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6阅读
  • 0回复
赵智勇 在线

级别: 童生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0
卖家好评率:0%
买家信誉:1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书摊等级:
买家星级:无星级
倒序阅读   只看楼主     
楼主  发表于: 03-25
更多操作

设计访谈

微访谈——赵智勇

主持人:小梅
艺术家:赵智勇 [attachment=747662]

主持人:你是如何参与到“绝对贵州”设计联盟工作团队的工作中来的?在你看来,“绝对贵州”是什么?

赵智勇:早在2010年,省美协设计艺委会主任周子鸿老师和陈思岷老师拟定了设计艺委会的指导思想、组织构架以及年度活动计划。旨在展示贵州设计专业形象,专业能力,对外推广,为贵州“地域文化审美元素库”的现代发展和进入现代市场体系消费主流区提供建设性、学术性意见,为贵州符号的国际化和生产力提供理论平台。在这个契机之下,我们贵州一大批年轻设计师参与到了“绝对贵州”设计联盟的工作中来。

“绝对贵州”创意联盟是贵州设计界天时、地利、人和所造成的一个现象和结果,是贵州设计师展现自己成果的一个平台。希望贵州设计师能通过这个平台更好地为贵州文化事业的发展做出一份贡献,把贵州文化事业提升到一个新的阶段。
[attachment=747663]


主持人:贵州本土文化在“绝对贵州”第一季设计创意中,你的作品有何呈现?你是如何创意的?

赵智勇:第一季的设计创作中,我从现代性和传统性之间的融合与冲突以及由此带来的文化嬗变入手,尝试表达我对两者之间的理解。比如作品《知行合一,德才兼备》,“知行合一”是明代著名哲学家王阳明先生“心学”的合理内核与积极因素,也是贵阳城市精神的提倡;“德才兼备”乃中国文化传统中对个人修养与完善的要求。在表达贵阳城市精神、人文文化特点的基础上,结合对现代公民素质的塑造理想,注重赋予两者时代的内涵。

主持人:你如何看具有唯一性、差异性、独特性的贵州文化在创意设计中的价值和意义?如何运用这些文化元素链接和丰富贵州传统文化和现代的发展?
[attachment=747664]
赵智勇:“越是民族的就越是国际的”,这很能说明在以现代西方文化元素为主流的今天,贵州文化在世界舞台上的意义。“国际化”的包容应该是各种民族文化的元素的共融,设计师的工作就是对贵州地域文化进行整理、挖掘和当代化改造。国际主流文化和黔文化必然有融合与冲突,以及由此带来文化上的嬗变。贵州地域性元素符号与国际化语境符号应当相互融合,互补与互动。在表达贵州独特地域文化差异性的同时,我们不断更新贵州文化新的图形视觉样式,在全球传媒时代审美特点中保留和保存着贵州传统文化的“温情记忆”。

主持人:在“绝对贵州”第二季——“寨生再生”设计邀请展、贵州青年设计师15人联展中,你对作品是如何想的?如何创意的?

赵智勇:面对全球化消费时代,我总有一种担忧和感伤:地球资源被人们的消费欲望任意挥霍和践踏,造成了大量资源的浪费和消耗。我们将给后人留下怎样的生存环境和遗产?古代人难道不知道煤炭是可以用来取暖和燃烧的吗?他们知道,但他们并没有过度开发煤炭资源。过度强取劫掠自然资源,必然造成生态环境的破坏,煤在佛经里有个伤感的名称叫“劫灰”,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attachment=747665]
小时候,大人们上菜场买菜,手里提的都是菜篮子。可现在,人们都习惯用便利袋来装货品。现代化生活方式的取得,都是基于材料、石油等资源消耗。所以,我的作品中常常出现的是在这个泛消费时代人们乐于使用的一次性物品:聚苯乙烯饭盒、塑料袋、塑料瓶等,惊醒人们这些塑料的毒性将通过食物链层层上移,最终被端上人类的餐桌。

此外,我也常常思考人类社会由来已久的终极问题,比如“爱”、“因果”“战争与和平”“环境的演变”“文化的演变”等等的主题。我想,这种执着和我们对终极的追溯情结有关。

主持人:万花筒很怀旧,运用了哪些贵州文化元素?摆哈研发过程和故事?

