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72阅读
  • 15回复
文锦书屋 离线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0
买家好评率:0%
买家星级:无星级
倒序阅读   只看楼主     
楼主  发表于: 09-20
更多操作

司马迁的《史记》不可尽信


     《史记》是西汉著名史学家司马迁撰写的一部纪传体史书,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部纪传体通史,被列为“二十四史”之首,记载了上至上古传说中的黄帝时代,下至汉武帝太初四年间共3000多年的历史。与后来的《汉书》《后汉书》《三国志》合称“前四史”。今本《史记》一百三十篇,有少数篇章显然不是司马迁的手笔,汉元帝、成帝时的博士褚少孙补写过《史记》,今本《史记》中“褚先生曰”就是他的补作。《史记》对后世史学和文学的发展都产生了深远影响。其首创的纪传体编史方法为后来历代“正史”所传承。《史记》还被认为是一部优秀的文学著作,在中国文学史上有重要地位,被鲁迅誉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有很高的文学价值。刘向等人认为此书“善序事理,辩而不华,质而不俚”。

       首先声明,我写此文绝非否定司马迁的《史记》,而是就司马迁《史记》以考孔子事迹,是嗟讶于其荒谬有失史料、史职。

     《史记·孔子世家》中的所描述的孔子形象与《论语》所描述的孔子形象有一定的差异。司马迁与孔子不属一个朝代,相距有四五百年,不是很近,但也不是很遥远。按理说,如果司马迁能够忠于职守,尽心竭力地考证孔子生平事迹,应当就周秦间子史诸书所流传有所订证,汰去芜乱伪误之说,或审慎存疑,不轻予记录。然而司马迁并没有这样做,其所为《史记·孔子世家》滥取诸书,不加斟别,只求博闻,以致其书内出现一些自相矛盾的瑕疵。

       考证孔子言论行事,首先要求证于《论语》,司马迁的《史记·孔子世家》一篇大体依据《论语》,不为不是。然而《论语》一书又有不同的传本,不能以某一个版本作为依据,而应该掌握其他书史互相勘对考校,以求得比较正确的答案和结果。

       春秋时期,史学家称之为“古今一大变革之会”。 这种“大变革”表现在政治上就是国家权力不断下移,由周王而诸侯,由诸侯而大夫,再由大夫而陪臣。到了春秋末年,连续发生多起陪臣叛乱事件,如鲁国的阳货、南蒯、公山弗扰和晋国的佛肸等。这些叛乱严重动摇了以周朝为天下一统的统治根基,预示着新兴地主阶级即将正式登上历史舞台。孔子作为奴隶主贵族的思想代言人,心情时常陷入矛盾之中,一方面他痛恨奴隶主贵族的腐朽没落,敬佩新兴阶级敢做敢为的魄力和勇气;另一方面他在情感上又难以接受“陪臣执国命”的局面和王权衰败的命运。所以他在对待阳货、公山弗扰等人邀其合作时经常态度暧昧、含混其词、欲行又止、出尔反尔。

      《论语》多有一些属错误的记事。例如《季氏篇》首章将伐颛臾。冉有、季路见于孔子一事,按照史实子路为季氏宰在鲁定公世,冉有为季氏宰在哀公世,并非同时,何得有如《论语》上那么多的对话。《论语》冉有、季路见于孔子曰:“季氏将有事于颛臾。”孔子曰:“求!无乃尔是过与?夫颛臾,昔者先王以为东蒙主,且在城邦之中矣,是社稷之臣也。何以伐为?”冉有曰:“夫子欲之,吾二臣者皆不欲也。冉有曰:“夫子欲之,吾二臣者皆不欲也。”孔子曰:“求!周任有言曰:‘陈力就列,不能者止。’危而不持,颠而不扶,则将焉用彼相矣?且尔言过矣,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与?”冉有曰:“今夫颛臾,固而近于费。今不取,后世必为子孙忧。”孔子曰:“求!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丘也闻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夫如是,故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既来之,则安之。今由与求也,相夫子,远人不服而不能来也,邦分崩离析而不能守也;而谋动干戈于邦内。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也。”

