楼 发表于: 03-29

古人说:“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这也说明了在位者的舆论导向作用。“红学”泰斗大师可以不懂《红楼梦》的版本,可以读不懂小说文本的叙述;当代“红学”权威专家可以对《红楼梦》的版本捕风捉影,无中生有,可以把连后四十回版本的谬误都弄不明白的高鹗考证出续了后四十回,又可以凭臆像考证出无名氏续了后四十回。厘不清《红楼梦》的版本递嬗关系,就读不懂《红楼梦》的文本,读不懂《红楼梦》的文本而谈“红学”,那就是纸上谈兵,自欺欺人。然上行下效,“红学”便成了牵强附会学,断章取义学,及“满纸荒唐言”的胡说八道学!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38
卖家好评率:99.71%
买家信誉:113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63楼 发表于: 03-31

国学大师顾颉刚先生说自己作文,有“下笔不能自休”的毛病,所以一篇《古史辨》“自序”,自“民国十五年一月十二草始,四月二十草毕”,历时三个多月。在孔夫子旧书网,本人只是混迹于灌水区的一文青,连一个能念几句歪经的外来野和尚也抵不上,跟顾颉刚先生相比,岂止云泥之别!然“下笔不能自休”的毛病,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人总是相信自己想要相信的事情。所以喋喋不休,在孔夫子社区论坛“炒”了十几年《红楼梦》版本的冷饭了。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38
卖家好评率:99.71%
买家信誉:113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64楼 发表于: 04-05

                         百年红学嚣世情,泰斗大师浪得名!
                         瞎掰胡扯成正道,吃瓜众生几时醒?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38
卖家好评率:99.71%
买家信誉:113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65楼 发表于: 昨天 10:55

第19回

        

邓遂夫庚辰校本终结版312:只怕是才刚替他们淘胭脂膏子,(扌+層)上了一点儿(庚辰本428.8)

        

校注321.64:“(扌+層)”,这又是一个雪芹独创的京语字,略近于今之“蹭”,此处乃触碰而沾上一点点之意。己卯、梦稿、舒序本同,蒙府本误作“土+層”,其余各本则擅改作“溅”或“握”。考其雪芹原稿,似从不用“蹭”字,连明显与“足”有关的“磨蹭”之“蹭”字,亦作“彳+贞”(后之传抄本中,唯甲辰本易作“蹭”)。
例证:
第6回
庚辰本133.5:刘姥姥只得蹭上来(己卯、梦稿、蒙府、戚序、列藏本同)

        

第29回
庚辰本662.4:那边车上又说:蹭了我的花儿(梦稿、列藏本同)。

        


那么,这些都不是作者原文?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38
卖家好评率:99.71%
买家信誉:113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66楼 发表于: 昨天 10:59

如第41回

                       

   

庚辰本936.2:横竖这酒蜜水儿似的多[盍+欠]点子也无妨
戚序本1508.5:横竖这酒蜜水似的多[]点子也不怕
蒙府本1566.5:横竖这酒密水似的多[]点子也不怕
列藏本1730.7:横竖这酒蜜水儿似的多[]点子也无妨(甲辰1276.6,“蜜”作“密”)
周校本529.10:横竖这酒蜜水儿似的多[盍+欠]点子也无妨(会真5册395.10)(从庚辰本校)

红学泰斗大师周汝昌先生从庚辰本校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38
卖家好评率:99.71%
买家信誉:113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67楼 发表于: 昨天 11:07

第44回

          

   

庚辰本1004.10:在我手里[盍+欠]一口
戚序本1615.7:在我手里[]一口
列藏本1837.8:在我手里[]一口(蒙1677.7、甲辰1371.7同)
周校本567.18:在我手里[]一口

红学泰斗大师周汝昌先生从戚序本校


庚辰本1004.10:你要安心孝敬我跪下我就[盍+欠
戚序本1615.8:你要安心孝敬我跪下我就[
蒙府本1677.7:我要安心孝敬我跪下我就[](甲辰1371.8同)
列藏本1838.1:你要安心孝敬我跪下我[自喝
周校本567.18:你要安心孝敬我跪下我[自喝]。

红学泰斗大师周汝昌先生从列藏、蒙府、甲辰本校

三个“喝”字,庚辰本均作“(盍+欠)”;戚序本均作“嗑”;列藏本及其他诸本均作“喝”。周汝昌先生照三种版本校,难道作者竟把一个“喝”字写作三样文字?

周汝昌先生专门把抄手的异字、错字标注为作者原笔。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恩师尚且如此,其所传授之弟子就可想而知矣!其实,所谓的“红学”专家大师,对《红楼梦》什么也都没整明白,除了会瞎忽悠,还会什么?

描述
快速回复

22:30——8:00之间发布的帖子网站将于9点之前审核通过
 回复后跳转到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