赵智勇:万花筒作品是第二季创作当中的第三个“孩子”,这个孩子很难产。几个月来,艰巨而光荣的参展任务一直沉重地压在我的心头。都市的映像和乡村的映像在我脑海中不断有撞击,我想尝试把现代都市的“贵州”和乡土乡村的“贵州”做一个结合,我尝试做了一些贵州民族符号的整理和提炼,有两个方案经过很长时间的创作,被我“做”掉了。在表现形式上,我一直没有寻找到灵光一闪,登堂入室的堂口,几乎到了黔驴技穷的境地。好在有几位前辈提醒,可否尝试在儿时的玩具——万花筒上做文章?万花筒经过多次反射呈现出来的映像很具有现代图案构成的意味。贵州视觉元素在多棱镜的反射中,应该呈现出一种新的视觉感受。于是我把代表贵州文化元素的“鱼、蝴蝶、龙、鼓楼、面傩、刺绣纹样”等等打印在塑料胶片上,虽然万花筒中的材料和图形改变了,但唯一不变的,是我们对万花筒中的神奇世界所倾注的热情。

制作万花筒的过程,每一个部件从选择材料到购买、切割、打磨、组装,都使人回到感觉了时光久远的少年时代,如同那时学校里开的手工课,在动手制作这个小玩意的时候,我们又仿佛找到了缓慢时代的黯旧的记忆。

[upload=7]
主持人:万花筒不仅传递了文化,也在儿时怀旧的时光中看到了本土文化五彩斑斓的炫目的表达方式,和日常生活紧密相连,这样的产品有何市场潜力?

赵智勇:首先会引起人们的好奇与关注。现代玩具都呈现光电化、电子化、智能化,使人轻而易举地获得丰富的享乐体验。但万花筒能让人感受到自己动手创作图像乐趣,呈现出来重复发散状的图像千变万化,令人在视觉上获得愉悦的享受。它的成本很低,制作简单,使用方便。利用万花筒的原理,我们可以再开发一些礼品类的小玩具。而且,万花筒形成的各种图像还可以移植嫁接在其他产品的包装装饰上,有很宽的商业运用前景。

主持人:除了万花筒以外,你做过哪些以本土文化为元素的创意设计?都使用了哪些文化形态?各自说说这些创意设计的价值构想和故事发掘?
[attachment=747667]  
赵智勇:很抱歉,我对贵州民族民间的本土文化了解和研究的非常有限,所涉及的设计范围和深度有限,这是和我从小生活在城市和大汉族圈子有关。我是上个世纪70年代出生在工厂家属区的孩子,对如玩弹弓、滚铁环、打仗等等时代烙印保有深刻的记忆,要说以本土文化为元素来做设计,我也许会对这些时代记忆和经过更有感觉。

主持人:创意设计只是在视觉和图形中去实现传统和现代的转换吗?如何在这种相对技术化的表达方式中,去保留传统文化、本土差异文化中温婉、丰盈、细部、具有肌理和温暖的暖意的叙事方式?让人们在一种可以被记忆的情感空间中,有可能通过一件作品的设计、制作和被体验,在大众日常生活中,重拾过去的记忆,从而勾起一而再再而三讲述那年时节里的发生?

赵智勇:从时代发展趋势上来讲,每一代人的时代印记会被下一代人所遮盖和遗忘,以后的人们手里把玩更多的还是电子通讯设备。在发达时代的今天,人们更相信科技和效率的魔力,因为生活方式的改变,已经不太允许我们怀有崇敬神明的感召力,回到具有“落后时代”特征的生活方式和生存空间里去。

传统文化确实给了我们以温婉而细腻的美好记忆和感受。我记得在小时候,除夕农村要送灶王爷上天汇报人间发生的情况,奶奶会用面食捏各种动物,嵌入红枣、黄豆等做眼睛、嘴巴,蒸熟了,放在房前屋后、东南西北,点上油灯(也是用面制作的)来祭拜灶王爷,让他上天给玉皇大帝讲好话,保佑一家人的平安和富足。和面、捏面、蒸面,出笼,祭拜仪式举行的有声有色,最后这些贡品被小孩子在渴望和把玩中吃掉,整个过程充满了对神灵的敬畏和幻想。而现在的传统习俗,比如过端午吃粽子,过中秋吃月饼,都已经僵化蜕变成一种机械性的节日。神灵敬仰的消失和唯物至上的崇拜,对人类社会来说,不知是祸还是福?