       下面公山不狃召孔子事件和佛肸召孔子事件,按照《春秋》、《经》、《传》及其相关的史书均错谬可笑。然而《史记》竟然不加核订,以讹传讹。

       公山不狃召孔子事件。阳虎出逃齐国之后,公山弗扰仍以费宰的身份盘踞费邑。公山弗扰大概也想有所作为,便派人请孔子前往辅助。孔子打算前往。子路不高兴,说:“没有地方去便算了,为什么一定要去公山氏那里呢?”孔子说:“他让我去,难道是白白让我去吗?假如有人用我,我将使周文王、周武王的德政在东方复兴啊!”事见于《论语·阳货》:公山弗扰以费畔,召,子欲往。子路不悦,曰:“末之也已,何必公山氏之之也?”子曰:“夫召我者,而岂徒哉?如有用我者,吾其为东周乎?”这段记载,在史学界一直存有争议。史学家们怀疑其有伪,实质是为圣人讳言。他们觉得,孔子这样的圣人,怎会欲应公山弗扰之召呢?其实,孔子这年已经五十岁了,他的政治抱负一直无法施展。公山弗扰给了他这样一个机会,他愿意前往,也在情理之中。何况,公山弗扰“叛”的是季氏,而非鲁国,没有必要如此为圣者讳。

       佛肸召孔子事件。佛肸:春秋末年晋卿赵鞅的家臣,为中牟的县宰,但投靠范氏﹑中行氏。佛肸召,子欲往。子路曰∶“昔者,由也闻诸夫子曰∶‘亲于其身为不善者,君子不入也’。佛肸以中牟畔,子之往也,如之何?”子曰∶“然,有是言也。不曰坚乎?磨而不磷;不曰白乎?涅而不缁。吾岂匏瓜也哉?焉能系而不食!”佛肸召孔子去,孔子打算前往.子路说:“从前我听先生说过:‘亲自做坏事的人那里,君子是不去的。'现在佛肸据中牟反叛,你却要去,”孔子说:“是的,我有过这样的话。不是说坚硬的东西磨也磨不坏吗?不是说洁白的东西染也染不黑吗?我难道是个苦味的葫芦吗?怎么能只挂在那里而不给人吃呢?”孔子面对阳货、公山弗扰、佛肸等人的延请,表面上虽然都做出“欲往”的姿态,但最终均未成行,《论语》详细记载了这几个未遂事件,意欲表现孔子面对诱惑、不坠其志的坚定信念和意志品质。

       又如,孔子辨羵羊在中国历史上是一件大事,史料不惜浓墨加以记述。季桓子井是大口井,挖井的初衷就是为了农田的灌溉,据说这是中国最早用于自流灌溉的水井。古城村的地势是北高南低,挖井时也考虑到这一点。公元前505年(鲁定公五年),费人挖井时挖出了一个肚大口小的瓦器,内有一个怪物,羊不像羊,狗不像狗,附近乡民都不能辨别这到底是啥东西。于是,费人便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季桓子。当然,季桓子也没有见过挖出的这一怪物,于是就找来了当时的大学者孔子。 坊间有传说,当时季桓子问:“我家挖井得到一个怪物,是什么呀?”孔子说:“这是羊啊!古人说:‘山之怪叫夔、蝄蜽;水之怪叫龙、罔象;土中之怪叫羵羊。’今得之土中,必定是羊。”季桓子又问:“什么叫羵羊?”孔子说:“非雌非雄,徒有其形”。季恒子把费地人叫来一问,果然分不出雌雄,于是大惊说:“仲尼之学,果不可及!”

        古代典籍关于羵羊的最早记载当属《国语·季恒子穿井》里有这样的表述:季桓子穿井,获如土缶,其中有羊焉。使问之仲尼曰:“吾穿井而获狗,何也?”对曰:“以丘之所闻,羊也。丘闻之,木石之怪曰夔、蛧蜽;水之怪曰龙、罔象;土之怪曰羵羊。”

      《史记·孔子世家》:吴伐越,堕会稽,得骨节专车。吴使问仲尼: “骨何者最大?”仲尼曰:“禹致群神于会稽山,防风氏后至,禹杀而戮之,其节专车,此为大矣。”吴客曰:“谁为神?”仲尼曰:“山川之神足以纲纪天下,其守为神,社稷为公侯,皆属于王者。”客曰:“防风何守?”仲尼曰:“汪罔氏之君守封、禺之山,为釐姓。在虞、夏、商为汪罔,于周为长翟,今谓之大人。”客曰:“人长几何?”仲尼曰:“僬侥氏三尺,短之至也。长者不过十之,数之极也。”于是吴客曰:“善哉圣人!”文中,司马迁将此事的发声时间定于公元前505年。在下之所以怀疑,是因为在《论语*八佾》中有一段:“子曰:「夏礼,吾能言之,杞不足征也;殷礼,吾能言之,宋不足征也。文献不足故也。足,则吾能征之矣。」”说直白难听点,这段的意思就是:我说的是对的,只是文献不足不能证明而已。骨节专车明显属于孔丘所不语的“怪力乱神”中的“神”。

       孔子当时声誉虽高,未必广泛地被称之为圣人,突出的是也即其博闻强记,善能解答一些奇闻怪事。有些根本不值得载入史册的没有经过核实的传说竟然进入史册,的确有点让人难以费解。余学也浅,没能读懂圣人。孔夫子学问满满,司马公不惜篇幅,想说什么?不会只是为了八卦吧?

