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0阅读
  • 4回复
啸天 离线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25
卖家好评率:100%
买家信誉:2593
买家好评率:99.85%
拍卖等级:
书摊等级:
买家星级:
倒序阅读   只看楼主     
楼主  发表于: 03-23
更多操作

内大往事:任嘉禾教授

我在很小的时候就见过任嘉禾教授。那时候我们全家还住在内大。任教授有每日散步的习惯。印象中他时常背着双手,眼睛盯着地面,嘴里不停地念叨着什么。我和几个幼年时候的玩伴喜欢跟在他的身后,学他走路的样子,以及嘴里的吟哦。
这时候他就时常扭过头来,却并不是呵斥,而是笑眯眯地让我们到他身旁,然后坐在马路牙子上,给我们讲故事。我们围着他,聚精会神地听他的故事。他圆圆的肚子里装满了新奇的事儿,什么“女娲补天”“大禹治水”……这些小故事都是第一次从他那里听说。
后来渐渐地大了,懂得一些事了。我仍然常常地听人们说起他。听说他是从北大支边到内蒙,他原是冯友兰的研究生,文 革时被打成右 派,拉去批斗。他只是喜欢看书,弄到四五十岁仍然没有娶到老婆。他仿佛精神有些失常。
他在讲课之余每日有看电影的习惯。在校园对面的桥靠电影院有他固定的位子,一排一号。他每晚都去。
我在内大上学的时候某次看到布告栏里贴出大海报,题目是“中西方文化的差异比较”,主讲人是“任嘉禾”。好奇心驱使我跑去听他的讲演。那是由内大的“北岸文学社”举办的一次分享会。任教授风趣的言谈立刻就吸引了我。他说,西方从古至今就崇尚科学精神。有从事物中探索真理的习惯。而中国乃至印度的东方文明善于以想象代替这种探索。任教授举例说,中国和印度都有“孙行者”。历史上还有一次代表两个孙行者的中印会面。被誉为一时之盛会。任教授慨叹曰:东土多产孙大圣,培根牛顿几时来?他的演讲搏得了阵阵热烈的掌声。这一次的听讲给我很深的印象。从那以后,我对于中西方文化的比较研究也引起了浓厚的兴趣。
有一次,我和一个同学到任教授的住处拜访他。我们说明来意。任教授不客气地说:“完了再说吧!今天我还没吃饭呢!”我偷眼一望,客厅的桌子上放着一个煤油炉,看样子他刚刚点了炉子,正在煮一锅挂面。我们识趣地走了。过了几天,我们在一个黄昏第二次拜访。任教授这一次没有拒绝。我们问了几个问题。他都愉快地给予解答。当时我偷偷地录了音。直到今天,我仍然珍藏着这盘磁带。
这一次谈话以后,我有好几年没有再见到任教授。大概是2001年左右,我到内大办事,看见他步履维艰地在那条熟悉的方砖路上走着,拄着一根拐杖。他走路的样子丝毫未改,然而嘴里已不再吟哦。
“任老师,你好!”我走过去打招呼。他一下子就认出我来,显得很高兴。他告诉我今年身体大不如前,走路很吃力。我感到他只是一步步地向前挪动。
两个月以后,我突然听人说,任教授悄悄地死在了家中。后事是同系的几个年轻教员帮忙办的。这使我感到莫名的极大悲凉。
我有到废品收购站淘旧书的习惯。一个星期天的下午,我去一家收废站,在废纸堆上发现了很多任教授的遗物。这里面有一厚摞信件以及历届毕业生的留念照片,还有很多历史方面的书籍。最后我挑了一本《浮生六记》,和一本任教授讲演的手稿。我翻出一张他的单人照,夹进了书页。任教授圆圆的脑壳,圆圆的眼镜,嘴角带着旧时文人的常见的善良友爱的笑容。
愿任教授安息!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my191919 离线

级别: 大学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719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3-23
    
艾绿 离线

级别: 状元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3307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03-23
鑫墨 离线

级别: 会元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2255
卖家好评率:99.87%
买家信誉:84
买家好评率:100%
书店等级: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03-23
    
春意书屋 离线

级别: 会元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20
卖家好评率:99.69%
买家信誉:12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书摊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03-23
  
描述
快速回复

22:30——8:00之间发布的帖子网站将于9点之前审核通过
 回复后跳转到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