被保存下来的时代物件渐渐进入了博物馆,文化的记忆更多还是靠文字传承和书籍传播。因此,我觉得最经济最方便的还是通过书籍这一形式来保存传统文化的记忆。最近我突然对周围身边的物件进行了深思:从小到大,我们拥有的诸如衣服、家具、玩具、电器、书本等等,随着不断地更新,旧的物品不断从我们身边消失,我们却很少从美学、社会学、生命感悟等角度对它们进行系统的梳理和关照,研究和欣赏。这些出现在我们生命中的每个阶段的物件,真实记录了人的生命历程的片段。一针一线,一砖一瓦都无不凝聚了人的辛苦劳动和创造,生命也在这劳动和创造中经过。为了使生命有一个清晰的轨迹,我们应该对它们进行记录和表达,挖掘和思考。我想,对于本土文化的保存和记忆,照此方式进行就是一个最主要最重要的途径。


主持人:你理想中的设计师是怎样的?
赵智勇:设计师更多时候做的是商业设计,为商业广告服务。做这个行业久了,你会发现,广告为了更高的商业利润,调动刺激人们的消费欲望,使我们不由自主地要出卖一点良心,推波助澜做一个“帮凶”。其实现代社会已经因为过度消费的狂潮,出现了很多伦理、环境、健康等方面的诟病。许多广告人回过头来看这些问题,开始忏悔 “专业”所创造的“业力”危害不浅。因此,我们的设计师、广告人,不能再走先“造业”再“忏悔”的老路。他们应该有社会人文素养,有哲思、有信仰,应该是有理想、有担当、有公共意识的知识分子。

主持人:谈谈你对“绝对贵州”的期望。
    赵智勇:记得“绝对贵州”第一季的时候,我们是以“玩设计”的心态进入“绝对贵州”设计邀请展这个活动的。作为我本人来讲,我对本地的少数民族文化其实了解得甚少。我们都是在商业设计里面求生存的设计师,常年在做商业设计,周哥(周子鸿)作为发起人来做这么一个活动,我觉得是很好的一个契机,我们可以暂时把商业设计先放在一边,来玩本土民族的一些东西。

“绝对贵州”这个平台搭建得生逢其时,它体现了天时、地利、人和几方面都已经具备。在上个世纪90年代甚至本世纪初的10年间,贵州的设计行业正处于摸索、生长、启蒙阶段,大气候还不成熟,力量、人才、市场都不具备这个条件,今天天时、地利、人和都已经具备了。贵州设计界的几位前辈发起这个号召,设计师都很感兴趣,借着这个东风,我们玩了第一届“绝对贵州”设计邀请展,非常顺利也非常成功。
[attachment=747668]
今年是“绝对贵州”活动的第二季,我们从纯平面的探索转换到立体和产品的很多尝试,我觉得是“绝对贵州”团队的一种大跨越,甚至我觉得跨越的步子快了点,因为很多技术性环节和链条性环节还没有结合得非常好,但是大家还在不断地往前面走,我觉得是一种非常积极的尝试。第一季“绝对贵州”的探索打下了一种基础、构建了一个平台,希望第二季、第三季、第四季大家能齐心协力地把这个平台整合延续下去,然后去深入到乡间、农村,把他们的手工艺精华转化成我们现代都市人的生活需要。就像“绝对贵州”第一季前言里面讲道的:“它要么成为放入博物馆的一种标志性符号,要么转身融入滚滚红尘的消费潮流”,只有这两个选择。我们设计师所做的工作就是要从美的角度、从艺术的角度,把民族的东西进行挖掘、保护,从而一直传承下去,成为我们日常生活的一种点缀也好、一种功能性的发掘也好,我觉得我们应该做的就是这个工作。

“绝对贵州”必将在贵州设计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亮彩!
[attachment=747669]
帖子中含有图片或附件,只有在登录后才能查看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