       我一直在想,司马迁作的《史记》大部分应该是真实的,小部分内容没有考证。像在项羽本纪鸿门宴里面的内容描述,说的好像亲自在场一样,因为我们现在对一些历史的研究大多都基于《史记》的记录。还有就是我们现在的读到的《史记》是不是司马迁的写的,我记得司马迁曾经写过“藏之名山,传之后人”。如果司马迁写的原版《史记》在名山之中,那我们现在读的又是什么版本?还有就是《史记》的成书年代都是汉武末了,但是司马迁对先秦的记录又是基于什么什么史料,难道是到处寻访?古人写的东西只能用于分析,不能太计较。藏之名山,有名的有很多,他又没有留下其他的线索。另外,古人说大隐隐于市,这个又怎么说呢。史官的信息来源我个人觉得像是情报机构一样,多种来源方式,历史上唯一不能破解的是两个人单独在密室里的说话内容,鸿门宴当时不可能没有其他人在场。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倚伏1 离线

级别: 榜眼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1032
卖家好评率:100%
买家信誉:2034
买家好评率:99.95%
书店等级: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9-20

级别: 论坛版主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38
卖家好评率:99.71%
买家信誉:113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小麻雀00 离线

级别: 翰林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3820
卖家好评率:99.9%
买家信誉:3816
买家好评率:99.82%
书店等级: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09-21
应该说,所有史书都不可全新,哪怕近现代的——有道是,死无对证,任人胡说,为我所用............
小红木 离线

级别: 举人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152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09-21
荆轲刺秦王之前,要安排见面秦王那一段的描写就很不符合常理
翼燕 离线

级别: 大学士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1410
卖家好评率:99.86%
买家信誉:38
买家好评率:100%
书店等级: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09-21
可以当小说看。
博宝书店 离线

级别: 进士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2423
卖家好评率:100%
买家信誉:880
买家好评率:100%
书店等级: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09-22
如果有一天考证得出结论,连项羽都是虚构的人物,我也不会觉得奇怪。一切的教都是邪教,一切的史都是伪史。
文锦书屋 离线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0
买家好评率:0%
买家星级:无星级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09-23
回 楼主(文锦书屋) 的帖子
谢谢你的顶帖!
文锦书屋 离线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0
买家好评率:0%
买家星级:无星级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09-23
回 2楼(文化护卫者) 的帖子
有见解!
文锦书屋 离线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0
买家好评率:0%
买家星级:无星级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09-23
回 3楼(小麻雀00) 的帖子
言之有理!
文锦书屋 离线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0
买家好评率:0%
买家星级:无星级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09-23
回 4楼(小红木) 的帖子
谢谢你的顶赞!
文锦书屋 离线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0
买家好评率:0%
买家星级:无星级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09-23
回 5楼(翼燕) 的帖子
问好!
文锦书屋 离线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0
买家好评率:0%
买家星级:无星级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09-23
回 6楼(博宝书店) 的帖子
谢谢你的关注!
ttxz123123 离线

级别: 秀才

显示用户信息 


买家信誉:842
买家好评率:100%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09-24
历史这东西也只能茶余饭后看看,饥不当食,渴不当茶,是个闲史!说起来以史为鉴,明知道日本饿狼,但如今还不是和他们扭扭捏捏么!
绍人 离线

级别: 大学士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0
卖家好评率:0%
买家信誉:1024
买家好评率:100%
拍卖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09-26
各人观点不同,写书也一样,水浒传与荡寇志,一样的小说不一样内容!
kfzwu2009 离线

级别: 贡士

显示用户信息 



卖家信誉:158
卖家好评率:98.77%
买家信誉:1548
买家好评率:100%
书摊等级:
买家星级:
只看该作者     
15楼 发表于: 09-27
楼主可以在史学刊物上发表,试试看,也许是一种新观点。
描述
快速回复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回复后跳转到最后一页